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骤然听闻萧懿影居然是萧百荣和南宫玉的女儿,心中震惊无比,同时也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身份。(书^屋*小}说+网)

    “他们只有那一个女儿吗?”柔姑娘面带着惯有的笑容问道,让人摸不出是何真实想法。

    “这···”白小蝶也是犹豫了,因为她也不清楚。

    “好了,柔儿,今日你来此到底是何事,总不会是在关心萧百荣和南宫玉女儿的事情吧?”元松竹爱怜的道。

    “前不久在梅剑山庄遇到一个强敌,那人武功之高世所罕见,就是爹爹···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他反手运剑,剑势又奇诡无比,剑道猛烈,更是身怀绝技能够施展一种咒术,让女儿感觉浑身有力难以施展,而这人的目的就是抓捕六道传人。”

    “那个人是不是刚才出现在天道山上的那个人?”元浪问道。

    “不是,那人是一个驼子,而且盲眼,不过已经死了。”柔姑娘道。

    “死了?怎么会?是谁杀死的他?”元松竹脸色一变。

    “是···”柔姑娘可是不好意思开口,那家伙是被一个屁给熏死的,就是说出来怕也是没人相信。

    “是一个很久没洗澡的人身上的特殊气味给熏倒了。”柔姑娘只能这样回答。

    “我知道那人是谁了,怕是传说中的那个人,还好他死了,否则不堪设想。”元松竹脸上露出了郑重之色。

    “那只是一个传说中的存在,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这么说来今日上山大闹的人我也知道是谁了,以后你们遇到他们最好就是远远的躲开的好,不要招惹他们,知道吗?”元松竹向元浪和柔姑娘叮嘱道。

    “柔儿知道了。”元柔点了点头。

    “对了,柔儿,萧懿影有消息了没有?”白小蝶问道。

    柔姑娘摇了摇头,“还没有消息,前不久的神兵争夺战中她并未出现,我没有找到她。”

    “或许她还在南疆,因为在前不久我在南疆遇到了她,只是可惜被她逃掉了···”白小蝶说着看向元松竹。

    “柔儿,你若是有空的话可不可以走一趟南疆?因为禁宫秘钥对为父十分重要,我希望我的女儿能够为我分忧。”元松竹向柔姑娘道。

    “女儿义不容辞,只是女儿想去祭奠一下母亲,父亲可以可以陪我一起去?”

    “让浪儿陪你去吧,为父此时不宜露面,更何况你娘的死让我一直愧疚于心,每每想起此事心中剧痛无比,所以每年我只去祭奠她一次,以免伤心难抑,思念一个人藏在心中就好。”

    “那还是我自己去吧。”

    柔姑娘想着心事,“自己的母亲是谁,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二十年前的事情就没有人知道真相吗?”

    柔姑娘出了掌门密室想着心事一直的向外走,走了一段莫名的心中一颤,似是青蛙被毒蛇盯上的感觉,浑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柔姑娘抬头看时却是见到一团紫雾飘过,那种冰冷的杀意正是从那紫雾之中传出。

    “嗯?”柔姑娘正要上前,不料身后咳嗽两声,就此止住脚步。

    “打算什么时候去南疆?”元浪走到柔姑娘身后问道。

    “和你有什么关系?”柔姑娘连头都没回。

    “当然有关系,你若是去南疆的话,这边的生意我替你打理····”

    “不必了,你那么忙,还是忙自己的事情去吧,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柔姑娘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哪怕一眼的元浪,说完竟是径直而去。

    看着柔姑娘远去的背影,元浪紧紧的握了握手,暗道:“小柔,你若不是我的亲妹妹,我就让你尝尝阴阳逆乱合欢印的滋味。”

    就在此时远远一道紫影飘身前来,竟是叶可卿,此时叶可卿浑身颤抖,脸上现出痛苦之色,“公子,公子救救我,我难受···”

    “我教你的武功你学会了没有?”元浪冷冷的道。

    “还没有···”

    “没有?在你没有成功的修成阴阳逆乱天元道的武学之前,销·魂丹不能替供给你,因为你没有一丁点的利用价值,不值得浪费这么珍贵的圣药。”元浪说着一脚将叶可卿踢开,就像是踢开一条癞皮狗。

    “我学,我学,我会很快的修习成功的,公子先给我几颗解药吧,我快不行了。”叶可卿浑身颤抖不止。

    “拿去,尽快的修习成功,否则我再也不会提供给你那怕一颗解药。”元浪说完扔给叶可卿四粒销·魂丹。

    看着叶可卿不顾形象的吞服销·魂丹,元浪不由的心中冷笑,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修习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男女双修更是事半功倍,回去洗好澡,等着我。”

    叶可卿咬了咬唇,点了点头,飘身而去。

    “有必要这样吗?”花弄鱼此时出现在元浪的身边。

    “太有必要了,我给她的并非是真正的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而是阴阳逆乱合欢印,修习这门功法就等于自己把这阴阳逆乱合欢印打在自己的脑海中,她居然有着自然对外来的阴阳逆乱合欢印的抗拒之力,我让她自己行印上去,她想要解除终生不能。”

    “销·魂丹不是已经可以完美的控制住她了吗?为何还要多此一举?”花弄鱼不解的道。

    “销·魂丹能控制她的身,却不能束缚她的心,她的心一直没在我身上,但是阴阳逆乱合欢印却是可以控制她的心,只有控制了她的心,我才能够真正得到她的秘密,真正的掌握她,包括她的武学。”

    “她真的值得你下这么大的功夫?”花弄鱼脸上露出了嫉妒之色。

    “难道不值得吗?男人对于女人有一种征服般的快感,当初的琉璃让我有这种快感,而现在的叶可卿同样让我有这种征服欲·望,没有哪个女人能够逃得过我的手掌心,琉璃不能,叶可卿不能,下一个血仙蝶也不能。”

    “好吧,你们男人的心思我不懂,你找我有什么事?我身上的阴阳逆乱合欢印还没有到发作时间,你总不会是想···”花弄鱼红着脸低下了头。

    “我现在一心在叶可卿身上,你可以服用封印丹药暂时控制合欢印发作,我找你来是想让你去一趟南疆,带上春不败和宁非子,抢回禁宫秘钥。”

    元浪让花弄鱼带上春不败和宁非子去将禁宫秘钥,花弄鱼会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