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只身来到天道山上,此时天道山上一场世纪大战正在上演,正是元浪大战地残任夜晓。(书=-屋*0小-}说-+网)

    地残任夜晓看起来阴阳怪气,柔姑娘虽说是见多识广,却也是不知这人怎会如此模样,表面看似是老太婆,仔细看时却又似男子,就像是萧云,堂堂大男儿,动作却是偏女性,难道他也是修炼特殊武功所致不成?

    地残任夜晓铁杖挥舞间强悍的劲气横扫,杖落山石蹦,杖扫大地颤。

    此时元浪手中的却是一把刀,刀势即为强霸,正是霸刀刀势,霸刀的霸气十足,面对地残任夜晓的铁杖居然是丝毫不惧。

    元浪身形一退,一旁的春不败举着阔剑上前。

    春不败手中巨剑崩岳,大开大合,剑气横扫,其气势居然似乎不弱地残任夜晓的铁杖。

    春不败越战越勇,越战越是兴奋,他很久没有打过这么尽兴的阵仗了,大战他参与过不少,无论是面对血仙蝶、萧懿影还是柔姑娘都感到憋屈的难受,浑身的力量都施展不出,就是憋也要憋出内伤,如今遇到以力为战的对手,当然兴奋无比。

    春不败连城剑势起,剑气如墙一般压来,地残任夜晓铁杖如山砸下,两股劲气硬碰之下,各自败退三步。

    春不败强招出手泰山崩、一剑荡山河、曜天袭···招招强悍,招招惊天动地,而地残任夜晓也是毫不示弱,天地一体、天荡破、万涛无尽、浪卷千秋也接连出手。

    强招对撞之下春不败却是不敌地残任夜晓,就连身上的不败罡气都被轰破,身受不轻的内伤。

    春不败落败,展玉辉和梅疏影双战地残任夜晓,两人联手居然也是不敌任夜晓,在之后就是姬红霞和云梦生。

    两人联手而至,尚未出手就让地残任夜晓浑身一颤,眼中露出了骇人的光芒。

    元浪在后看的清楚,却是一愣,心想难道这两人的武功大进不成?

    随后三人动手,却是发现三人之间的“激战”并非十分的剧烈,姬红霞和云梦生的联手攻击也并不是十分的猛烈,倒是地残任夜晓显得左支右绌,体力不支。

    “原来如此,竟是到了此时精力耗尽了。”元浪向一边的百花圣女花弄鱼使了个眼色,花弄鱼寻了一个上风头偷偷释放灭魂烟。

    柔姑娘看着这场轮番大战,不由得好笑,看来天道盟的底蕴还真是厚实啊,怎么这么多的意境高手,若是这些人齐出怕是横扫武林也是绰绰有余了。

    柔姑娘有这样的判断自然是不会假的,天道盟不仅仅是这份战力,别忘了他们身后的原天道盟的盟主元松竹和盟主夫人白小蝶还没有出手,还有一位神秘莫测的千幻琉璃。

    地残任夜晓感到内息受阻,一运转内力探查之下赫然发现是中了毒了,与此同时他也见到了柔姑娘,特别是她身上幽冥之力更是被清楚的感知。

    又来一个六道传人,不妙!

    地残任夜晓顿感危机重重,这次自己太大意了,竟是想着以一己之力剿灭武林正道第一大联盟,真是可笑至极。

    地残任夜晓极招发动,顿时迫开对手,人却是落荒而去。

    柔姑娘看着地残任夜晓的逃出方向皱了皱眉,心中暗道:“这人的武力和盲陀云成龙有些相比肩,难道两人之间有着什么关系不成?”

    “散了,散了!”元浪大袖一挥,顿时所有的人都各自散去。

    元浪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柔姑娘,转身离去,柔姑娘随后跟上。

    掌门密室之内元松竹端坐,身旁坐着的是一身雪白衣衫的白小蝶,而元浪却是站在一边。

    “柔儿你来了。”元松竹的眼中露出了温柔的神色。

    “爹爹,女儿来看你了,不知爹爹的伤势如何了?”柔姑娘关心的问道。

    “已经恢复了八成了,柔儿怎么会到天道山来?”元松竹慈爱的问道。

    “我是想问一下关于禁宫秘钥的事情。”柔姑娘从桌案上拿起一个大苹果擦了擦,咬了一口,“真甜。”

    “禁宫秘钥已经拿到一枚,剩下的一枚应该在萧懿影的手上,你找到萧懿影没有?”一边的白小蝶道。

    “拿到一枚?”柔姑娘将苹果咽下,问道。

    柔姑娘心中确是不解,自己从萧懿影手上拿到一枚禁宫秘钥,但是这件事就只有她们两个人知晓,而且她们也说的清楚,她们拿到的那一枚并不是萧懿影手中的,那么那一枚就是丰小依手中的那枚。

    丰小依手中的那枚会被他们得到?

    柔姑娘不得不怀疑这个问题,在她的记忆之中丰小依从来不出梅剑山庄的,甚至很少出门整日的躲在后堂之内练剑。

    丰小依是一个剑痴,剑术高强,更是躲在后堂之中,想要从她身上得到那枚禁宫秘钥而不惊动自己,这实在是难以登天。

    “那就恭喜爹爹、恭喜小娘了,不知道那秘钥长什么样子,柔儿想见识见识。”

    白小蝶微微一笑,“要想看也不急,现在在禁宫秘钥虽然到手,但还没有送到我们手中,人还在冰宫之内,但是已经成功的从血仙蝶身上得到了。”

    “是从血仙蝶的手中得来的,怎么可能?怎么会在她身上?”柔姑娘说完就后悔了,因为她发现自己失言了。

    “怎么不可能呢?又怎么不会在她身上?别忘了血仙蝶是什么人,她是冰宫的传人,是冰宫宫主,当初萧百荣最有可能的就是将两枚禁宫秘钥给了那两个贱人,南宫倩那贱人手中的禁宫秘钥自然就会传到血仙蝶手中,这没什么奇怪的?”白小蝶解释道。

    柔姑娘借势下梯,她知道白小蝶是误会了,但是心中却是欢喜她的这个误会。

    “当初萧百荣把两枚禁宫秘钥给了谁?一个是南宫倩,另一个呢?”柔姑娘问道。

    “还用问?当然是南宫玉了,萧百荣和南宫玉这两个人狼狈为奸,竟不顾身份做出下作的勾当,真是恬不知耻,听说他们生下一个孩子,这孩子就是萧懿影。”

    “萧懿影是萧百荣和南宫玉的女儿?”柔姑娘心中真的是惊讶无比。

    “影姐姐的身份若是真的,那么自己呢?自己是姓元还是姓萧?”柔姑娘心中竟是不知自己到底为谁了。

    身世之谜,二十年的恩恩怨怨,到底隐藏着什么,柔姑娘能否解开谜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