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浪父子相谈,谈到了婉媚幽兰叶可卿的身上。

    “嗯,很好,很好,不过她是你的女人,你愿意和别人共享她的身体不成?”

    “父亲放心,我的女人当然只能由我一人享用,这不得不辛苦我不停的变换身份了。”

    婉媚幽兰叶可卿,一代昆仑掌门,自从神兵任务结束的时候就落入到了月清明的手中,看似只是偶遇,却是不知早已踏入到了别人一早准备好的陷阱当中,越陷越深,直至难以自拔!

    天道城不远处一片紫云飘荡,一群武林人抬头看天,这群人正是天道盟的成员。

    紫云飘过人群,顿时惊呼声一片,随后世界彻底的安静下来,随后紫云飘荡而去,所有的人都站立不动,也没有任何人发出声音,只是偶尔有滴滴答答的声音,似是雨滴落地,只是落地的非是雨滴,而是一滴滴的鲜血。

    微风吹过,这些站立的不同的人就像是倒伏了的麦子一样扑到,只是这些人再也没有机会站起来,因为他们全死了。

    这一段时间以来总有人莫名其妙的被杀,很快就引起了元浪的注意,元浪派宁非子以及昆仑的刀狂聂风和剑痴田竹盈带人诊察此事。

    丰小依和萧云杀退了围攻之敌,两人已经回到了丰寰城梅剑山庄,而此时梅剑山庄之中正在上演着一场温馨的画面同时酝酿着一场风波。

    丰小冉赖在了南宫心怡的闺房之中,此时南宫心怡受伤还不能下床,她静静的躺在床上,掩着口鼻,因为丰小冉身上的那股气味让她简直欲呕,再加上那时不时的“噗噗”之声,更在空气之中弥漫着臭鼬所释放出来的独特的“芬芳”气味。

    “心怡姑娘,你也听到了啊,那天在后山你的师妹也是答应我的啊,只要我出手救你,你就是我的人啊,心怡姑娘怎么还这么害羞,我们都是要做夫妻的人了,没什么害羞的,以后为夫教你怎么做一个女人,保管让你爱上我,而且欲罢不能·····”

    南宫心怡很想找机会反驳,甚至翻脸将他骂出去,但是她却是张不开口,因为一开口就会被那股恶臭呛到,她只能忍着,只恨不得将眼前这人扒皮噬骨。

    丰小冉这边对南宫心怡死缠烂打,伺候着她的丫头早去通知萧懿影了,此时萧懿影也是忙得不亦乐乎,这边是受伤颇重的师姐,那边却是受伤更重性命濒危的春秋四使女。

    萧懿影稳住了南宫心怡的伤势,让两个丫头照看着,连忙又给春秋四使女救治,累得浑身是汗,终于让四使女脱离了危机,如今四使女已经醒来,但是浑身骨头、经脉也不知断了多少,想要恢复正常非是几日之功。

    此时萧懿影正在给四使女换药,这让春秋四使女感激的热泪纵横,“圣女,我们····”

    “不要说话,你们是我的丫头,是我的姐妹,我不能让你们有事,知道吗?少说话,多养伤,哎呀哎呀呀,你看看,你们说话让我分心了,扎错穴位了···疼不疼啊,哈,你肯定不疼的,只是麻了而已,是不是感觉到你的手都没知觉了,哎呀,我扎错穴道了啊···”

    “小姐,春草不该唤你圣女的,你就原谅她这一次吧,哎呀,哎呀,哎呀,小姐,别,别,别···我说不小心说出那个字眼的,小姐,饶了我吧···”

    “看你有诚意,就扎你一针。”

    萧懿影说着起针在夏花的疼痛穴上落下,顿时痛的夏草眼泪直流。

    “看你感激成这样子了,哎呀呀,痛不痛啊,我的小夏花···”

    秋叶和冬雪,吓得不敢说话,唯恐萧懿影手中的银针落在让她们痛苦的穴位之上。

    “你们两个怎么不说话?你们四个还是好姐妹吗,当初不是结拜磕头说过吗,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们看看你们的两个姐姐一个四肢酸痒麻酥,一个全是疼痛难耐,难道你们两个就没有一点的难过之心吗,这还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看你们的心思不正,裳你们一人一针。”

    顿时银针入脉,秋叶顿感全身都似火烧,而冬雪却是感觉彻骨冰寒,冻得上牙打下牙。

    “小姐,小姐,不好了,那个臭鼬公子又来烦南宫小姐了。”就在此时一个丫头跑进来禀告。

    “什么?找打啊,看我怎么收拾他!”萧懿影说着放心手中的活急匆匆的向南宫心怡的闺房去了。

    萧懿影和丰小冉在南宫心怡的闺房之中一痛大吵,都被把南宫心怡给吵死了,再加上丰小冉时不时的释放点毒气,也让萧懿影吃尽了苦头。

    “我答应你的事情我没有食言啊,柔姑娘就是我妹妹啊,你干嘛缠着我的师姐?”萧懿影捂着鼻子道。

    “胡说八道,他怎么会是你的妹妹,你怎么不说依副帮主是你的姐姐呢?我就认定她了,南宫心怡,我儿子的母亲。”丰小冉笃定道。

    两人又是一阵的大吵,最终萧懿影败下阵来,臭鼬之威绝不是儿戏。

    “你想想你是怎么被那盲陀打败的,那么厉害的盲陀都挡不住本少爷的一屁之威,就凭你也想挡住我的厉害,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叫害人终归害己,我这本领还不是拜你所赐,我要把这闺房变成茅厕····”

    萧懿影无奈只得以解药先行作为交换,暂时平息此事,之后等南宫心怡恢复伤势之后再做打算。

    丰小冉看眼下也只能如此,当下服了解药,洗了个澡,换下全身的衣服,感觉身上清香无比,又恢复了烧包模样,来见丰小依,商议山庄大事。

    只是来的不是时候,特别特别的不是时候,就在不久之前,丰小依却是在一个中年·美·妇面前撒着娇。

    “娘啊,你怎么不早早的出手,害的女儿好担心,还以为娘不在呢,那你可要为女儿收尸了。”丰小依半蹲在地上,她的头倚在了那中年·美·妇的双膝之上。

    中年·美·妇不是别人正是玉剑天骄夏柳儿,此时她轻轻的抚摸着丰小依的头,脸上的爱怜之意不加掩饰。

    玉剑天骄夏柳儿没死,她出现在了梅剑山庄之内,正在爱抚着女儿的头,享受着天伦之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