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天地日月之天盲盲陀云成龙,萧懿影还被人控制,三女居然还如此的谈笑。

    “小家子气了,我知道你和婉媚幽兰叶可卿可不是这样的,为何就偏要排斥影姐姐呢?”

    “她不一样,有些人看着让人讨厌。”丰小依不由得想起萧懿影见到自己的时候那眼神,尤其是那种比较的眼神,看看自己,又看看丰小依,脸上露出的那个神情,简直让丰小依想要吐血。

    “呵呵,嫉妒有时候是能影响一个人的判断的,更会让人失去理智。”柔姑娘轻笑道。

    “你们三个,到底动不动手,不动手的话,盲陀的剑不留情面,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

    南宫心怡点了点头,与柔姑娘、丰小依两人交换眼神,顿时三人一同点头,而此时三人同时动作。

    三人之中柔姑娘心机深沉,丰小依也是经验老道,唯有南宫心怡心思单纯,殊不知三人一唱一和的却是引得盲陀心中厌烦,理智有所影响,更是不料更烦人的还在后头。

    柔姑娘三人一起动了,南宫心怡剑舞如风,悍然间催发极招“三峨霁雪”。

    顿时天地一片白茫茫,冷冽的剑气划破虚空,交错袭杀,更是如三峨大山剑势轰然斩入,竟是要一剑破局。

    “好剑法。”盲陀云成龙反手一剑,剑光直插三峨霁雪的剑势之中,一剑势如破竹轰开三峨剑势,顿时日月换新天,大地演混沌。

    与此同时丰小依的霸剑杀至,子剑旋杀,两把旋飞的子剑左右夹击杀向盲陀云成龙,而柔姑娘身似一团五彩氤氲的雾气飘忽不定,竟是透过杀局直奔萧懿影。

    “原来是故弄玄虚,不过在我老人家面前施展诡计也是枉然。”盲陀云成龙一声桀桀怪笑,身上荡漾出一道六角图案。

    六角图案一下扩展,竟是笼罩大片面积将在场的四女尽数笼罩,顿时诡异的气氛充斥四野,似是有着无穷的力量钻入到了四女的体内。

    柔姑娘和丰小依顿时感到功体受制,一股妖异邪力窜入体内,让二人武功无从发挥,一时之间竟是发挥不足两成。

    倒是南宫心怡虽然也被诡异邪力侵体,但是这种诡异之力却是对她不受影响。

    南宫心怡施展出斩情决武学,顿时一片剑影笼罩住了盲陀云成龙。

    盲陀云成龙不慌不忙,反手运剑,剑势诡异,竟是逼得南宫心怡寻不到反击机会,更是由于柔姑娘和丰小依功体受制,眼下却成为了南宫心怡的累赘。

    盲陀云成龙居然与一人之力困杀三人。

    “哎呀呀,哎呀呀,那个老瞎子,你搞的什么,怎么搞得人家浑身无力软绵绵的···”萧懿影那娇羞的语气那暧昧的眼神就像是···

    任何一个男人见到萧懿影的神情,听到她的声音都会沉醉,沉沦,只是很可惜,萧懿影的这个神情,这个声音竟是无法打动盲陀云成龙,倒不是盲陀云成龙多么的定力高深,而是他看不到那种神情,而且他对这吵人的声音早已厌烦到了极点,若不是她是六道传人之一,盲陀早就一剑了结了萧懿影的性命了。

    苍蝇不咬人,但是嗡嗡的叫着实在是恼人。

    萧懿影的功体也同样受制,而且她被封了穴道,行动不得,唯有眼睛灵活,舌头还很灵活,还能张口说话。

    也是盲陀云成龙大意了,竟是忘记了封住萧懿影的哑穴,而萧懿影的音攻这个时候无形之中发挥着作用。

    一个瞎子,要是能以音攻封闭其耳力,那么这个人就等于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奈何萧懿影的功体受制,音攻也是发挥不了作用,盲陀云成龙似是不受影响一般。

    “泛舟五湖十年梦,西子无剑斩柔情,西子捧心!”南宫心怡身形飘动似是西子心痛捧心,乍然间凌厉的剑光似从虚空斩出,无剑斩情柔,一剑断人肠。

    盲陀云成龙对这突来的杀剑也是深感佩服,如此诡谲的一剑竟是与自己的反手剑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西子捧心貂蝉拜月贵妃醉酒、昭君抱琴”南宫心怡接连西子捧心之后就是貂蝉拜月、贵妃醉酒和昭君抱琴,四联极招相环相扣,竟似是一个严密的剑势连招,将对手陷于连招之下。

    盲陀云成龙反手剑更是招出诡形,面对无匹的剑势、剑气反手剑势侧向斩击,竟是招招相对,顿时两股剑气碰撞,周围的树木、花草为之一折,糟了池鱼之灾,同时大地翻卷,犹如地龙暴走。

    南宫心怡四招连发,虽然被盲陀云成龙挡下,但是这四招也是极具杀伤力,而随后的一剑却是趁着剑气四散之余透杀入局,刺中了盲陀云成龙的胳膊。

    “天转地灭!”盲陀云成龙受伤,同时为了扭转败势悍然发动强招。

    顿时随着反手剑势的滑动,数道剑气席卷天地,以扭转天地的气势袭杀向南宫心怡,剑气所过之处草木成灰、大地沦陷,遮天蔽日,犹如世界末日降临。

    “剑气幽璇混沌开,一式混沌开!”面对着漫天的剑气袭杀,南宫心怡不能躲闪,也难以躲闪的过。

    她若是躲开的话必然会落入到对方的剑势之中,这种大面积的气劲攻击本就是不易躲闪,更何况对方的剑气席卷天地,早已封死了她躲闪的机会,更不能躲闪的原因是她若是躲闪了这强悍的一击,柔姑娘和丰小依势必要被这天转地灭的剑气罩住。

    一招天转地灭,一式混沌开,两招相对之下,真如混沌乱搅,盘古大神力劈混沌,世界末日来临。

    亮相交锋之下盲陀云成龙后退三步,手挽剑花,化去对方剑势,而南宫心怡被对方剑气所创,顿时后退十数步,嘴角呕鲜红。

    南宫心怡强运功体,取出一根银针刺入到丹田之内,正是峨眉武学玉泉洗尘。

    南宫心怡受伤的功体顿时痊愈,功力更是比之先前有着不小的提升,她再提功元,剑势再起,顿时剑气荡九州,剑势扫寰宇,强招再发:剑气幽璇混沌开,二式浊清分。

    二式浊清分在一式混沌开的基础上起剑,这一剑平扫,似是分开阴阳浊清,清气上升、浊气下沉,清浊之间混沌难分,这一剑扫至将这混沌都强自分开,似是划开一个世界。

    霸绝的招式,强悍的剑势,南宫心怡强招出手能后破开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