叶可卿施展出一招千重影杀,硬撼中年妇人的飞剑逐流。

    叶可卿手中的剑不是霸剑,但是这招千重影杀也是颇具威力,叶可卿的内功远远要比丰小依强横,当初的叶可卿那是可以与血仙蝶极招相对的人物,所以这招千重影杀施展出来也是有模有样,威力巨大。

    同样的千道剑流,只是千重影杀施展出来更显霸势,却是灵动不足,但是对于破去“飞剑逐流”来说这已经足够。

    轰然间的对撞,剑气四射,剑流消失,但是数道剑气透杀过来,在叶可卿的身上留下数道伤口。

    这还是那中年妇人留手了,本来这一击是必杀的一击,即使是叶可卿施展出了千重影杀专门克制飞剑逐流,但是也难逃死关,而就在中年妇人下杀手的那一刻她突然撤身,因为千重影杀不是什么人都施展出来的。

    千重影杀是丰小依的绝招不错,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这招被参悟出来就是来克制飞剑逐流的,这是由三十年前的一场斗气而来的。

    这中年妇人是谁?

    她可不是一般人,她是当今世上少有的武林前辈,乃是当年魔教六道的道主之一诛仙剑道的道主人送称号玉剑天骄的夏柳儿。

    江湖传言玉剑天骄夏柳儿难产而死,所以很多人都认为丰小依是没有娘的,而丰小冉和她是同父异母的姐弟,但是谁知道他们是亲姐弟?

    江湖传说不尽事实,江湖录上记载亦不为真!

    当初剑圣丰钰枫也是玉树临风,单恋师妹白小蝶,再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得遇玉剑天骄夏柳儿,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要得遇他。

    跃马江湖道,志节比天高,一位是温柔美蝉娟,一位是翩翩美少年。拔长剑,跨神雕,心系佳人路迢迢,挥柔夷,斩情缘,冰心玉洁有谁怜,期待再相见,不再生死两相怨。携手挥别红尘,生生世世直到永远。

    虽然两人最终没能跨神雕,但是一见面却是拔剑相对,一个号称剑圣,剑中的圣者,一个是剑道道主,剑道王者,两人相见难免一场龙争虎斗。

    剑圣丰钰枫施展的紫霄剑法对上了玉剑天骄夏柳儿的大日乾坤剑,结果是夏柳儿败上一招,最终却是夏柳儿芳心暗许。

    最终的结局当然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夏柳儿手握一道之力,而丰钰枫不过是孤家寡人,最终夏柳儿让丰钰枫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剑圣丰钰枫最终娶了玉剑天骄夏柳儿还生了一个女儿,就是丰小依。

    但是丰钰枫一直的心系着师妹白小蝶,这让夏柳儿妒火丛生,两人约定一战,赌注就是两人的婚姻,这一次夏柳儿以参悟出来的千重影杀硬生生的破开了丰钰枫的飞剑逐流,之后不久夏柳儿怀孕生下了丰小冉。

    这两夫妻之间就是这样分分离离,打打斗斗之中过日子,最终两人也把两个孩子分开来养,丰小依归夏柳儿抚养、教育,而丰小冉就被丰钰枫带走抚养、教育。

    千重影杀乃是夏柳儿参悟出来专门硬破飞剑逐流这招的,也就是说着招绝技乃是玉剑天骄夏柳儿参悟出了专门对付剑圣丰钰枫的。

    后来夏柳儿心疼女儿将自己一生所学倾囊相授,这招千重影杀也就被摘了出来,成为了丰小依的绝招。

    这招她只传授过一人,那就是她的宝贝女儿丰小依,现在这独门绝技却被另外的人施展出了,而是施展的还有模有样,就连分寸都拿捏得十分准确,显然不是仓促间偷窥学来的,是经过悉心传授的,所以就在叶可卿施展出千重影杀的时候她就已经猜测出来眼前这个女子与自己的女儿渊源不浅。

    叶可卿的千重影杀是丰小依教的,这点可以说是毋庸置疑。

    夏柳儿收手三分,只在叶可卿身上留下数道伤口,同时剑指点出一招初阳现空耀天地轰开两人。

    “你认识小伊?”夏柳儿问道。

    “什么小伊,我不认识?”叶可卿也感觉到了对方的可怕,更是觉察到了夏柳儿在那一招之中强行的收回三成功力,这才仅仅是在自己身上留下几道浅浅的伤口。

    “你的千重影杀剑术是从哪里学来的?”夏柳儿问道。

    “是我义妹教我的,怎么了?”

    “义妹?他叫什么名字?”夏柳儿有些紧张。

    “梅花剑圣丰小依。”叶可卿道。

    “丰小依?不是叫丰小伊吗?”夏柳儿疑惑的问道。

    “不是啊,就叫丰小依。”叶可卿确认道。

    “她穿什么衣服,拿着什么剑?”夏柳儿显得更加着急。

    “桃红色的衣裙,碧绿色的剑鞘,她的剑是七绝宝剑,母剑之中暗藏子剑,子剑可以飞出,也可以挂在母剑之中旋杀,厉害无比。”

    “果然是她,那么她身边有没有一个男孩叫丰小冉?”夏柳儿开心的道。

    “有,花花公子一个,整日的流连青楼、妓馆、赌坊,不务正业。”

    叶可卿说着身子颤抖了几下,感觉到身体的不适越来越严重,几乎到了忍受的极限。

    夏柳儿指剑点出,数道剑气射入到了叶可卿的体内,顿时叶可卿的难受程度大大减弱。

    “我教你一套逆转剑法,就是将全身经脉、真气、血液逆转才能施展的剑法,现在你身受销·魂丹之毒,全身血液逆流,筋脉逆转,真气倒流正适合这套剑法,不过你原来的剑法最后不要使用了,因为这样会很伤你的经脉,一旦你的经脉受损严重,即使有解药,也再难恢复。”

    “什么?你说我身上的毒可以解?”叶可卿大喜道。

    “当然,不过需要找到百花道的传人,因为销·魂丹是百花道的产物,不如这样吧,你陪我去一趟梅剑山庄,我想我的女儿了。”

    “不行,我不能见她,更不能见到云,我···我没脸见他们,我已经不是那个冰清玉洁的婉媚幽兰了,我···”

    就在此时一阵悠扬的笛声传来,笛声之中以内力催动,虽然不甚响亮,但却是传出很远。

    夏柳儿倒是没感觉什么,只是皱了皱眉,倒是叶可卿却是突然间双手抱头,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我···,我要走了···”叶可卿说着身形飘动,瞬间远去。

    叶可卿为何突然要走,笛音之中又有着怎样的玄机?叶可卿的命运又将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