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身披冰甲,以身挡刀,心中却是无悔。

    丰小依心中大急,这一刀她宁愿自身承载,也不愿萧云有半丝损伤,但是她却是冲不开这六星光牢的困锁。

    丰小依高声一喝,再强行提运真元,丝毫不顾受伤的身体,也要提前冲破阵势的封锁,救助萧云。

    近了,近了,近了,更近了····丰小依距离冲破六星光牢的困体时间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

    近了,近了,近了,更近了····那刀光距离萧云的距离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

    是丰小依率先冲破六星光牢的封锁还是刀光率先斩碎萧云的身子,即使是丰小依及时的冲破六星光牢的封困,那么她还来得及救下萧云吗?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一切都来不及了,丰小依即使此刻元功爆体冲破封困也再也难以有力救下萧云。

    即使是死也要死在一起,能和愿意为自己赴死的男人一并就死,此生再无遗恨!

    就在此时,危难至极,一道澎湃的剑气悍然入局,这道剑气不知从何而来,似是从天而降,似是从虚空划出骤然释放。

    这是一种怎样的剑气,这又是一种怎样的剑意?

    萧云从未见过如此的剑意,一剑寒天,一剑飘雪,一剑荡平川岭,一剑破开山河,剑未出,剑气已至,剑意已经锁定战局。

    剑出一招,剑意之中似是蕴含千般思绪,万般喜悦,剑意轻快,却是携带改天换地之威,这是剑道巅峰之人才能发出如此的一道剑气。

    澎湃的剑气悍然入局,一击就将元松竹的虚影击散,一股散落的精神之力四处飘荡,就要凝聚,就在此时丰小依终于冲破六星光牢的封锁,她的剑上亮起亮白色的光芒,一剑落下,将四散的精神之力荡除一尽。

    天道山,掌门密室之内。

    元松竹端坐,闭目凝思,就在此时豁然间睁开眼睛,面目变得狰狞,脸上也浮现出了道道黑线,随后嘴角溢出鲜红,同时他身上的劲气爆发,竟是冲的整个掌门密室一阵的颤抖。

    “是谁,是谁,一剑击碎我的精神意志烙印?”元松竹喃喃自语。

    “父亲,你怎么了?”元浪感受到了掌门密室的震动,闯了进来。

    “我的精神意识烙印被人一击而散,是什么人能有如此的能力?”元松竹反问道。

    “与父亲境界相差不大的唯有剑圣丰钰枫,难道他真的没死?”元浪大吃一惊。

    “剑湖帮将倾至极,我曾前去试探,就是想要将他逼出来,但是却是失败了,之后我派柔儿前去梅剑山庄卧底也是为了查出剑圣是否还在的真相,事实告诉我,丰钰枫怕是真的不在了。”

    元浪一时沉默。

    “即使丰钰枫在的话他的剑意我很熟悉,他的剑绝对不是这般的强势更不是这般的轻灵,若是我亲眼所见那夏柳儿难产至死,我很怀疑,这一剑乃是她所发,剑中蕴含着男儿的凌云壮志豪气,又有着女儿家的温柔多情,也只有剑道道主玉剑天骄夏柳儿的剑能够做到。”

    “那是怎样的一剑?”元浪忍不住的要问。

    “剑中有意,剑中含情,剑既是人,人已是剑,剑中融有人的感情,剑出又有剑的杀意,剑既是人,人也是剑,人的豪情似剑一般耿直如君子,剑的锋芒之中却藏着剑者的柔情,这就是剑道道主玉剑天骄夏柳儿的剑,尤其是她手中的那把天痕剑。”

    “看来父亲对这玉剑天骄夏柳儿推崇之至,言语之中不乏爱慕之情,父亲为何却是让她成为了丰钰枫的女人?”

    “此女不仅是为父挚爱,而是每一个男人心中的女神,是每一个男人追求的对象,反而遭到了她的白眼,却是在丰钰枫眼中视如恶毒猛兽,避之有所不及,也正是如此被夏柳儿看中,竟是女倒追男,最终成就了他们的美事。”

    “还是丰叔父有本事,以退为守,终是抱得美人归,好心机。”元浪不由赞叹道。

    “非是丰钰枫有此心机,而是他钟爱我的师妹白小蝶而已,只可惜了一代天骄夏柳儿最终却是难产而死,让人叹惜!”

    “父亲说道现在就是说夏柳儿已死,但是还有谁能发出如此犀利的一剑?”元浪终于说到了重点之上。

    “前几天出现在天道山上的那名剑者可还记得?这个武林之中也唯有那个神秘莫测的断魂山才有此能耐,看来断魂山会是我们的大敌。”

    “那叫地残任夜晓的不男不女之人,剑术果真高强,而他自称是天地日月之地残,会不会还有天、日、月三人,更有一个他们口中的神尊?”

    “怕的就是这个,天地日月就像是当初的六道道主,我想对我出手的一定是他们,不过想要对付断魂山不是易事,或许只有联合整个武林才能大成。”元松竹眉头紧皱。

    “要想联合整个武林除去断魂山不是易事,现在断魂山针对但是我们,自由联盟的人一定会袖手旁观,这还是最好的,他们甚至还会落井下石。”

    “这个就靠你想办法了,适当的挑拨,再加以利诱,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功成,当初十件神兵就闹得武林动乱不安,可是十件神兵真的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了吗?十件神兵不过是引发武林动荡的一个引子而已,难道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更能引动全天下武林的动荡事情了吗?”元松竹眯了眯眼睛,语气变得阴冷。

    “萧百荣的宝藏!”元浪也是冷冷一笑。

    “你去安排吧,不过面对断魂山一定是危险至极,我不能让你出事,所以当务之急,就是提高你的武功,阴阳道武学有着让你的武功突飞猛进的能力,你可要善加利用了,那个叶可卿还没有搞定吗?”

    “快了,很快了,我以销·魂丹腐蚀她的意志,再以甘霖之术唤起她的男女之念,在频繁的让他交换伴侣,如此一来让她自己觉得自己是一个YIN荡下贱得女人,如此再让她修炼阴阳逆乱天元道的武学,从此身中阴阳合欢印,她的身,她的心都是我的,她的一身修为也为我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