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向萧懿影解释误会,萧懿影呵呵一笑。

    “没有?你没有吗?真的没有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你怎么这么说话?难道不是,我真的要杀你的话难道还会在山庄之内动手不成?我们之间有个误会,你听我解释····”

    “好了,好了,好了,我真的不想听你解释了,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你想想看,我为什么要杀你,我没有杀你的理由啊?”柔姑娘脸上带着浅笑,心中却是苦涩。

    “这就是我想问你的,你回答我吧,为什么要杀我,这里面要是真的有误会,我也不会开阵,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好不好。”

    “我刚刚说了我没有想杀你,我真的就是为了禁宫秘钥,而且你身上带着你那东西也很招惹麻烦不是吗,不如····”

    “好了,好了,好了,你没有一点的诚意,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不管原因如何,你死了我就安心了,是不是?”萧懿影又下意识的的伸手捋了捋额前的一缕秀发。

    “我说了我没杀你之心,你为何要偏偏要我的命,我说的你为什么又不相信呢?”

    “不是我要你的命,是你一直的想要我的命,还记得在云雨山吗,你是一直在找我吗,怎么?忘记了?一直的在提禁宫秘钥的事情,但是在这之前你就找着要杀我,难道你忘记了吗?还是你故意隐瞒,想要趁机逃出?”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在云雨山···”柔姑娘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哪怕是吃了黄连也是带着一样的笑容,但是这一次她的笑容突然凝固,“你是萧懿影?”

    “呵,想起来了,还真是呢,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看你这么吃惊的样子吓到我了呢,、这里面还真是有个误会,不应该啊,即使别人都隐瞒着,那恶婆娘丰小依也不应该隐瞒啊,她恨不得你我打起来,打个两败俱伤呢?”

    “你···你和血仙蝶什么关系?”

    “我姐姐啊,我们是姐妹的关系,我不会隐瞒你的,所以你要是解释清楚为什么要杀我的话,如果真有误会,我们就冰释前嫌,好不好?”

    柔姑娘苦笑,笑的很苦,很苦···

    多少回风卷愁肠,仇是流伤,情是流伤,情仇思绪飘然拂衣裳,思也彷徨,意也彷徨。

    血仙蝶是自己的生死仇敌,一生化不开的仇怨,她的父母杀死了自己的母亲,而自己的父亲又杀死了她的父亲,并且自己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意境种子,这一切都显示着两人之间的仇恨化不开,解不开。

    而这个与自己有着深仇雪恨的人居然和自己有着特别的关系,因为她的妹妹和自己有着血缘的关系,那是不是就说明自己和血仙蝶有着血缘的关系?

    “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的身世还有问题?”柔姑娘只能苦笑。

    刹那间风旋百花杀,萧索的剑意袭杀而至,萧懿影已经懒得再理会,骤然间发动了四季阵。

    百花剑气袭杀,凌厉而萧杀,直刺柔姑娘。

    顿时剑气卷动四周暮霭,搅动天地风云,这一剑之威彰显无遗。

    柔姑娘身上居然毫无动作,她张开双臂,闭上双眼,脸上荡漾出了微笑,“杀了我吧,我太累了···”

    看见柔姑娘甘心就死,萧懿影却是一愣,随即剑阵一边,这一道剑气轰然转向,轰向一旁。

    “呵,还有心事啊,说说看呗,有什么难过的事情说出来大家开心开心啊。”

    柔姑娘睁开眼,放下双臂,看着萧懿影,“我给你看件东西,随后我任你杀伐。”

    “好啊,什么东西我看看?你知道的,在这四季剑阵之中你看的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是不存在的,你看到的我也不是真实存在的我,你别想着暗算我,同时也别想着找到阵眼,你也看出来了吧,你虽然认得这四季阵,但是却是并不熟悉,因为我已经改动过了。”

    “仔细看着!”柔姑娘说着竟是缓缓解开上衣议的挂扣。

    “哎呀呀,哎呀呀,师姐,你看到了没,看到了没,给我玩脱·衣·诱·惑了,我不止一次的跟你说,这招对男人最有效,不管什么男人都要中招,不过很奇怪呢,她对我们施展这技巧,有用吗,有用吗,有用吗?”

    “师妹···”南宫心怡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是紧盯着柔姑娘。

    “呵,你是在和我比身材吗?告诉你说,本姑娘一脱衣服,一大群的男人就像是苍蝇闻着屎···血一样的飞来了···”

    萧懿影就是一个大嘴巴,差点说出苍蝇闻到“便便”的气味,还说能及时的刹住闸改成“血腥味”了。

    柔姑娘的外衫闪掉,露出内力的衬衣,衬衣也是五彩之色,缓缓褪去,露出了一对饱满。

    “看到了吗?”柔姑娘挺着胸膛向萧懿影道。

    “呵,这么小也敢拿出来显耀,是不是啊,师姐?太小了,就像个花生豆。”

    南宫心怡咳嗽了一声,紧紧的盯着柔姑娘,她不知道柔姑娘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是要显示一下她的资本?她那对可爱虽然饱满挺拔,但是和师妹比起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不会,不会,不会是这样。

    “呵,师姐你都被她诱·惑了哦,我早跟你说啊,别喝酒了,别喝酒了,喝酒胸会变小的,看看,羡慕了吧,看我,看我,看我,多喝花蜜茶,长得比牛大,我气死她。”萧懿影说着把胸脯拍得啪啪之响,上下颤抖,震幅剧烈。

    “师妹!注意身份啊,注意身份,你是圣女,怎么跟个泼妇、娼·妓一样,你看你的样子。”

    “呵,不行,我要和她比,我气死她。”萧懿影双手叉着腰笑呵呵的说着,最后还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萧懿影和柔姑娘并肩而立,两个姑娘这是在这里比胸大,这太荒唐了。

    柔姑娘是谁?醉红楼的头牌,醉红楼是男人的消金酷,说白了就是青楼,柔姑娘能做到当众脱衣这样的举动说起来并不奇怪,这是一个青楼女子最起码的职业道德,但是萧懿影不行。

    萧懿影是谁?

    她是百花道的传人,是百花宫上代圣女指定的本代圣女合法继承人,她肩负着振兴百花一道的使命,做什么事情都要有着圣女的威严,行走坐卧行都要有有圣女的气质,而现在她却是向一个泼妇,像一个青楼娼·妓一般在和别人比胸大。

    柔姑娘做出如此举动目的何在?萧懿影荒唐胡闹,南宫心怡一点也不会这么想,接下来又将发生怎样的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