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心怡劝说柔姑娘去冰宫见一见血仙蝶解释一下彼此之间的误会。

    南宫心怡道:“你们之间的仇恨先放下,对了,我还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你们之间的仇恨的,到底是什么仇恨,你又为什么要杀师妹,我想你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去云雨山玩吧?”

    “是我父亲告诉我的,一切都是他告诉我的,而我和血仙蝶之间的仇恨还有一个就是传承。我服用的意境种子本来就是她的,这点已经不容置疑了,不是吗?”柔姑娘浅笑着,眉头紧锁道。

    “这点可以肯定了,当初阴风谷中原正道对战魔教六道的一战之后幽冥道的道主千幻妖姬被萧师傅杀死,幽冥道整个传承都被萧师傅掌握,其中就有一颗意境种子,我也很是奇怪这颗意境种子怎么会被你得到?”南宫心怡疑惑不解。

    “你是不是怀疑我不姓元,而姓萧?意境种子多么重要的东西你应该知道,若不是亲生的他不会给我,所以我坚信我是姓元的,而不是姓萧,至于我娘就更没有疑问了,所以我只是以为影姐姐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

    “意境种子真的很重要,这点我很清楚,我师父就是为了吐出意境种子给我而牺牲了自己的性命,这点我明白,正是因为如此我才知道师妹不会是元松竹的女儿,否则的话南宫圣女也不会把自己的意境种子给她。”

    “也不知道三十年前的知情者还有没有活着的,我真希望搞清楚这里面的一切。”柔姑娘笑着道。

    “你怎么总在笑?师妹也说过她的姐姐也是一样,是不是练功练的有些不对劲?”南宫心怡关心的问道。

    “这就是幽冥魅力,说了师姐也是不懂,不过我会调查清楚我的身世问题的,请师姐放心。”

    南宫心怡点了点头,小口抿了一口酒。

    “对了,南宫师姐,你们为什么要留在梅剑山庄?”柔姑娘好奇的问道。

    “因为···我和师妹都看中了一个男人,他就在梅剑山庄。”南宫心怡脸上发烧。

    “你们看中的是同一个男人,还是···”

    “同一个,就是萧云。”南宫心怡突然间细弱蚊声。

    “啊?你们是不是中了他的幽冥魅力了?不过···说实话这样的男人也的确有资格配得上影姐姐和师姐了,只是···”

    “你担心问题我们已经意识到了,我本不愿留下,毕竟那是我不能觊觎的东西,但是师妹却是一直的坚持,我也只好陪着她。”南宫心怡摊了摊手,表示无奈。

    “呵呵···”柔姑娘轻笑了几声却是没有发表意见。

    就在此时突然间大地隆动,劲气轰鸣不绝,强大的劲气从地表窜出,顿时天翻地覆,周围的环境也发生了异变,“轰隆”一声巨响,周围的环境就像是玻璃一样的破碎,四季阵被硬生生的撼破。

    与此同时四道身影也被震落,空中鲜血狂喷,落地之时已是人事不省,不知是死是活。

    “嗯?我又闻到了剑香,这里面居然还有剑道高手,真让人开心啊,嗯?居然还有幽冥传人,这下老驼子可是立下大功了,一下子抓到了三个六道传人。”说话的人居然是一个手持宝剑的驼背之人,正是盲陀云成龙。

    与此同时南宫心怡和柔滚娘也见到了萧懿影,此时的萧懿影倒是毫发无损,只是被人封住了穴道,就像是一个木雕泥偶,唯一不同的就是眼珠子还能转动。

    一旁丰小依的剑柱在了地上,她的嘴角淌着血,溅得胸前一片红,就似是盛开的梅花。

    盲陀云成龙鼻子动了动,露出了厌恶的表情,此时南宫心怡和柔姑娘才看清原来这驼子还是个盲人。

    “什么人?”南宫心怡挂好酒葫芦,手已经探到了背后,将背后的剑拔了出来,剑指盲陀云成龙。

    “天地日月之天盲,盲陀云成龙是也,姑娘,我已经闻到了你的剑香,但是我却不想和你交手,我的目标是她。”盲陀云成龙伸手点指南宫心怡一边的柔姑娘。

    “抓我?有没有搞错,我又不认识你?”柔姑娘浅笑着,衣袖之中已经摸到了环刀的刀柄之上。

    “盲陀想请姑娘到断魂山一行,不知姑娘意下如何?”盲陀云成龙桀桀一笑。

    “断魂山?那是什么地方?”南宫心怡道。

    “那是一个有去无回的所在,断魂山上有一个强大无比的存在复活了,而这个盲陀不过是他的四护法之一,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抓魔教六道的传人。”丰小依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道。

    “师姐,救我,救我,救我,我不想去断魂山,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还没嫁人呢···”萧懿影的哭声顿时穿了出来。

    “赶快放开我师妹!”南宫心怡怒目而视盲陀云成龙。

    “南宫师姐,不要冲动。”柔姑娘一下拦住南宫心怡。

    柔姑娘上前,微笑面对忙盲陀云成龙,“不知盲陀焉何要与我等过不去?”

    “等你们到了断魂山就会知晓。”盲陀云成龙反手握剑剑指柔姑娘。

    柔姑娘微笑不语,看着盲陀云成龙,片刻后却是向一边的丰小依道:“还可一战?”

    丰小依点了点头,吞下几颗丹药稳住伤势,与此同时柔姑娘向南宫心怡道:“南宫师姐,我二人缠住这盲陀,你趁机救下影姐姐。”

    “小依姑娘,我知你心中恨我与影姐姐,恨不得先铲除而后快,其实你不必如此,眼前之人才是我们的大敌,此时我们四人不应有分歧。”

    丰小依嘴角之上露出一丝冷笑,“影姐姐?难道你不想杀她了?这么快就化干波为玉帛了,还真是奇怪,萧懿影设下如此杀局,其结果竟是你们以姐妹相称。”

    “她是我的姐姐,这点已经毫无疑问,我们之间只是一个误会罢了,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眼前的盲陀才是我们的大敌,因为我们都是六道传人,不是吗?”

    “你们是姐妹?呵呵,我娘说的没错,萧叔父还真是···呵呵。我可以和你们暂时合作,只是因为我们的父辈乃是结义兄弟,我们其实以姐妹相称并不未过,只是有些东西即使是我的亲姐妹我也不愿相分享,更何况是你们?”丰小依冷冷一笑。

    面对着天地日月之天盲盲陀云成龙,萧懿影还被人控制,三女居然还如此的谈笑,其中有何目的,是不将盲陀放在眼中,还是另有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