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冉对战盲陀云成龙,也不见丰小冉施展什么绝技,到让这盲陀不敢靠近,不料萧懿影给丰小冉所下毒药又发挥作用,一股恶臭之气从丰小冉的下幽之处排出。

    “噗···”

    盲陀云成龙的剑顿住了,鼻扇扇了扇,随后竟是抛剑捂住口鼻,痛苦不堪的在地上翻滚,最后竟是身子挺直一动不动,已是口吐白沫,死了!

    死了?死了!真的死了。

    盲陀云成龙一代名剑,一到丰寰山偷袭萧懿影,偷袭丰小依得手,出手震破四季阵,一招震晕四剑使,六道图解封印柔姑娘、丰小依和萧懿影功体,大战南宫心怡使其濒死,再战萧云,险些夺取他的性命,最后却被丰小冉的一个屁熏死。

    任是谁想得到堂堂盲陀云成龙会是饮屁而亡?

    丰小冉不敢相信是自己的一个屁让堂堂盲陀云成龙窒息而死,别说是他,谁又会相信呢?

    所有人都不清楚,原来这盲陀云成龙并不是靠耳朵辨别这个世界的而是靠鼻子,靠着味道,难怪她能辨别出萧云无论他是假扮成血仙蝶还是做回自己,也难怪声音攻势会对他没有影响,也难怪萧懿影的音攻对他没有作用。

    盲陀云成龙避过了声音的袭扰,最后却是死在了一个屁上,这说出去也着实的可笑。

    盲陀云成龙一死,顿时六道图解之上的诡邪之力消失,柔姑娘和萧懿影也恢复了体力。

    丰小依受了内伤被盲陀云成龙偷袭了一击,南宫心怡以及春秋四剑使昏迷不醒,萧云也是重伤在身,不断肋骨断裂两根,还被一剑透体,内伤不轻,唯有萧懿影和柔姑娘竟是相安无事。

    “我该叫你一声姐姐还是妹妹?”萧懿影捋了捋额前的秀发瞟了一眼如烟似雾的柔姑娘。

    “按生辰来算,姐姐比我大了十天,小妹叫一声姐姐,请受小妹一拜。”柔姑娘说着向萧懿影缓缓一拜。

    丰小依扶着萧云,丰小冉扶着南宫心怡,此时听到两人的谈话都是大吃一惊,任是谁也没想到两人居然是姐妹。

    “呵呵,我也当姐姐了呢,哈哈,当姐姐的感觉真好···”萧懿影看着柔姑娘,眨巴着眼睛道:“那个,妹妹啊,刚才姐姐许诺了冉副庄主那个···,妹妹是否愿意呢?”

    “你说呢?姐姐带上你的四位剑使离开吧,妹妹有事要外出一趟。”

    “那个,姐姐已经答应人家了,你总不能让姐姐食言吧,你看我这个当姐姐的多没趣,答应姐姐吧。”

    “你不是还有一个姐姐吗?你能说动她来就可以了。”柔姑娘脸上带着笑,但是心中却是不快。

    “她啊?我不去见她,她抓住了我还让我出来玩吗?我才不去见她呢?再说了你多温柔,她可不是那么好讲话的,她总是凶我,姐姐都是这样凶妹妹的,你呀,既然是妹妹就要有做妹妹的觉悟,知不知道?”萧懿影叉着腰摆着大姐的姿势。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了,只是不知道他敢不敢?我的环刀不仅仅杀人,帮人做太监也是很快的。”

    “那就是他的事情了,反正我答应的事情完成了,不是吗?”

    “是,我的好姐姐。”柔姑娘无语了。

    “你去哪里啊,好不好玩,我也要去。”

    “不行,你留下陪着南宫师姐吧,而且庄主也是身受重伤,难道你不想救他。美救英雄可是一桩美谈呢,或许他会因此对此而生情愫,难道姐姐想错过这桩大好的机缘?”

    “哎呀哎呀,果真是我的好妹妹,那好我留下了,不过你要快去快回,别让姐姐担心。”萧懿影说着拉住了柔姑娘的手,似是不舍得她离开一般。

    “姐姐,你们先走吧,这人的尸体我处理一下。”

    萧懿影点了点头,但是看着昏迷不醒的春秋四使女却是紧皱眉头,再怎么说一个人要带走四个人,还是很费力的。

    柔姑娘笑了笑,丝毫没有上前帮忙的打算,丰小依和丰小冉也是看着萧懿影,看她怎么办。

    萧懿影挠了挠头,最后一笑,竟是摘下一片草叶,放在唇边“呜呜呜···”的吹奏起来,片刻之后草丛中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断穿来,让人闻之头皮发麻。

    不多时数条手臂粗心的大花蛇以及无数的小蛇、毒蜘蛛、蜈蚣、蝎子···等等毒虫纷纷从四周钻了出来。

    随着萧懿影吹奏草叶,这些毒物竟是爬到春秋四使女身边,开始拖运四人。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这也行?

    这当然行,四使女的身子缓缓的动了,竟是被这群毒虫拉着移动了,而且随着毒虫不断的加入,四使女的身子被拖拉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竟是和正常人行走的速度不相上下。

    “传说百花道有一种五鬼搬运术,当初有一尊十数吨的圣女雕像,一夜之间从山巅搬到了总坛之内,却是没人见到是谁搬运的,后来被越穿越玄,以为是鬼物相助,所以称为五鬼搬运术,其实却是无数的毒虫在搬运而已。”丰小依向萧云和丰小冉解释道。

    萧懿影哼着歌,看起来心情还是蛮不错的,虽然南宫心怡受伤不轻,春秋四使女昏迷不醒,但是此行的收获却是不小,因为自己当姐姐了。

    “风起云涌万尘沙,江湖纷扰一肩,潇洒快意作歌行,茫茫天涯无依倚,归去感情放不下。回忆只有这首歌,向前行,路艰难,天高地阔,漂泊逍遥多快活,想欲潇洒,把酒言欢,痛快输赢,哪怕刀光斗剑影,酒一杯,醉一暝,笑一切,是是非非烟云过,恩怨放下君莫提,情交陪,义到底,免伤悲,人生短短几十春秋,千山已随风云过,烟雨飘摇,百花飞零。”

    随着歌声人也远去。

    看着远去的人,柔姑娘张开玉手,手中居然是一把姻缘配饰剑,正是方才萧懿影拉着她的时候偷偷塞给她的。

    看着这姻缘配饰剑柔姑娘心中却是不知何等滋味,“这难道就是爹爹一直在寻找的禁宫秘钥?但是爹爹不是说禁宫秘钥在萧百荣的后代手上,难道她真的是姓萧的?如此说来自己呢?”

    这一刻柔姑娘居然迷糊了,到底自己的名字叫什么,元柔还是萧懿柔?一个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清楚的人,说出了也是让人难以置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