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和柔姑娘比胸大,这滑天下之大稽的荒唐事居然还真的发生了。

    萧懿影得意洋洋,瞟向柔姑娘,只见柔姑娘看着自己的胸看,更加得意,眼光也向着柔姑娘的胸前瞄了一眼,只一眼她就再也移不开目光,因为她看到了柔姑娘胸前的胎记。

    胎记,一朵花形的胎记,和自己胸前同样位置,同样造型的胎记。

    南宫心怡也看到了,她早就看到了这个胎记,但是她没有见到过萧懿影的胎记,如今两人的胎记都裸·露了出来,南宫心怡的心就是一颤。

    “你干嘛,干嘛学人家在这里长一朵花?”萧懿影不干了。

    柔姑娘微微一笑,缓缓的将衣服穿戴整齐,“看清楚了,这就是我要向你解释的误会。”

    “什么意思?”萧懿影气的鼓鼓的。

    “师妹,你先穿好衣服再说吧,你们之间不应该出现仇杀,这里面一道有什么误会。”南宫心怡道。

    “误会?什么误会?难道师姐忘记了是她要杀我,是她,是她,是她···”萧懿影怒了。

    “你们应该是姐妹,而不是仇敌,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了。”

    “我不谈···”萧懿影说着转身就要走。

    “师妹···”

    “南宫师姐,让她走吧,她其实比你想象中的要清醒很多,她只是不愿意相信而已,说起来我也不相信我们会是姐妹,其中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隐情?”

    “柔姑娘,我能不能问一下你的生辰八字?”南宫心怡说着将手中的的酒葫芦递了过去。

    柔姑娘接过酒葫芦晃了晃,打开盖子喝了一口,顿时咳嗽的不行。

    南宫心怡微笑着将酒葫芦接了过来,“怎么喝不惯?也是只喜欢喝花蜜茶?”

    “我的生辰是···”柔姑娘报出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嚯,你比影还要小十天呢,那么你就是妹妹了,体谅你这个姐姐一下,她吃的苦不是你能想象的,她的性格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她吃过的苦有关,和她好好谈谈。”

    柔姑娘点了点头,“我知道的,不过···这酒真的很难喝。”

    两人相对而笑。

    “对了,你和血仙蝶有什么仇怨,她是血仙蝶的妹妹,那么你也是,你们三人应该是亲姐妹才对,你们之间怎么会有仇怨?”

    “这个···”柔姑娘也是一时搞不清楚,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了,南宫师姐,影姐姐和萧懿航什么关系,他们之间可有联系?”

    “萧懿航和影与你应该也是血缘关系吧,不过小影好像没怎么和萧懿航联系过。”南宫心怡道。

    “以后也最后不要联系,这个萧懿航有问题,待我把事情了解清楚,一切真相大白之后在做结论。”

    “好的,我知道了,不过我很想知道你刚才为什么不躲?你要知道,你不躲闪的话这一道剑气就让你尸骨无存。”南宫心怡好奇的问道。

    “躲不开啊,四季阵可不是儿戏,躲开这一道剑气,还会有下一道剑气袭杀,而且剑气越来越是密集,找不到阵眼的话根本就是死局,而南宫师姐守着阵眼,又有那春秋四剑使从旁协助我想破去也是不能,只能如此冒险一搏。”

    “呵呵,你赌对了。哦,对了,你说的什么禁宫秘钥是什么东西?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因为师妹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禁宫秘钥?”

    “或许是她不知道什么禁宫秘钥,但是那东西就是禁宫秘钥,我一定要得到···”

    柔姑娘说着却是怔住了,因为现在她已经没有了要得到禁宫秘钥的必要了,因为自己的身份是个迷,到底这里面有什么隐瞒着自己的呢?

    “这四季阵很有意思啊,我这姐姐看起来像个小孩子习性,没想到还喜欢这东西。”柔姑娘转移话题笑道。

    “这有什么?咦,对了,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虽然淡淡的但还是闻得到。”

    “很难闻是吧,那是···”柔姑娘居然少有的脸红。

    “呵呵,这就是你那调皮姐姐的杰作,冉副庄主就在附近吧,呵呵···”南宫心怡说着又喝了一杯酒。

    “师姐,酒呢,少喝点有好处,但是酗酒的话会出问题的,不过···”柔姑娘贴在南宫心怡耳边小声道:“师姐放心就是,喝酒不好影响你···那里的发育。”

    “啊?那里是哪里?”南宫心怡不解,但是顺着柔姑娘的眼光看去,顿时脸上就是一阵的发烧。

    “我想问问你的来历?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你绝对不会是醉红楼的头牌,你的隐藏身份是什么?”南宫心怡问出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我姓元,我名元柔,我的真实身份吗···我是元松竹的女儿···”

    “你是元松竹的女儿?你的母亲是谁?”南宫心怡顿时郑重起来。

    “死了,被血仙蝶的父母杀死了,其实我的母亲才是真正的醉红楼的头牌,只是那时候醉红楼还没有什么名气,所以没有多少人知道,武林中人知道的就更少了。”

    “不对啊,那你知道师妹的父母是谁吗?”南宫心怡说的很郑重,也很认真。

    “她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难道不是吗?或许我们的父亲是同一个人,而母亲不是,因为我也听说了我的父亲是一个对情甚不专一的人···”

    “错了,错了,全错了,这里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关键我们还没有弄清楚,我告诉你,师妹的父母可不是无名之辈,相反江湖上很有名,而且是江湖上大大有名,你知道她的父母是谁吗?”

    “是谁?”柔姑娘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拉了起来。

    南宫心怡笑了笑,喝了一口酒,这才郑重的道:“她的父亲就是当年的天道盟盟主萧百荣,而她的母亲,也就是我的义母,但却是以师徒相称的人,乃是当年百花道的道主,百花内百花宫的第一任宫主花弄玉圣女,原名为南宫讳玉。”

    “南宫玉,这个名字我知道,只是···”柔姑娘居然傻掉了。

    “三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知道吗?恐怕只有当事人清楚,你和师妹之间有血缘关系这点不会有错,我想···血仙蝶会知道的比较多点,正好我也想去冰宫拜访一下她,不如你随我一起去吧。”

    “我和她···”柔姑娘犹豫了。

    柔姑娘和血仙蝶之间的仇恨又将走向何方,柔姑娘会亲自上冰宫吗,血仙蝶对她的态度又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