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有哪两种?”丰小依眨巴着眼睛问道。

    “咳咳···”萧云咳嗽了两声,小声道:“一种是表面冰清玉洁,冷若冰山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其实却是好色的女人···”

    “那肯定不是我,我是第二种!”丰小依挺着胸脯骄傲的道。

    “第二种····”萧云头上涌起了一道黑线,“表面都不正经,事实上····咳咳····那就更···”

    “找打啊你····”顿时萧云吃了丰小依一顿粉拳,同时丰小依也想起了她曾经说过两种男人的话。

    “男人有两种,一种是好色的男人,一种是极度好色的男人···”

    丰小依就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般的撒着娇,追着萧云打,萧云呵呵笑着躲闪,两人都不是真打,那样子真如一对情侣打情骂俏般的嬉闹。

    不远处一人隐在暗处,看着打闹的两人,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

    一道尖锐的哨声响起,随着这哨声一道绚烂的烟火升空,在空中炸开形成一朵美丽的云彩,居然停滞在空中许久不散。

    “果然有埋伏!”

    萧云和丰小依顿时一警,两人顿时警惕起来,并且很快四周杀出数十黑衣人来。

    这些人都是黑衣罩身,头戴黑色面罩,只露出两只眼睛,这还不是黑夜,若是夜晚这些人更像是午夜的幽灵,即使如此也让人有一种阴森的感觉,给人一种直觉这些人不是生人,倒像是地狱返回的恶鬼。

    “什么人,为何拦住我等去路?”丰小依左手提剑,微微摆好角度,已经将剑摆在了最恰当的位置,这个位置可以最快的出剑,更是爆发出最强的一击。

    同时萧云提剑的也是微微动了动,摆好了姿势,拔剑决的准备也已经做好。

    那些黑衣人更是不答,其中一人一挥手众人顿时围攻上来。

    丰小依骤然出剑,剑出鞘,一道剑气延地蜿蜒而出,澎湃的剑气沿着地表倾泻,激起一道人余高的黄沙,同时这一剑却是将对方的阵势划开。

    围攻过来的数十人立刻就被这一剑分开,萧云和丰小依两人一分向着两队人杀了过去。

    萧云剑出顿时洒下漫天的剑影,笼罩住了头前一人。

    萧云的身体受伤未愈,不适合施展强招,而且他也醉心于剑道,一剑在手,破万法,强招悍式大都是内劲的爆发,以各种秘法催发内力产生不同的效果,再结合招式破敌,而剑道就是单纯的以剑克敌。

    一剑破万法,这里指的“法”就是这种绝招悍式,任何强招之中都有弱点,只要窥中对方的弱点,一剑克敌。

    萧云的剑势迅疾猛烈,瞬间刺出一十六剑,将眼前一人全身上下尽数笼罩。

    萧云剑过,留下道道残影,这是真正的剑影,是剑的影子,而不是剑气、劲气光芒所成的光影。

    剑要留下剑气影子很容易,剑划过,剑气又在,就似是火焰,拿着火把在夜间晃动,你就会轻易见到火把的光影,但是剑影却是很难留下,那需要太快的剑速才能留下。

    春不败的连城剑势那是气劲剑影形成的剑墙,但是盲陀云成龙运剑的时候出现的实体剑影,两者不能相提并论。

    现在萧云运剑,出现的剑影尚不能化出实体,但是剑光璀璨,剑影闪烁,剑速也是极快。

    当头那人远远没有料到萧云的剑能这么快,他的手中居然是一手持刀一手握盾,只是尚不及提盾,萧云的剑已经刺到。

    那人用刀一格,却不料萧云手中的云梦柳宝剑一个转弯竟是穿过对方的刀势直接点在了对方的肩膀之上,第一剑就已见红。

    那人浑身一颤,但是却也是高手不假,那人刀势一翻向着萧云斩去,同时已将手中的盾抬起防御起了萧云的剑。

    那人一刀一盾,攻防有余,乃是做足了准备,不料萧云第二剑刺到,那人用盾一挡,不料萧云的剑尖在即将刺中盾的那一刻一个转弯,顺盾而下又刺在那人的另一头的肩膀上。

    防御无效!

    萧云瞬间刺出十六剑,在第十二剑的时候终于露出了致命破绽,被萧云一剑刺中,但是那人修习的内功十分特殊,身受致命伤却是不死,刀势一顿再起,看起来是要施展极招悍式,准备拼命了。

    萧云见状又补了几剑,终于在刺出十六剑的时候刺中那人的咽喉。

    眨眼间刺出十六剑,人还保持着前冲的姿势,就已经死在了空中。

    那人落地,身子又向前抢了数步这才站稳,此时居然还有意识,转过身来,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随即全身射出十数道血线,似是一个小型喷泉,人未发一声,尸体轰然倒地。

    震惊,太震惊了!

    萧云不理会那人,向前杀去,原来这十余人却是各个持盾,竟是以盾阵应付萧云。

    萧云的剑虽利、虽毒、虽狠,但是面对着大面积防御的盾牌却显得即为无力,先前那人被萧云瞬间斩杀乃是太过轻敌,面对着一个身受重伤未愈的人他失去了冷静,同时是也是狂妄自大到了极点,这才瞬间殒命。

    这群人训练有素,本来就是要对付两人的,做好了一整套的方案,又缝萧云受伤,这真是天作之合,这机会要是错过了老天都不愿意,正是这点先前那人丧命了,但是之后的人迅速的重视起萧云起来。

    盾阵就是对付萧云专门训练而成的,不仅仅是挡住萧云的剑,更是盾盾相连,一点受力,全盾承担化解。

    盾牌都是特制,每一块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的六面形,但是两两之间确是可以紧密相连,没有一丝的缝隙,数块盾牌相连组成盾阵严丝合缝,别说剑锋了就连一根针都插不进去。

    这盾牌还有一个特性就是疏导力量,强悍的掌力轰在盾牌之上,顿时加载在盾牌上的力量就被传导到了别处,这都让萧云无可奈何,同时盾阵开开合合间对方的攻势却总在意料不到之时攻入,一时间萧云处于下风。

    而丰小依那边也遇到了麻烦,二十余人竟是组成了缠丝阵势,阵势一成顿时周围如缠绕着根根蛛丝,这蛛丝当然不是实体,乃是气劲所化,剑斩上虽然可以斩断,但是根根蛛丝却是缠绕剑上,越缠越多,让她手中握剑感觉如陷泥沼,行动困难无比。

    两人都陷入到了困境之中,萧云和丰小依如何破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