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偷偷的将自己的姻缘配饰剑给了柔姑娘,柔姑娘手握禁宫秘钥,心中五味杂陈,这一刻她居然对自己的身份有所怀疑。

    “这里面到底有着什么隐秘?自己父母与她的父母居然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但是自己却和她有着很明显的血缘连续,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柔姑娘最终决定不把这禁宫秘钥送给“爹爹”,还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清楚之后再说,她把那把姻缘配饰剑挂在相间就似是一个项链一般。

    柔姑娘挂好姻缘配饰剑,藏在衣服之内,随后看了看地上的盲陀尸体,伸手点出两道劲气射入到了盲陀的气海丹田之内,这一下即使他再运转什么“装死”的玄功也是无用。

    本来柔姑娘是想对这盲陀云成龙“搜身”的,因为他太神秘了,或许身上藏着什么秘密,奈何自己还是冰清玉洁的少女,去搜一个男子的身体,这···

    柔姑娘只得放弃搜身,她在补刀之后一挥手间,大地裂开,她一脚将盲陀的尸体踢到裂缝之中,随后又是一道劲气挥出,将那道裂缝填平。

    经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此地早已是狼藉不堪,又有谁知晓在深深的地层之内掩埋着一具尸体?

    人走了,风停了,除了断裂的草木、翻转的地面、破碎的山石似乎在无声息。

    一处暗影处缓缓突起,竟是一个黑色人影出现,那人影缓缓走出阴影,整个人看起来就似是一团影子。

    那人对地轰出一拳,顿时大地一震,轰然一声爆响,盲陀云成龙的尸体从地下被震出落在黑衣人的眼前。

    黑影欲要将盲陀的尸体带走,就在此时一道凌厉的剑光猛扑而至。

    一道人影持剑杀来,这人身法奇快无比,剑速也是极快,他的剑在空中留下一道剑影,剑影似是实体存在连成一片,片刻之后才消失不见,而一剑划出却是只有剑影不见剑身。

    剑在影前,不见剑身乃是因为剑太快,同时这把剑也比较的纤细,是一把正宗却极为少见的快剑。

    这柄快剑又名光剑,剑划过就似是一道光闪过一般,光剑也是由此而命名。

    剑光一敛,光剑入鞘,来人看了一眼那团黑影,口中默默念叨“一、二、三,死!”

    “死”字一出口,那人的身上喷出六道血线,竟是在那一瞬间之间被刺了六剑,同时那人的内功来不及撤去,或许说是根本就不清楚自己是否中剑,所以在他中剑之际内功正在催动,这才出现全身血液在自身内功的作用下自伤口喷出,显得诡异而绚烂。

    黑影轰然倒地,满眼之中尽是不信。

    那人嘿嘿一笑,一脚将那黑影踢开,随后弯下腰竟是开始在盲陀云成龙的身上摸索,居然是在搜身。

    柔姑娘考虑到自己是身为女儿家不方便搜身,这人可是毫不客气的,全身上下都搜了个遍,就连对方的内裤都没有放过,最终却是找到一块令牌和一本秘籍。

    令牌古朴典雅,似是青铜所致,入手沉重,其上刻画着六种图案,分别是一把刀、一把剑、一把伞、一块玉佩还有一物却是怪模怪样的看不出什么东西,最后一个东西最是特殊看起来似是一只蝴蝶,但是蝴蝶翅膀上却是向外的剑刃,显得奇怪至极,而在令牌的正中央是一个大大的“天”字。

    “这是什么令牌?管他呢,先留着。”那人嘀咕着将令牌装在怀中,随后将那本秘籍拿起来秘籍上几个字:不废剑谱。

    《不废剑谱》难道就是盲陀云成龙所施展的剑法不成,这可是好东西,拿回去参考参考,当下欢欢喜喜的揣在怀中。

    随后那人又开始对那黑影搜身,却也是搜出一个令牌,令牌的制式和盲陀云成龙身上的相同,唯一不同的却是上面刻画着一个大大的“影”字。

    除了那块令牌之外那人再也没有发现什么,心中不免失望。

    柔姑娘挖好的坑还在,那人一脚一个将两具尸体踢入到了坑中,随后一道剑气将地面斩裂,顿时大地塌方,将那坑填平。

    那人走了,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在之后的很长时间内都在无变化,四周也逐渐的想起了虫鸣声。

    缓缓的黑影处又是一阵的晃动,居然又有一团黑影从暗处走出,这人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这才放下心来,一震大地,又将两具尸体挖出。

    “我总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天盲都会出事,这件事必须马上通知断魂山。”那人嘀咕一句,带上两具尸体融入到了黑影之中消失不见。

    柔姑娘出了丰寰城身似一团五彩烟霞在飘动,眼前是一片树林,这团五彩烟霞飘荡其中消失不见。

    随后两个人影出现,两人商议一下也钻进密林之内,只是再也没有发现柔姑娘的影子,两人无奈之下只得撤身,就在两人身后不远处的一个树杈上,五彩烟霞缭绕,现出柔姑娘的影子来。

    “跟踪我,还嫩点。”柔姑娘轻声一笑,身化五彩烟霞而去。

    “于堂主,目标跟丢了!”两人向着一人禀告,那被称作堂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于浩光。

    原来柔姑娘走后丰小依就偷偷的传讯剑意通知了于浩光让人跟着柔姑娘,并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结果却被柔姑娘窥破,一出城就被甩掉。

    柔姑娘虽然对自己的身世感到怀疑,但是心情却是极好,尤其是听到了萧懿影的歌声,觉得自己的嗓子与她真的有着一拼,当下也是一展歌喉,悠扬的歌声飘荡,似是黄莺鸣啼、翠玉落碗,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昨夜江湖是非深似海,置身风尘的舞台,五湖四海的义气澎湃,用胆魄创造出未来。刀光剑影,展现着气概赴汤蹈火,未曾放在柔的心内。伤心仇恨情爱吞腹内,万般情绪谁了解?情啊,你若有感慨,等着柔前来,相识不是一种无奈,是一种期待。情啊,你若有思想陪着柔同行,从今后迈开脚步,你我携手同在!”

    天道山此时正是一场天翻地覆,一个人一根铁杖横扫八方六合,正是地残任夜晓大战元浪。

    地残任夜晓铁杖挥舞间强悍的劲气横扫,杖落山石蹦,杖扫大地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