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浪让花弄鱼带上春不败和宁非子抢回禁宫秘钥。(书屋 shu05.com)

    “上次我和圣姑出手都没有成功,单凭我和春不败和宁非子的话····”

    圣姑自然是指白小蝶,上届圣女的候选人之一。

    “这次不一样,因为你们在暗,由我妹妹在明,更是你是百花宫的圣女,更能调动百花势力,难道你想从此失去圣女地位不成?真假圣女同现百花谷,想想就很有趣,不是吗?先一步占据百花谷,将其掌握在手中,禁宫秘钥还不唾手而得?”

    “如果柔姑娘得到禁宫秘钥,我们还要不要从她手上夺取?”花弄鱼问道。

    “那倒不必了,毕竟想从她手中夺东西太过困难了,但是我希望那秘钥掌握在你们的手上,而不是她的手上,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这就去,我想现在那婉媚幽兰现在一定更加婉媚的等着公子,花弄鱼就不打扰了。”

    元浪点了点头,同时脑海中想着叶可卿服用了销·魂丹药力发作之后,现在沐浴之后静待自己的模样,忍不住整个人热血沸腾起来。

    “盟主,你找我们?”星月刀门的梅疏影和展玉辉联袂而至。

    “我交给你们一个任务,我会给你们一笔钱,你们建立一方势力,然后加入自由联盟。”

    “一切谨从盟主安排。”梅疏影和展玉辉拱手答应。

    萧云刚从北地回到梅剑山庄就受了重伤,但是他回来的消息还是走露了,陈天成亲自派人来请,萧云无奈之下只得答应下来,并且休养了几天之后由丰小依到了丰荫城。

    轻车熟路,当初神兵任务开启前萧云倒是丰荫城的常客,但是神兵任务之后梅剑山庄就被人踢出了联盟,如今再入联盟,倒也没有物是人非的感觉。

    萧云再入联盟很快就占据了一席,现在联盟中的主要成员是身为盟主的陈天成,智囊的杨人九,其次就是陆金岚、龙玉阳、孙剑书、梦琉璃和段惊羽,如今又加上萧云,除此之外萧懿航也赫然在列。

    萧懿航所代表的替天行道虽然不是大帮会势力,但是作为新崛起的势力更是联盟所要拉拢的对象,所以萧懿影也是在列。

    萧懿航看着萧云似是不认识一般,萧云却也是假装不认识他一样,两人之间偶尔目光接触随即离开。

    萧云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相当初天道山上的时候自己和花清影处处受气,也多亏了萧懿航的照顾,否则两人能否熬过那段艰苦的岁月还很难说。

    萧云记着这个恩情,记得牢牢的,但是后来自己出山岳蓝城受伤带着白菲逃走再遇萧懿航的时候,他却是莫名的对自己动了杀意,这就使得两人之间的友谊荡然无存,之后就是梦倪裳的事情。

    梦倪裳已经成为了萧云的逆鳞,自从他察觉到她与萧懿航有着密切的来往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在发生着变化,至少两人夫妻间的功课就再也没有做过,萧云觉得心不在了,人也就没有了感觉。

    萧云从此对萧懿航深恨在心,夺妻之恨、杀父之仇,这种仇恨绝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化解的,而为了营救孙焰红和夏玉琪,萧云又闯替天行道总坛,更有一次却是对替天行道的总坛大杀特杀,几乎将总坛内的人斩杀殆尽。

    可以说两人之间的仇恨是化不开的,唯有不死不休。

    但是就是这样的两个人见面却如陌生人一般,这也着实让人奇怪。

    此次是萧云加入自由联盟的第一次联盟会议,会议的内容也就是通告全联盟梅剑山庄的入盟,同时也向外公布将联盟划分为几大范围。

    随后都是一些例行公事,萧云象征性的演说了一痛,当然发言稿都是陈天成派人事先拟好的,萧云只是照着念就好。

    联盟规定每十天一次的例行联盟会议,其余每当有大事发生的时候都要进行联盟会议。

    总算完成了入盟的仪式,联盟给了萧云一块令牌,有这块令牌就代表着身份,也代表着联盟的承认。

    丰小依伤势虽重,但是这些天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萧云也是奇怪她怎么恢复的这么快,丰小依笑而不答。

    有丰小依陪着,萧云也是放心,否则以他的伤势他还真的不敢大模大样的来丰荫城。

    入盟完毕,陈天成设席款待萧云和丰小依,其余的陆金岚、杨人九、龙玉阳、孙剑书、梦琉璃和萧懿航作陪。

    席间梦琉璃向萧云举起酒杯道:“云,你这些天去哪里了,怎么不来看姐姐,姐姐担心死了?霓裳一直和我住在一起,也不知道你回来,否则我早让她回去了。”

    梦琉璃说话的时候目光闪烁,似是有着光彩流转,那是眉目传音,只有深深懂得对方的人才能懂得其中的声音,其中的蕴意。

    一声的问候,一声的关怀,诉说着两人无从表达的情意。

    “琉璃姐···”只一个名字,萧云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对梦琉璃的感情太特别,那神仙一般的姐姐,本来是两情相悦的人儿,如今相对却似是姐弟一般,两人的心中有着对方,却是碍眼与眼前的阻碍,只能把这份感情深深埋下。

    “听闻萧庄主刚回山庄即发生了一场大战,还身受轻伤,不知此事真假?”紫金玉女陆金岚笑着道。

    “你的笑很让人讨厌。”丰小依冷着脸,一句话就给顶了回去。

    陆金岚大怒,但却是无从发作,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杨人九出面打圆场,“都是联盟的人了,就是自家兄弟,以后我们要共同建立事业,能不能放下以为的恩怨,一杯酒解千仇不是?”

    萧云笑,他在不懂也知道“一杯酒解千愁”而不是“解千仇”,但是杨人九语出谐音,整合了此情此景。

    “一杯酒解千仇!”萧云举杯示意丰小依,丰小依举杯向陆金岚,随后一饮而尽,酒干,点滴未剩。

    “好酒量!”众人练练称赞,但是其中有真心称赞的还有随大流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陈天成已经有了些许醉意,“萧庄主,你我之间也算是自幼相识了,想起当初你我初相遇的时候真是让人感叹。”

    萧云笑了笑,没有说话,但也是想起那时的情景来,那时候的萧云还是个豆芽菜,他似乎只是花清影的小跟班而已。

    想起花清影来,萧云又不由得一阵心中酸涩···

    陈天成为何提起花清影,这次的筵席只是单纯的筵席吗?陈天成要打感情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