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不仅仅是施展剑道绝学,更是施展出了诡异莫测的焚化气劲和玄冰意境,想借此扭转战局。

    “你的剑道不纯,除了用剑还用这种卑鄙的伎俩,我老人家很不佩服。”盲陀云成龙内力一撤,萧云随后身子开始下落。

    就在此时盲陀云成龙的剑点地,双脚高高跃起踢向正在下落的萧云。

    “卑鄙伎俩我也会!”

    “咔嚓!”双脚踹中萧云胸口之上,若不是他即使的施展出烟云三折的绝世轻功躲闪了一下,这一脚就被踢得骨断肉烂。

    萧云的肋骨被踹断了两根,同时鲜血狂喷,人也跟着倒飞出去。

    盲陀云成龙剑势一转向着萧云刺去,此时能行动的就只有受伤颇中的南宫心怡。

    南宫心怡强提功体,再次施展玉泉洗尘,将第八只银针刺入丹田之内,提剑杀向盲陀。

    但就在此时盲陀云成龙的剑势陡然一转却是反手撩杀向了南宫心怡,原来盲陀一直想要对付的竟是南宫心怡。

    反手一剑撩杀,剑光一闪抹向南宫心怡的脖子,而此时南宫心怡却是正向前冲,等于自己送到了人家的剑上,这一击无可躲闪,必死!

    就在此时萧云骤然加入一下子将南宫心怡推开,同时盲陀云成龙的剑刺穿萧云的身体,剑从后背入,透过前胸从肋下出。

    “南宫师姐,太冒失了,本来我想引诱他上前以毒克之,却不料被你尽数破坏。”

    萧云向着南宫心怡微微一笑,同时他的手却是抓住了盲陀的剑尖,“不过这样也是一个机会,交给你了。”

    剑在萧云身上,被萧云抓住,此时盲陀云成龙手中无剑,南宫心怡握剑在手刺向云成龙。

    现在不是懊悔的时刻,南宫心怡也是后悔不迭,当下紧咬双唇,抓住萧云给他创造下来的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

    “西子捧心!”

    剑势犹如西子心痛,让人怜悯,但是剑势带杀,这一剑直取盲陀云成龙心脏位置,剑未至,强势剑气已然凛杀而来,同时剑势之下冰霜铺满地,南宫心怡的冰寒属性内功全方位爆发。

    “以冰寒属性的劲气影响我的动作,聪明的选择。”

    盲陀云成龙在这个时候还在谈笑,可见南宫心怡的这一极招西子捧心是多么的无力。

    南宫心怡一招出手,身姿如西子美艳动人,周身雪花旋绕飞舞,整个人似是雪中起舞,但是这绝美的动作之中蕴含的杀意绝对是非同寻找。

    盲陀云成龙单手反向需抓,居然施展出了擒龙之手,一条气劲长龙将一旁的萧懿影抓住,瞬间拉到身边。

    “哎呀呀,你个老瞎子,抓我干嘛,抓我当盾牌啊,你怎么这么卑鄙,这么无耻,眼瞎都不能表达老天对你的惩罚的愤怒了,你还想干嘛?放手,放手,放手,快放手····”

    南宫心怡顿时大急,这一剑本是必杀,也蕴含着她的决心,誓不回头,一剑不中香消玉殒,这一剑承载了太多,承载了众人的性命,承载了众人的期盼,承载了萧云对自己的信任,这一剑发出势难回头。

    但是眼下萧懿影被擒龙手抓住拉到了盲陀的身前,同时他的身子抓住剑柄一个侧移,竟是将萧云的身子也扭转了过来。

    此时盲陀的剑穿透萧云的身子,被萧云硬生生的抓住,盲陀云成龙自然想把剑抽出,这一侧移的也是想要借刀杀人,萧云一死,剑就会重现被自己掌握。

    “哎呀呀,你个老瞎子,偷袭了我们还在这里耀武扬威,你有本事敢和本姑娘正面一战吗,我吓不死你···”

    “哎呀呀哎呀····”

    萧懿影不吵了,因为南宫心怡的剑已经直指她的胸口,即使胸部在饱满抑或是赛奶牛也挡不住这一剑的威势。

    南宫心怡的这一剑别说是萧懿影,就连身后的萧云也会被一击刺穿。

    南宫心怡双眼之中闪出惊骇之色,剑势急转,连续挽了数个剑花以缓剑势,顿时雪花漫天乱卷,乱了气势,乱了方寸,乱了目标···

    南宫心怡强势的收回自己的剑招、内力,这一下就等于这一招尽数的用在了自己的身上,虽然不是用剑直刺自己,但是效果也相差不大。

    人未到萧懿影的眼前,剑也强行的改变了方向,但是她的热血喷出已经落在了萧懿影的脸上。

    血鲜红如盛开的花朵,美不胜收,来不及回收的寒气将这份美凝固,鲜血带着冰碴落在了萧懿影的脸上,在她的绝美容颜上继续绽放着美的信息。

    南宫心怡手中的剑紧贴着萧懿影的脖子划过,冰寒刺骨,在萧懿影瞪大的双眼中紧贴皮肤划过。

    最终南宫心怡倒地,直挺挺的,她的嘴角挂着笑,她已经尽力了,一切都无法挽回,这就是命。

    手松开,剑滑落,却被一人抓在手中,盲陀云成龙顺势接过南宫心怡的剑。

    “哪里来的狂徒,休要猖狂,少要装蒜,某家冉少爷来了····”一声高喝传来,声音洪亮,人未到光凭声音就显得“骚气冲天”,果然是一个骚包少年。

    来的人正是丰小冉,不过人未到传来的不仅仅是“骚气”,还有一股让人闻之欲呕的气味,这是什么气味?

    “臭鼬,快救救南宫师姐,她快死了,她快死了,她快死了···”萧懿影都要哭了。

    “小烦姑娘,不用担心,只要姑娘以身相许,哪怕是一夕风流也好,冉少爷绝对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丰小冉说着摇着纸扇,几个起落落在盲陀身前。

    此时丰小依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这就是自己的弟弟,自己的亲弟弟,太丢人了,同时她也将口鼻掩住,因为丰小冉身上的怪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反应更加剧烈的居然是盲陀云成龙,此时的他居然身形倒退十数步,远远的离开众人,同时鼻子不断的闪动,面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快啊,快啊,快啊,快救救我师姐啊,你放心,放心就好,我会将我的亲姐妹下嫁给你的,我不骗你,她比我还漂亮,不骗你的,不骗你的,你快救救我师姐···”萧懿影真的哭了。

    除了萧懿影外有人也哭了,是柔姑娘,这么快这个好姐妹就把自己出卖了。

    丰小冉一介浪子,如何应付盲陀云成龙?萧懿影病急乱投医能否有意外的收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