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决定不在和白菲打哑谜,这样反而会影响到谈话效果,所以直截了当的道出了事实。(书^屋*小}说+网)

    “不满你说,菲儿姐姐,颜无杀死了,死在了我的手上。”

    “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怎么会死在你的手上,他一直都不曾出冰宫的,你是怎么遇到他的?”白菲感到了事情的严重,她的直觉告诉她萧云不是在开玩笑。

    萧云苦笑了一声,将自己的经历讲述了一遭。

    白菲脸色已经变得煞白,“云,赶快解散梅剑山庄吧,掌门师姐回来之后发现颜无杀死了,一定会发狂的,而且你还留下了尾巴,很快掌门师姐就会查到你这里来的,你瞒不住的,整个梅剑山庄或许都会遭难。”

    萧云沉默不语。

    “云,我不是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掌门师姐的恐怖我见过的,真的,真的,赶快解散梅剑山庄,然后找个人迹罕至的山谷隐居起来,或许能够逃过掌门师姐的追杀,云,就是我也救不得你啊,我是认真的。”白菲说的很郑重。

    当萧云和白菲回到梅剑山庄的时候,梅剑山庄之中正处在一场酝酿已久的仇杀之中。

    柔姑娘要寻找萧懿影杀死她,但是至今也没有找到,更没有打听到她的下落,甚至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但是萧懿影却不是这样,她一直的紧紧盯着柔姑娘,尤其是上次在山庄之中动手的事情发生之后,萧懿影决定除去这个祸患。

    萧懿影的动作也被丰小依看在眼中,因为禁宫秘钥的原因,丰小依不能疏忽,她也知道萧懿影也早晚会向柔姑娘动手,两个都是她不喜欢的人,她也乐得狗咬狗,同时她也想着趁着萧云不在,将这两个祸害一锅端了。

    柔姑娘的武功高深莫测,尤其是幽冥魅力,更有鬼神难测之力,而萧懿影毒功独步天下,更加上她的武功也是不俗,再加上一个和自己武功相差不多的南宫心怡,丰小依真的对这两方颇有忌惮。

    上次山庄大战丰小依也误会了,她以为是柔姑娘已经知道了萧懿影的身份所以才动手,所以她本来安排下散播萧懿影真实身份消息的事情也就搁下了,所以到现在为止柔姑娘也不知道小烦就是萧懿影,但是丰小依很快就知道她是误会的了。

    萧懿影来找柔姑娘了,当然不是萧懿影亲自来的,因为她没有那个胆量,她派春秋四剑使春草、夏花、秋叶和冬雪前去送信,同时让南宫心怡暗中跟着,预防柔姑娘对春秋四剑使动手。

    春草道:“我家小姐约姑娘去后山一叙,不知道柔姑娘有没有空?”

    柔姑娘有空,她当然有空,起身跟着春秋四剑使向后山而来。

    后山一处幽谷,是春秋四剑使选定的地点,此时这里看起来空荡缥缈,隐约的有着一股淡淡的杀气充斥其中,就连鸟叫虫鸣的声音都没有,静,实在是太静了,静的让人心中发寒,心中没底。

    柔姑娘站在谷口处,看着幽深的山谷,还有前方的四人。

    “我怎么感到这谷中有着淡淡的杀气,似乎这一行对我不利,你们小姐怎么选在这里与我相见?”柔姑娘站在谷口道。

    春秋四剑使站在,春草道:“柔姑娘,这是我们小姐的主意,我们只是下人,你要是不愿意就回去呗,反正我们小姐也不急,对了,她还说了很多人都在找禁宫秘钥,前不久还有一个叫做白小蝶的围杀过我们小姐,所以完事都要小心谨慎的好。”

    冬雪冷冷的道:“对我们小姐不利的人,我们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实话也告诉你,里面就是布下了埋伏,敢就进去,不敢就请回。”

    柔姑娘微微点了点头,“你们小姐还挺小气的,好吧,带路。”

    夏花冷笑道:“那不叫小气,那叫小心,看看我们小姐的心胸就知道,你见过如此宽广的心胸之人吗?”

    “心如何没见过,胸倒是很宽广,你们小姐是不是以前中过毒?”柔姑娘浅笑着,眉头却是紧皱。

    春秋四剑使再也不理会柔姑娘,头前带路,身后柔姑娘缓缓跟上,渐渐的五人进入幽谷深处。

    幽谷深处暮霭丛生,烟霞四起,一缕阳光照射过来,更显的五彩斑斓,迷离幻彩。

    春秋四剑使身形骤然一跃,跃入到了五彩烟霞之内,柔姑娘一怔之下却是再也不见春秋四剑使的身影。

    与此同时周围环境骤然变化,脚下草木萌发迅速生长,肉眼可见,很快周围一片绿意葱葱。

    继而百花盛开,争分斗艳,香气四溢,微风吹动顿时一片花海。

    继而草木变得枯黄,百花凋谢,一片肃然,紧接着草木凋零天空飘起了雪花。

    雪融冰消,大地回春,又是一片生机盎然····

    “四季阵?”柔姑娘脸色顿变,环顾四周,却是寻找不到阵眼所在。

    “呵,你还真敢来啊,还真的以为我杀不死你,你知道吗,这四季阵我是摆设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大功告成的,目的就是杀死你。”萧懿影的身影出现在了四季阵之中。

    “我们之间有个误会,我不是来和你打架的,我是想向你说明一个问题,很严重的问题。”柔姑娘浅笑道。

    “是啊,是啊,眼下的事情当然很严重,你要杀我,我不能坐以待毙,所以我先动手了,而对于你来说就是一个死,你死了什么问题都不在严重,什么事情都会变得很简单。”萧懿影说着捋了捋额前的一缕秀发。

    “我们是来谈事情的,不是吗,我们之间有个误会,现在把误会解释清楚,一切都没有问题了。”柔姑娘也学着萧懿影捋了捋额前的一缕秀发。

    “好啊,好啊,我之所以没有发动四季阵就是来和你谈问题的,我很想知道我们以前见过吗?我有过得罪过你吗?你为什么要杀我?”

    “那仅仅是一个误会,我在见到你和丰小依斗酒的时候突然发现你们身上各有一半的禁宫秘钥,所以我想拿回来,其实我并不想杀你,我只是想要夺回禁宫秘钥,要是你的精神力不是那么强的话,我只会以幻象迷惑你,趁机拿走你身上的禁宫秘钥,让你只是以为你不小心的丢失,半点没有对你加害之心。”

    柔姑娘的解释萧懿影会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