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向南宫心怡表明底牌,要看看南宫心怡是什么态度。(书=-屋*0小-}说-+网)

    “我的态度?”南宫心怡看着萧云,充满了疑惑,但是眼泪依旧在眼眶之中旋转,眼见就要滴出。

    什么是楚楚可怜,没有什么比南宫心怡这般更好的诠释了。

    “我想要心怡姐姐的一个态度,当我和小烦做出生死相对的时候,心怡姐姐的剑将会指向何方?毕竟心怡姐姐的‘斩情决’让人胆寒,尤其是心怡姐姐的‘剑气幽璇混沌开’、‘三峨霁雪’这等强招悍式,谁对上都会九死一生。”

    “我的命是父母给的,但是我从未见过我的父母,我是被父母遗弃的弃婴,幸得南宫师尊将我抚养长大,并赐我南宫之姓,取名为心怡,南宫世尊和萧师公又传我武艺,为我再生父母一点也不为过,我其实就是她们的义女,而师妹乃是她们的亲生女儿,我无论做师姐、干姐姐而言都不会对师妹出手。”

    “但是你对我也有救命之恩,更是···我的剑也觉对不会对你出手,同时我不允许你对我师妹出手,也不会允许我师妹向你拔剑,我承诺!”南宫心怡说道很郑重,一丝不苟。

    “谢谢你,心怡姐姐,但是如果我想对付萧懿航你会怎么做?”

    “我···没有得到师妹的允许的情况下我不会杀他,他毕竟与师妹关系密切,但是只要不是要他的命,心怡愿助云弟弟一臂之力。”

    萧云很满意,点了点头,举杯,南宫心怡也是举杯,俩个人一碰,酒干。

    “心怡姐姐,我需要你的相助····”

    “那你需要心怡怎么相助?”

    萧云笑,笑的很神秘···

    一处幽谷,一棵大树,树杈上一个人正在熟睡,此人似男非男,似女非女,面容苍老,却是满头插满了红的、黄的、粉的、白色的花朵,显得极其怪异,正是地残任夜晓。

    地残任夜晓睡得正熟,但是这种人即使是在熟睡周围的动静也逃不出他的耳目,哪怕是虫鸣鸟啼也被其尽数知晓。

    树很高大,此时虽然正午时分,但是地上的影子也是笼罩住了大片的面积。

    阴影处一团凸起缓缓升起,渐渐变化成人形,尽是站起一个人来,这人就似是从阴影之中分出来的一个影分身而已。

    “护法,日缺护法求见。”那人影低声道。

    树上依旧是低低的呼噜声,似是没有听到一般,但是那人影却是渐渐的矮了下去,就像是人融化到了阴影之中而已。

    “听说你这次出山很不顺利?”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很突兀,似是从虚无之中传出一般。

    低低的呼噜声还在继续,似是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一般。

    “天盲已死,你可知晓?”那阴恻恻的声音再次想起。

    “咔嚓!”是树断裂的声音,地残任夜晓坐着的大树骤然间爆裂,从中间断裂,是被内力硬生生的震裂的。

    “不可能,他怎么会死?”地残任夜晓吃惊无比的道。

    “确实是死了,死在了丰寰山上,据说是被梅剑山庄的副庄主杀死的。怎么有兴趣了?”

    “确实是有兴趣了,是谁能够杀死他,我不信,盲陀的武功在我们四人之中虽然是最差的,但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对付的,而且他要对付的也仅仅是是裂天道的一道传人,怎么会死?”地残任夜晓眉头紧皱。

    “确实是死了,这点无须怀疑。眼下你受伤未愈,不如让我先去梅剑山庄探探路如何?据说梅剑山庄之中有着剑道、百花道、幽冥道的传人,这也是我们和月缺的任务,你有什么打算?”

    “你们的任务是百花道和幽冥道的传人,而刀道和剑道的传人是我的,你们只管你们自己的任务就好,我的任务握会亲自动手。”任夜晓嘎嘎一笑,犹如夜枭名叫。

    “你确信?天道山一战你吃亏还不够吗?别忘记了,六道阴煞聚,这可不是好事。”

    “刀道传人不是女子,我已经确信,六道阴煞的事情是你们太敏感了,而且我们四护法出手,难道还能让六道阴煞汇聚吗?再者六道并非一心,六道阴煞聚不过是一个传说,几百年来可曾出现过这种奇事?”

    “那就好了,我此来是来提醒你,天盲之死神尊震怒,若是再不将六道传人带到断魂山,神尊之怒不知道你能不能承受?”日缺护法阴恻恻的道。

    “你关心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百花道和幽冥道最是诡谲多变,两道之人的武功或许不是顶尖,但是手段绝对是层出不穷,我希望你们能够完成任务,不必担心我,一个小小的梅剑山庄我还没看在眼中。”

    “希望向你说着这样,嘎嘎嘎····”在一阵阴恻恻的笑声当中,日缺护法缓缓转身而去。

    “盲陀,你真的死了吗?我不信!”地残任夜晓冷冷一哼,同时身上劲气一爆,大地颤动,天翻地覆。

    “日缺护法,为什么要将此事告之地残护法?”此时在一个山谷之内一个黑影出现在了暗处,向日缺护法道。

    “哼!天地日月四大护法终是只有一人为大,谁能得到神尊的传功谁就能够成为断魂山的实际掌舵者,武林的执掌者,甚至是下一届神尊,这个机会谁能放弃?”

    “只要我把这件事透露给任夜晓,那人妖心高气傲定会前去梅剑山庄捣乱,我们趁机下手,让任夜晓为我们作嫁衣裳,岂不是妙?”

    “日缺护法英明,小的告退。”那人影说着似是融化到了影中,渐渐消失不见。

    日缺护法阴恻恻的冷笑一声,“我得独袖绝技终于可以威震武林了。”

    日缺护法右侧衣袖一甩,竟是空空如也,原来右臂竟是不存,只是这一甩之间劲气爆发,似是一阵风暴刮过,大地开裂,石块乱滚,轰然一声爆响,地面被硬生生的炸开一个大坑。

    日缺护法铁袖如风,威势惊人。

    “什么人?”

    一个二十人的天道盟巡逻小队发现了这边的动静,顿时赶了过来,而且为首的非是别人正是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

    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投靠了元浪,更是得到秘法提升了功力,之后伙同了月清明暗算了婉媚幽兰叶可卿,这两人联袂出场遇到神秘人物日缺护法,将有怎样的龙争虎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