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和夏柳儿正在闲谈。

    “娘早就到了,只是也想看看你们的感情如何,更是早已发现了元松竹的一道精神意识所以隐身不出,你们的一举一动,娘都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中。”夏柳儿微笑着道。

    “娘,你觉得如何?”丰小依抬起头,眼中充满了希望的问道。

    夏柳儿似是不懂,“什么觉得如何?”

    “娘···”丰小依一声“娘”,摇晃着夏柳儿的衣服撒着娇。

    “呵呵,他很好,也很配我的女儿,一个能为你死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一定要把握,就像是当初我遇到你爹一样。”

    “娘,讲讲呗,讲讲你和爹的故事吧。”丰小依娇笑着撒娇道。

    “有什么好听的?”夏柳儿说着嘴角之上却是露出了一弯好看的微笑。

    “爹的心中一直的想着那贱人,可是娘是怎么把爹骗到手的?”丰小依奇怪的道。

    “骗?那可不是骗的,那是你娘的本事,你娘的本钱,想听吗?你的情况与娘当初有些相似,不过你却是你娘幸运多了,因为你爹的心中至始至终也没有娘,虽然生了你们两个,但是你却是不同,我看得出来,那个男人的心中还是很惦记你的。”

    “惦记人家为什么不娶了人家?”丰小依嘴中嘟囔着,脸上发烧。

    “她的心中或许是有着别的羁绊吧,不过男人嘛,你想得手很容易的,当初你爹多么的骄傲,还不是败在了我的手上,当初啊···娘露出了一件宝物,让你爹垂涎欲滴,不能自抑了。然后就有了你···”夏柳儿笑眯眯的看着丰小依,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

    当初自己不也是这般年轻?不,那时候的自己比小依还要年轻····夏柳儿不由自主的想起当初的事情。

    “娘,爹的剑术理论上不必娘低多少,为什么总是受制于娘?”丰小依抬起头好奇的问道。

    “你爹的剑法玄奇无比,又是带着一股浩然正气,娘这个剑道道主都是比不上的,不过他太大男子主义了,和我赌剑,我还不赢死他?当初我第一次和你爹赌斗剑法的时候,他的紫霄剑法连环袭杀,娘的确是破不开,不过他也赢不了我,因为在最后的关头我就会亮出宝物。”

    “什么宝物这么厉害?”丰小依脸上露出了渴望之色。

    夏柳儿附在女儿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顿时丰小依的脸上露出了吃惊之色。

    “女儿,漂亮的女人会招蜂引蝶,优秀的男人也会引蝶招蜂,你不把握机会,机会就会从你眼前溜走,这宝物是娘给你的,你可要好好使用,只要是个男人在这宝物之下都会颤抖,都会屈服···”

    “知道了,娘。”

    丰小依脸上泛起了红霞,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尽快的用这件宝物把萧云拿下,同时也考虑到萧云的伤势,心中猜度着他的伤虽重,但是做那事应该没问题吧。

    “对了,娘在来山庄的路上遇到了一个身穿紫色衣裙的女子,那女子武艺高强,但却是身中销·魂丹之毒,身心不得自由,这道没什么,最让娘奇怪的是她居然会施展千重影杀武学,你认识这人?”

    “是叶姐姐!”丰小依顿时郑重起来。

    “怎么?认识?”夏柳儿当然知道叶可卿和丰小依认识,只是她不想说破而已。

    “那是叶姐姐,人称婉媚幽兰叶可卿····”丰小依把叶可卿的事情完整的讲述了一遭。

    “娘已经约她去剑灵山了,不过她暂时怕是走不开,不但她身中百花道销·魂丹所制,她的体内还有合·欢印的气息,同时还有幻魔音扰心,她身受多重控制,你想要救她也是不能,现在能救她的唯有自己了。”

    “幻魔音?那是什么武学?”丰小依很是吃惊。

    “那是属于天煞神尊的武学,娘也没有见过,是一种控人心神的法门,邪恶的很,你以后也要小心了,那叶可卿身上所受的种种控制,你一种也抵挡不住,娘怕···”夏柳儿的脸上也露出了担忧之色。

    “娘,女儿会小心的,我不信这些手段能抵得过万千凶煞魔气之威。”

    “好了,剑道之剑不要轻易施展,毕竟凶煞魔气太过凶险,更是武林正道所不容,娘累了,你也好好养伤,等你伤势彻底的恢复了,娘再教你几手娘的压箱底绝技。”

    “娘,你还藏私啊····”

    丰小依撒娇,夏柳儿笑,“娘向你这么大的时候啊,你都拿着剑舞得有模有样了,你看你现在,还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孩子,是啊,就是孩子,无论长多大,在母亲面前,始终都是一个孩子。

    夜幕垂下,灯火阑珊,丰小依精心准备好了一切,喊过一名侍女,耳语了几句,侍女点头去了。

    萧云正在卧房内练功,修养伤体,丰小冉到了。

    丰小冉从萧懿影那出来就来寻萧云,毕竟他也有一段时间没有理会山庄的事务了,当臭鼬的感觉让他很不爽,人人都对他如避瘟神,他也是自知,所以躲起来了一段时间。

    “小冉来了。”萧云将丰小冉让进屋中,丰小冉向萧云讲述了一下眼下山庄的局势和武林的局势变化。

    “庄主,依副庄主让奴婢给您传话,副庄主有了叶女侠的消息,要与庄主面谈,现在依副庄主正在闺房等候。”一个侍女向萧云传话。

    萧云点了点头,想了想对丰小冉道:“叶姐姐有消息了,怕也是大事,正好我也有要事与你们姐弟商议,不如你先过去,我换件衣服,随后就到。”

    丰小冉点了点头,就去了。

    萧云唤过那丫鬟上下打量,尤其是那双眼睛,似是你会说话一般,那个女孩见了都忍不住的烦心乱跳,萧云这勾魂的眼神把那丫鬟看的浑身毛毛的,不知这庄主有何想法,莫不是···

    丫鬟的脸更红了。

    “我问你,依副庄主再干什么?”

    “啊?没···没···没干什么?”丫鬟说话吞吞吐吐。

    “有重要的事情要谈也应该去议事大殿,或者去后殿就好了,为什么要去她的闺房,她在做什么?”萧云感觉到事情不对头。

    “副庄主,副庄主布置了一个绝美的场景,然后···香汤沐浴,在之后就直接躺在了床上····”

    “洗完澡就直接躺在了床上,没穿衣服?”萧云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到底丰小依要闹那般,萧云又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