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心怡和萧云开了一个文字玩笑,看着萧云尴尬的模样她依旧在笑,笑的是那么的单纯,那么的天真,却丝毫的不带一丝幼稚,这样的女孩可爱,可爱的让人怜爱,更是让人不忍心伤害。

    萧云没来由的一阵自责。这么可爱、纯洁又天真而不幼稚的女孩怎么忍心去欺骗,怎么忍心去伤害?

    面对着纯洁、天真的南宫心怡,萧云顿时觉得自己黑暗了,这么单纯的犹如白纸一张的女子,怎么忍心去欺骗、去伤害?

    萧云挠头,同时有一种后悔的感觉,想了想就有些气馁了,想要撤退。

    “没有吗?呵呵,没有就算了,那···是我误会了,呵呵,来心怡姐姐,喝酒、喝酒。”

    南宫心怡看着萧云眼神闪烁,似是不敢看自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心怡师姐受伤在身,云就不打扰了···”

    “不打扰的,我的伤势我自己清楚,虽说是伤了经脉,但是我本身就是治疗手段,更加上我师妹妙手回春,这点伤势不算什么的?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诶····,是我误会了,还怎么继续呢?”萧云笑道。

    “呵呵,你没有误会啊,你早就知道我师妹就是萧懿影是不是?”南宫心怡依旧笑的很单纯很可爱很天真。

    “猜到了,所以很好奇她和柔姑娘的关系。”萧云道。

    “其实她们是姐妹,亲姐妹,这点不用怀疑,至于她们的血缘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本来柔姑娘确实是想杀师妹的,而师妹也不会坐于待毙,没想到的是两人居然是亲姐妹,好不好笑?”

    “一点都不好笑,怎么证明她们是姐妹?是身上有什么信物?”萧云疑惑不解起来。

    “不是身上有什么信物,而是她们身上有一处胎记,相同的位置一模一样的胎记,只有血缘关系的人才会出现同样的胎记,不是吗?”

    萧云心中震惊无比,同时所有的线索都连续了起来。

    元浪和柔姑娘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在阴风谷的时候萧云就知道,当时他也猜测到两人是兄妹的关系。

    萧懿航、萧懿影两人光听名字就知道什么关系了,而萧懿航表面上是脱离了天道正教,脱离了天道盟其实却是天道正教暗中支持,打入到自由联盟的间谍而已,也就是说萧懿航与元浪本就是兄弟关系而已。

    柔姑娘与元浪师兄妹,元浪与萧懿航是兄弟,萧懿航和萧懿影是姐弟或是兄妹的关系以及确定,那么这关系理清实在是不难。

    “第二个问题,你和小烦在我山庄是什么目的,柔姑娘在我山庄又是什么目的?”萧云说的很郑重,一点也不开玩笑一般。

    南宫心怡的眼神清澈,似是一弯清泉,又如极品璞玉,不加一丝的杂质,很单纯、很真诚,“目的吗?为了你啊,师妹喜欢你,我····也喜欢你。”

    “咳咳咳····”萧云尴尬的连忙喝了一口酒,他看得出来南宫心怡不是在说假话。

    人说假话的时候无论怎么掩饰,心理总会有所波动,所表现出来的眼神、神情都有微妙的变化,除非有了特殊训练的人能做到毫无变化之外,一般的人很难做到,当然南宫心怡不是做过这种特殊训练的人,她要是说谎,眼神一定是不断的闪烁。

    “那柔姑娘呢?”

    “不知道啊,不过听她说是在找什么禁宫秘钥,而且在她还不清楚师妹的身份的时候就确定师妹身上有什么禁宫秘钥了,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毕竟她很神秘。”

    萧云微微摇了摇头,笑道:“她很是神秘啊。”

    “是啊,是啊,真的很神秘,不过毕竟是我师妹的妹妹吗,你想知道她的秘密的话我倒是可以替你打听打听。”

    “那倒不必要了,我也猜测出来了,实话跟心怡师姐说吧,柔姑娘来我山庄的目的就是不纯,目标不仅仅是那禁宫秘钥,更是我的山庄,我的性命。”

    “怎么会?”南宫心怡的眼中露出了吃惊之色。

    “怎么不会?柔姑娘是天道盟盟主元浪的妹妹,而萧懿航虽然是萧百荣和白小蝶的儿子,但是在小的时候萧懿航就是天道正教的少掌门,小烦本名萧懿影,她与萧懿航的关系不言而喻了,所以她与柔姑娘是姐妹一点也不奇怪,不是吗?”

    南宫心怡面上露出了凝重之色,她虽然单纯、天真,但是却是不傻,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师妹居然有着如此深的根基。

    “我与萧懿航是死对头,这点我已经不想说了,而且我又加入到了自由联盟是天道盟的死敌,天道正教的掌教元松竹与掌教夫人白小蝶屠戮我山寨满门,尤其是杀我义父,我们之间有着不死不休的仇恨,心怡师姐夹在其中作何选择?”

    南宫心怡脸色巨变,万万想不到萧云和天道正教有着如此的血海深仇,而自己夹在中间真的难以抉择,一方面是自己的师妹,而另一方面是为了救自己以身位盾的人,而且救自己的人还是自己的心中所恋,这种选择还真的很难。

    “师妹不会伤害你,我相信她!”南宫心怡坚信道。

    萧云笑了笑,没有回答,但是这一笑已经给了南宫心怡答案,她的心无比的痛。

    “即使小烦姑娘不对我做什么,但是她这身份就让我不得不防备着,尤其是她还在我山庄之中,这让我感觉如芒在背,寝食难安,心怡姐姐站在我这弟弟的角度考虑,该当怎么办?”

    南宫心怡懂了,清醒了,明白了萧云的意思,“你是要赶我们走?如果我们走能让你得一个安睡的话,我们就不打扰了。”

    此刻南宫心怡的心很痛,她的眼中已有泪珠在旋转,只是强自忍住没有滴落下来,原来她一口一个的“心怡姐姐”不过是一个托词,一个让自己远离她的借口,他的心中其实没有自己的,没有,没有!

    “心怡姐姐,你不要这样,你误会了,我怎么会赶走心怡姐姐呢?只是···我想知道你的态度。”

    “我的态度?”南宫心怡看着萧云,充满了疑惑,但是眼泪依旧在眼眶之中旋转,眼见就要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