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没想到竟是遇到了元松竹,当初在剑湖帮的时候元松竹被金花夫人击退,本以为他受伤之躯难以短时间内治愈,没想到这么快他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伯父?哼,我爹的死与你有脱不开的关系,你还有脸让我喊你伯父?若不是我还记着当年你和我父亲是结拜的兄弟,我早一剑劈过去了。”

    “我的好侄女,你就这么恨你的伯父吗?你的父亲是死是活没人知晓,即使是死也与我没任何的关系。”

    “你敢说与你没有关系?当初就是我父亲追你去了,结果你抱着萧懿航回来了,我父亲却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这么多年,这里面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谁信?”

    “信不信能改变结局吗?你杀了我这么多的手下,侄女,你说这笔账怎么算?”

    “算?是他们想要围杀我,反被我杀,是他们学艺不精,死了也是活该。”丰小依说着眼光却是瞟向那光团的后面,与此同时萧云的眼光也向那处瞟去。

    萧云和丰小依的眼神很怪,就像是那光团的后面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两人的目光一样,与处同时那光团飘荡了一下,同时转了半个圈。

    就在这一刹那,丰小依的剑骤然出鞘,一道凛冽的寒光骤然劈出。

    与此同时,那光团一阵的晃动,竟是化作一个虚影,虚影手中一把虚幻的大刀,刀光一闪竟是直劈那道凛冽的寒光。

    寒光是七绝剑劈出所发,那是实实在在的剑划过释放出来的寒光,而刀光却是虚幻的刀劈出所发出的刀光,一刀一剑两道光芒,一真一实的刀剑相撞,竟是轰然一声爆响。

    剑是直劈,刀也是直劈,这刀是虚幻,却更比真实还要真实。

    真实的刀剑相撞,胜负立分!

    剑本不善劈,刀却是用来劈的,刀剑相撞之际,顿时轰然一爆,以两人为中心方圆数丈的范围都被掀翻,同时丰小依的身子也被震开。

    “小娃子,还太嫩,要是你娘没死或许值得我本尊出面一战,若是你爹还在我也不会如此托大,但是你的话太小儿科了···”

    “升龙流星击!”

    丰小依却是不答,身子腾起,以上势下,剑势如山岳般的压下,这一击似是龙腾九天化作流星直坠而下。

    剑光璀璨,似是午时骄阳,剑未至,炽热的剑气已让地面上的草木化灰,地面龟裂。

    “咔嚓,咔嚓”以元松竹的虚影为中心的地面像是瓷器一般的裂开,同时感到巨山一般的压力将自己笼罩。

    “侄女,你已经有你娘五成的功力了,若是你没有受伤的话,能发挥出你娘七成的功力算是极限,但是这对我来说还远远不够啊,吃我一早吧。”

    “龙刃吞海!”

    元松竹的虚影刀一挥,顿时一道龙形的刀茫向上撩杀,龙口张开,似是有着鲸吞大海之力,竟将丰小依的一剑硬生生的吞噬。

    “不妙!”

    萧云大吃一惊,元松竹的这一击是要将丰小依连人带剑吞噬,只要落入到对方的刀势之中,丰小依不死都难。

    丰小依身在空中,无处借力,而且那一记强悍的升龙流星击正是以上势下的强招,如何能躲闪的开对方的一记龙刃吞海?

    是升龙流星击一击轰破开龙刃吞海的强招,还是龙刃吞海将升龙流星击连人带剑一招吞噬?

    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即使丰小依的升龙流星击能够轰开对方的强招,也必定受伤,而对方不过是精神力量凝聚出来的一尊化身罢了,两相对比之下怎么算都是丰小依吃亏。

    “轰!”两记强招相撞,竟是引动山岳共鸣,万籁齐响,同时一声爆响,大地颤动,土石被劲气高高扬起,似是一场大爆炸。

    在这场爆炸之中丰小依身形下坠,犹如慧星坠地,轰然爆响之中,她手中的剑狠狠的斩下,将龙刃吞海的气劲一轰而散。

    与此同时那虚幻的人影被震飞出去,虚幻的大刀也被一轰而散,而落地的丰小依却是嘴角溢出鲜血,显然这一击碰撞之下她虽然获胜,但是本来就伤体未愈的伤势更加的严重。

    “哈哈哈···”一阵狂笑传来,“侄女啊,你的剑术让伯父佩服,但是你的智谋却不让伯父佩服。”

    刹那间,丰小依感觉身上奇异诡力窜动,身体似受万钧大山之力压迫,行动不得,同时犹如万刀加身,似欲割裂身体,丰小依低头一看,却见脚下竟是一个六芒图案闪烁不定。

    “六星光牢·锁龙刀魂!”

    这是一个困针,亦是杀阵,六星光牢·锁龙刀魂所在的六芒图案一阵闪烁,六星之中似是无尽的刀光跃出,犹如刀光锁链将丰小依牢牢缠住。

    丰小依身形不能行动,但却是无碍真气运行,她一声娇喝,气走全身,无穷的玄力从体内爆发,这是要硬生生的要以内力轰开六星光牢·锁龙刀魂的封锁。

    “侄女,这是你最后一眼看这大千世界了,你有几个呼吸方可冲开锁阵,但是伯父却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那虚影说话间已经有了动作,那把本已破碎的大刀,再次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刀光凛凛,似是真的刀茫再闪,一刀向着丰小依力劈而下,这一招很普通也很平常:力劈华山。

    真的没有机会,因为还有五个呼吸的时间丰小依才可能震破六星光牢·锁龙刀魂的封锁,但是这五个呼吸的时间足够丰小依死上三次。

    “冰甲!”萧云只身上前,挡在丰小依的眼前,他的身上淡蓝色的光芒大盛,这是他强提内力,催发功元,在身上覆盖起一层淡蓝的的冰之铠甲。

    “冰甲也难挡我一刀之威,一并死来!”那虚影一声高喝,刀势不减,直劈下来。

    是啊,即使一身的冰甲,也难挡这一刀之威,这一点萧云清楚,丰小依明白,那虚影更是透彻。

    “我还是真的是可以甘心为你死。”萧云身披冰甲,以身挡刀,心中却是无悔。

    一心在救人,血肉之躯挡刀茫,纵使留恋人世千般好,纵使心中所愿未能全,为了心中所挂念之人,即使肝胆赴死不复还。

    一刀劈下,萧云和丰小依的结局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