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将酒坛打开,两个玉杯摆放,缓缓的倒出酒坛之中的酒,这酒竟是翠绿的颜色。

    翠绿犹如琥珀,犹如碧玉,倒在玉杯之中更显酒的翠绿。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虽然这并不是郁金香,但这酒碧绿盛在玉腕之中却也更显酒色。”南宫心怡端起酒杯,闻了闻,酒香扑鼻,顿时感觉浑身七窍皆同,泌人心脾。

    “心怡姐姐如此好酒,不如品尝一下如何?”萧云说着也端起酒杯向南宫心怡示意。

    南宫心怡微微一笑,轻轻抿了一口,顿时酒香在口中肆虐,随后那酒香开始从口中传入鼻孔,随着呼吸酒香飘散,顿时整个人都似是被酒香笼罩。

    一口酒入腹,酒香绵甜,入口回甘,腹中也似是开了欢宴,没有先前的酒那般爆发犹如燎原之势不可阻挡,而是缓缓释放,让胃觉得暖洋洋的,随即暖流散发全身,浑身说不出的舒坦。

    “这酒真好···”南宫心怡中心赞叹。

    “酒好就多喝点。”萧云又给南宫心怡满上,但却被南宫心怡阻住。

    “不能多喝,好酒喝多了会上瘾的,而且酒就只有一坛,喝一杯少一杯,我怕我喝惯了这酒,以后喝不到的话,会痛苦至死。”

    “不会,这酒虽然难得,但是心怡姐姐若是喜欢,即使天天用这酒洗澡也是够用,姐姐再喝一杯。”

    南宫心怡心中甜蜜无比,闻着酒香,嗓子眼在似有小手在抓挠,顿时酒虫翻涌,忍不住的道:“那就喝一杯吧。”

    女人就是这样第一次难,第二次容易,第三次她就会主动上前。

    南宫心怡两杯酒下肚,玉杯又伸了过来,萧云又给她满上。

    “不知道这酒叫什么名字?”南宫心怡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这酒叫飘渺月影!”

    南宫心怡刚喝下的一口酒顿时喷了出来,萧云却是微微一笑。

    “飘渺月影”是不是酒的名字南宫心怡不知道,她却是知道自己的雅号就叫“飘渺月影”。

    “呵呵,正与姐姐相合不是吗?”果然萧云是故意的。

    萧云微笑着看着南宫心怡端起酒杯。

    一杯酒喝下半杯,南宫心怡这才道:“萧···云弟弟,你不会是单单给姐姐送酒喝的吧,你刚才还说有事要和姐姐说来着。”

    萧云笑了笑,这才道:“本不想来求姐姐,但是不得不求,因为弟弟遇到难事了。”

    “呵···,一坛酒就把我收买了,我南宫心怡是不是太不值钱了?”南宫心怡苦涩一笑。

    “当然不是,不是因为一坛酒,而是因为我叫你一声姐姐,以后我们就是亲人,难道不是吗?就像是小依姐一样,这是可以以命做交换的姐弟情。”

    “姐弟情?我不喜欢···”南宫心怡心中苦涩更浓。

    “心怡姐姐难道有别的想法?就像是小依姐一样的想法?”萧云瞪着眼睛看着南宫心怡。

    “啊?她有什么想法?”南宫心怡低下头,心却是犹如鹿撞。

    “小依姐啊,时刻都想着做庄主夫人呢,难道这几天心怡姐姐没听说?”

    南宫心怡当然听说了,整个梅剑山庄都穿的沸沸扬扬,丰小依色·诱庄主,却被弟弟撞破,闹得姐弟大战,为此萧懿影还笑的差了气,肚子疼了好一阵。

    南宫心怡张大了嘴,但是最后却是低下了头。

    “心怡姐姐,你的心我懂,不过云已经有了妻室,怕是辜负了姐姐的情意···”

    “只要你不嫌弃···”南宫心怡说了仅仅几个字就再也说不下去,脸上像是被人狠狠的大了一巴掌一般的红。

    “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么会这么大胆,自己怎么就和师妹一样的不害羞了呢?”南宫心怡自责着。

    “心怡姐姐如此美艳,萧云不过一介好·色之徒,焉有嫌弃的,不过是担心有愧于姐姐罢了。”

    “有心就好,得到得不到的根本无所谓。”南宫心怡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再给姐姐满上。”

    看着南宫心怡豪情万丈,单纯可爱的模样,萧云的心却是没来由的一阵难过,自己这么做好吗?自己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以感情骗一个单纯的女子,这样好吗?

    一时之间萧云的心中竟是充满了深深的自责。

    萧云自私,对美女也是见一个爱一个,但是萧云却不会伤害任何一个,当初他受到幽冥魅力的影响,意乱情迷之下与梦倪裳发生了关系,对她做出了伤害,所以她娶了梦倪裳,并且拒绝了丰小依,拒绝了白菲,但是那是他身不由己的情况下发生的事实,无法改变,而这次他却是要与感情欺骗一个女子,一个纯洁的犹如白雪一般的女子。

    “你若真不嫌弃,你若真心对我,我萧云也不会负你,只是希望你一直的这么纯洁与单纯,莫不要被萧懿影和柔姑娘带上与我作对的道路。”

    萧云只能这么做,但是他始终无法直面南宫心怡,毕竟自己是利用她,利用了感情,若是真的娶了她,小依姐呢?

    丰小依的情,丰小依的意,萧云再清楚不过,而且两人还有婚约,而且在萧云的心中她的位置很重很重,直追他心中的女神梦琉璃。

    “心怡姐姐,酒虽好,但是不好喝醉,喝醉了头脑迷糊,很容易出现错误的判断。”

    “没关系,我千杯不醉,说说吧,什么事要我帮忙?”

    “这件事很麻烦,我想问问心怡姐姐,小烦姑娘和柔姑娘什么关系?”萧云郑重的问道。

    “他们是姐妹的关系啊,是亲姐妹来着。”南宫心怡微笑的道。

    “怎么会这样?前不久云雨山的时候柔姑娘不是还嚷着要杀小烦吗?”萧云奇怪的问道。

    “有吗?”南宫心怡面带着微笑,眨着眼睛看着萧云。

    “心怡姐姐看起来单纯可爱,其实也是暗藏心机了,这样可就不可爱反而可恨了。”萧云微笑。

    “不是啊,我没有听说柔姑娘要杀我小烦,她哪里说过?”柔姑娘当然没有说过要杀小烦,但她说过她要杀的是萧懿影,南宫心怡眨着眼竟是再开一个文字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