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丰小依双双陷入到了险境,敌人是早有准备的伏击两人。(书=-屋*0小-}说-+网)

    丰小依的子剑都被对方控制住了,也不知被人弄到了哪里去了。

    萧云看向丰小依,同时丰小依也似有感觉看向萧云。

    简单的一个眼神,牵动内心的回眸一瞥,两人心中却似是已做了无数的言语交流,这一刻两人突然间都有了异样动作。

    萧云沉声一喝,气走丹田,劲走八脉,祭动真元,身上淡蓝色的气劲澎湃,同时血色光芒暴涨,两股气劲渐渐合一。

    盾阵连接,铸成一体,组成完美防御系统,向着萧云推进。

    “冰魂血魄·剑收魂!”

    玄冰意境与血煞神功融为一体的倔强悍式骤然击出,这一击似是寒冬降临覆盖大地,又如地狱血海翻波笼罩世间。

    血色极寒,寒冰由血而成,顿时席卷天地苍穹,这一击让萧云不顾伤体,骤然催动发出,这一击的目标居然是···困住丰小依的缠丝阵势!

    萧云一剑之间释放出了冰魂血魄,顿时缠丝被血色极寒覆盖,化作了丝丝冰凌,再被萧云的剑气一搅顿时化作纷纷碎片,与此同时那布下缠丝阵的人也受到了极寒的影响,手脚麻木,动作不畅。

    就在这一刻,丰小依剑身一震,手中霸剑骤然脱困,千重影杀悍式出手。

    千条剑影似是夺命阎罗,每一条都是气劲凝聚而成,但是其中却有强弱之分,有的剑影是掩人耳目,有的剑影就是直接夺命。

    二十余人的阵势被萧云一招冰魂雪魄击破,失去了最大的掩护,而且受到寒气的影响,动作大大受阻,如今却和案板上的鱼肉有什么区别?

    千重影杀,夺命绝杀,一招出击,数条亡魂收。

    剑影穿过那些人的身体,顿时剑气带着一蓬血花飞溅,同时人的身体也被这剑气带的向后飞去,就似是整个人被轰飞了一般。

    人的确是被轰飞了,但却是胸前背后留下了一个透明的窟窿,那是剑气穿过后留下的伤口。

    丰小依一招出手,十数人殒命,同时另一侧的盾阵开始向这边移动。

    萧云强行施展大招,更是伤上加伤,眼下几乎失去了战斗力,被丰小依挡在身后,同时子剑旋飞出去,却被一人以盾挡住。

    那人显然是忽略了丰小依的剑势了,即使是一把子剑也不是轻易就能化解的,子剑上附带多重剑力,那一人手中的盾显然不能将这股劲力完全化解。

    那人身形一顿,却是步伐慢了些,这看似随意的一击却是让整个阵势出现了破绽,因为其中一人没有跟上其他人的脚步,已经与全队脱节。

    本来完美的盾阵,由于死去一人出现了缺陷,正是这个缺陷让萧云能够发动强招攻击到了盾阵之外的缠丝阵,如今丰小依随手子剑旋杀剑再次制造了破绽。

    丰小依一见有机可乘,顿时一剑劈出,一道浩瀚澎湃的剑气彻地而出,轰然将地面震开,同时大地隆动,似是地牛翻身,众人尽皆站不稳步伐。

    “万剑神域·阵开!”丰小依剑一举,顿时一股澎湃之力自她的剑中向外延展,覆盖住了大片的面积,顿时所覆盖的区域之内无穷的剑气四处射出,阵中之人如坠万剑汪洋。

    顷刻之间,四射的剑气穿透众人的身体,随后丰小依剑阵一收,剑归鞘,眼前尽是一动不动的人。

    人不动,但是人已死,丰小依的剑归鞘之后,已经转身离去,笑着看向萧云,而此时萧云已将她失去的子剑寻回。

    “他们对我们还真是下功夫,若不是先前我杀死一人。让他们的盾阵出现破绽,即使我有心也是无力帮你,倒是小依姐面对如此情况,将怎能应对?”

    “你看到我的剑阵了没有?”丰小依不肖的道。

    “可是你的剑被对方缚住,怎么开阵?”萧云不解的问道。

    “我以剑开阵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其实···呵呵····”丰小依神秘的一笑。

    “真没想到,你们居然杀死我精心培养的杀手!”就在此时一个声音突兀的传出却是不见人影。

    丰小依连忙一侧身挡住萧云,目光四处游动,却是见不到说话的人。

    “在那里!”萧云向着一个方向一指。

    丰小依顺着萧云的指向看去却见一团光亮正在缓缓的飘进,那样子奇怪至极就像是空中漂浮着一个发光的球体,只是球体之中似是一把刀形之物缓缓转动。

    “是精神意识!”丰小依顿时警觉起来。

    “这人的精神力很强,居然可以凭借着一股精神之力发出话语,犹如真人存在,这人绝非你我能敌,小依姐小心了。”萧云向丰小依提醒道。

    “不过仅仅是一道精神意识而已,并非本尊,也无需担心,正好斩杀他这股精神意识,让他的精神受损。”

    “我本打算与毒相助小依姐,看来是不行了,你切要小心。”萧云也是担忧道。

    丰小依点了点头,面对着那团光球。

    “你叫丰小依?”那团光球在丰小依眼前不远处飘荡,传出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是,你知道我?”丰小依的剑一直的握住剑柄,摆好了出剑的姿势。

    抽剑出鞘绝对是有着十分的讲究,无论剑的本身、剑的姿势已经控剑之人身体的姿势、拔剑力道都影响着出剑的速度,光看丰小依的这姿势就知道她是一个用剑高手。

    “我早就听说你了,梅花剑圣丰小依,本以为你是我的一位故人之后,只是你们的名字相似而已。”

    “故人之后?你是不是想说我的名字不叫丰小依,而叫丰小伊?”

    “哦?你知道那个名字?”来回晃荡的光团之中又发出声音。

    “是,我就是丰小伊,只是改了名字而已,你说的那故人是谁?”

    “我说的那个故人叫丰钰枫,既然你就是丰小伊,那我就知道你是丰钰枫的女儿,而你可以叫我一声伯父!”

    “伯父?你是···元松竹?”丰小依有些吃惊,甚至有些害怕,因为元松竹这个名字她太熟悉了。

    “什么人你都可以惹,唯有元松竹,遇到赶紧走,走得慢了,就会丢掉性命,切记切记!”这是当初她母亲郑重告诉她的事情。

    “哈哈,好侄女,没想到你还记得伯父的名字,不过你不唤我一声伯父,却喊我的名字,这不太礼貌啊。”

    丰小依到底听不听她母亲的话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