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病急乱投医,央求丰小冉,“快啊,快啊,快啊,快救救我师姐啊,你放心,放心就好,我会将我的亲姐妹下嫁给你的,我不骗你,她比我还漂亮,不骗你的,不骗你的,你快救救我师姐···”

    丰小冉心中却是转念想道:“萧懿影的姐姐如果还活着的话那绝对是武林第一美人,只可惜她已经死了,但是我那萧叔父也是风流成性,与他相好的女子也属过江之鲫,虽然比不得自己多,但是却不知绝孕之法,相信私生女一定不少,好比这萧懿影就是其中之一。(书屋 shu05.com)”

    看着萧懿影的美艳容颜,想象着她的姐妹会是怎样的模样,却也是心痒难耐。

    “快点啊,快点啊,不能再拖了,我师姐就要死了···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了,我会让我那姐妹去找你,任你为所欲为,还不行吗?”

    柔姑娘扶额,这个姐姐还真是····

    同时柔姑娘心中也是一阵的酸涩,看来南宫心怡在她的心中比自己的分量重多了,血缘血亲抵不过共历生死的友谊,看来以后要多和这个姐姐接触下,增加姐妹间的友情。

    丰小冉哈哈一笑,纸扇摇摆,烧包至极,只是所过之处臭味浓烈,让人皱眉不已。

    “怎么救?”丰小冉道。

    “按我说的打通她的血脉,将她体内的银针逼出,别让银针移位,否则神仙难救。”随后萧懿影说出几个穴位的名称。

    丰小冉依照萧懿影所说的穴位向南宫心怡输送内力,将她体内的那根银针悉数逼出,此时南宫心怡早已昏迷,人事不省。

    丰小冉看着南宫心怡,心中却是五味翻腾,多么美艳的女人啊,还是一个带刺的玫瑰,我救了她的性命,她会不会以身相许?

    丰小冉想着想着居然笑了。

    “你笑得那么YIN荡干嘛?是不是想对我师姐有所企图,哼哼,别妄想了,我师姐不是你所能企图的,她那么的冰清玉洁····”

    柔姑娘又是扶额,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的刺耳,刚才还把自己贡献了出去,按照这个说法难得知己就不是冰清玉洁了吗?还真当自己的醉红楼的头牌,有钱就能···

    哎!柔姑娘彻底的被打败了。

    “快打死那老瞎子,打死他,打死他···”

    “不要过去···”丰小依出言阻拦,但是她现在能做到的只能出言,因为她连手都抬不起来。

    “姐,放心,看你弟弟的本事吧,不就是一个瞎子吗,看你弟弟怎么弄死他。”

    丰小冉说着竟是屏住了呼吸,蹑足潜踪,就像是一只猫一般,弓着身子,慢步轻移,靠近盲陀云成龙,整个人看来就似是做贼一般。

    顿时所有的人都在扶额,但谁也没有说话,看着丰小冉,而此时萧云却是缓缓的将插着身体之中的剑拔出,整个人瘫软在地。

    盲陀云成龙站立在风中,显得身单影只,他的手中是南宫心怡的剑,此时他反手握剑,静立不动,似是不知眼前的敌人正在靠近,只是若是仔细观察却是发现此时的云成龙鼻扇不断的扇动,同时张嘴呼吸,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丰小冉贼一般的蹑足潜踪,终于走到了盲陀云成龙的身前,此时他的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还回头向丰小依、萧懿影等人眨了眨眼,努了努嘴,那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就像是一个贼终于将所要的东西偷到手一般。

    就在此时盲陀云成龙骤然身动,他一撤身,同时反手剑自下而上的撩杀而至,这一剑迅猛无比,又是骤发闪击,这竟也是一击必杀之招。

    一剑击出,顿时犹如惊雷炸响,同时剑气激荡之下,激起一道黄沙,随着剑气向着丰小冉撩杀而去。

    “小冉···”丰小依大急,这可是自己的亲弟弟,虽然平时不怎么着调,但是到了关键时刻依旧是血脉相连,打断骨头连着筋。

    丰小依被刘海遮住的左眼顿时泛起了红光,同时一滴血泪流出,她的左眼已是通红如血浴。

    就在那滴血泪流出的同时,一股玄异诡力充斥全身,她身体之内的六角星芒突然骤然轰碎,整个人也从地上站起,竟是恢复了体力。

    丰小依虚手一抓,将落地的剑抓住手中,人未至子剑飞旋而出,却去在紧急时刻挡住了盲陀云成龙的一记撩杀。

    “偷袭我的仇,今日必报!”丰小依持剑挡住丰小依的身前,但是很快她就后悔了,她的胃不住的翻腾,居然是忍不住的要吐,这气味···

    “姐,你退下,看弟弟怎么收拾这个瞎子。”同时靠近丰小依小声道,“姐,在美人面前表现,你难道就不给弟弟这个机会?放心,这个老瞎子还奈何不得我,你看他的模样,是不是害怕我了?”

    “死性不改!”丰小依冷哼一声退到一旁,却是闭住呼吸,冷觑战局。

    丰小冉手持纸扇来打盲陀云成龙,也不见他的本事如何,却是逼得云成龙连连后退,似是丰小冉身上有什么恶魔附体,恐怕靠近就会遭受池鱼之灾一般。

    “好有趣呢?”萧懿影嘀咕着。

    又是几个回合,竟是不见盲陀云成龙还手,看那架势竟是想要退走,但是却是不舍得到手的战果,依旧寻找机会将丰小冉一击必杀,在四处游走,寻找机会。

    就在此时丰小冉的身形骤然一顿,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而这一机会也被盲陀云成龙捕捉到了,他瞬间贴近丰小冉,反手剑骤然刺出。

    只是这一剑明显没有用上全力,因为他清楚的很这一剑无法一击必杀,虽然他感觉得到对面的丰小冉不堪一击,只要自己一剑就能让这家伙见阎王,但是再一边冷觑战局的女人可不是一般的人,她是剑道传人,她的剑绝不是轻易就能化解的,只要露出一丝破绽,对方的剑就会趁势攻入。

    正是由于这点原因,盲陀云成龙的剑没有用上全力,但是这一剑对付丰小冉已经够了,他要留下大部分的余力防备丰小依。

    丰小冉手中折扇挡住这一剑,看起来很艰难但是他的的确确是挡住了盲陀云成龙的这一剑。

    与此同时丰小冉的表情突然间变得放松起来,现出极度的舒爽感,有一种大河决堤飞泻三千里的快感、万里银河直落九重天的快意,同时还伴随着一声闷响,“噗···”

    面对强敌,萧懿影在丰小冉身上所下的毒又发挥作用,内外交逼之下丰小冉如何破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