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想要谈论一下三亿两银子的利息问题,但是杨人九却是打着哈哈,丰小依只是玩味的笑了笑。

    “三亿两我们一个月后就会筹集完毕,不过为了解决眼下危局,我们山庄先拿出两千万两来暂时救急,这是我们山庄能做出的最大努力了,也是彰显我们的诚意。”

    “好,好,好···”众人都在叫好。

    “三亿两不是小数目,不知谁护送着从丰寰城带到丰荫城,这么大笔的钱财,筹集齐了就很困难,杨公子不是希望我们亲自送过来吧?”丰小依郑重的道。

    “三亿两?梅剑山庄有这么多钱?我不信,若是真有这三亿两,我替天行道愿意护送,不过要是梅剑山庄想从中搞什么鬼的话也是休想。”萧懿航不肖的道。

    “这件事简单,你们替天行道派人来提银子就是,路上由盟主或者副盟主已经众位长老同行,已做见证!”

    众人点头,只有萧懿航冷笑连连,因为他不相信梅剑山庄有这笔钱。

    “还有其他的事情吗?”丰小依问道。

    众人看向孙剑书,见他一直的眉头不展,听闻丰小依如此一问,这才叹了口气,倒了杯酒恭恭敬敬的端给丰小依。

    “舍妹前不久无故失踪,在失踪之前却是经过了一场大战,更是有人见过她与一个紫衣女子相斗,之后下落不明,在下本领低微,想请依副庄主、萧庄主能够相助,寻找舍妹下落,孙剑书没齿难忘?”

    “紫衣女子?可是看清了她施展的是什么武学?”丰小依顿时的郑重起来。

    “没有,见到的人也不敢过分靠近,毕竟两人的战斗十分剧烈,只是远远的看到一团紫云飘荡,同时紫雾降临,笼罩大片面积。”

    “紫云?紫雾?这不是叶姐姐···只是能身化云雾的武学···是裂空武学?”丰小依思索着。

    “这件事还需要调查一下才可以知晓,不过我答应你了,这件事我会用心的。”丰小依答应下来。

    “多谢依副庄主,只要能够找到并救回舍妹,就是我的这条命搭上也在所不惜。”孙剑书起身向着丰小依郑重的拜了三拜。

    酒席散,人归还,萧云和丰小依结伴回丰寰城。

    “我表现的怎么样?还满意吗?”丰小依得意的问道。

    “满意得很,只是我们也危险的很,这一路怕是不好走。”萧云皱眉道。

    “放心,有最美最强的丰小依在,什么牛鬼蛇神我都不在乎,这一次你是打算彻底的算计萧懿航了,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要将萧懿影和柔姑娘扫地出门?”

    “她们两个都是心机深沉之辈,本来我想挑拨离间让她们两人相残相杀,没想到她们却是姐妹,武林之大,这可真是无奇不有了,只是眼下她们两人联手想要再将她们扫地出门的话却是不易了。”

    丰小依叹了口气,“要不是紫水晶屋中我中毒难医,也不会让你答应她这个要求,让她一直的黏上我们。”

    “都过去了说那个干嘛?别说是让她黏上了,即使是用我这条命去换···”

    “真的吗?太开心了。”丰小依感到心中甜甜的,即使是快到三十岁,也挡不住她少女的心性。

    “呵呵···”萧云笑了笑,心中却是想:“值得自己舍得性命去换取别人活得机会的人有几人?小影当然是,小依姐也是,琉璃姐、白菲···只是他们之中有谁肯为我以命换命?”

    “三亿两,这么大的数目你打算怎么弄?”丰小依终于露出了了为难之色。

    “借,从聚宝山庄借,这个武林巨富到底是谁在掌舵?我想趁机把他挖出来,同时真心想要这三亿两。”萧云淡淡的道。

    “怎么要这三亿两,毕竟借的是要还的,不能变成自己的?”丰小依不解的问道。

    “一举数得,这个买卖值。”

    “你可要想好,两千万两几乎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你要是弄不到这三亿两的话将会死的很难看。”丰小依看了一眼萧云,郑重的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出了丰荫城的范围,正是丰荫城和丰寰城的交界之地,此处一座大山,名曰寰荫山,穿过寰荫山脉就是丰寰城的地域范围了。

    “要小心了!”萧云的叮嘱着丰小依。

    “自由联盟一心拉拢我们,还会派人暗算我们不成,是不是你太多心了?”丰小依道。

    “自由联盟一心拉拢我们不假,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天道盟?天道盟自然不会让我们加入自由联盟里面,所以他们一定会大举破坏,而且自由联盟里面已经被天道盟的人渗透了。”

    “何以见得?”丰小依不借得道。

    “这点你远远比不上小冉了,他却是早已看的清清楚楚。小依姐,你还记得紫云之死?巧不巧的她这个时候被人围杀,你想谁会杀她?”

    “天道盟的人!”丰小依很笃定的回答。

    “没错,就是天道盟的人做的,但是表面上看却是自由联盟动的手,更是那位盟主夫人亲自动手而为,这就让人感到奇怪了,同时我也感觉到了陈天成的痛苦,他也已经了解真相了,但是我相信陆雪云只是一枚棋子,并非主谋,陈天成也相信,所以一直没动她。”

    “但凭这点那你认为天道盟会对我们动手?太武断了吧?”丰小依不以为然。

    “你知道萧懿航他是不是萧百荣的儿子且不论,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其实并未脱离天道盟,而是天道盟派出来的奸细,同时那柔姑娘也很奇怪,阴风谷之中我就发现她和元浪的关系不一般,现在回想起来我却是理清了头绪。”

    “哦?说说看呗,愿听高论,听你说话我怎么感觉这么开心呢?”

    “你曾说过男人有两种,其实女人也有两种···”萧云犹豫了一下道。

    “男人有两种?我说过?女人也有两种?”丰小依回忆着自己什么时候说过“男人有两种”这样的话。

    这话丰小依当然说过,是在阴风谷的时候说过,只是那是调侃萧云的话,每当什么重要的,说过也就忘记了。

    男人有两种是哪两种?女人也有两种丰小依又是哪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