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缺护法兴致之下施展铁袖武学,天摇地动,却是惊动了巡逻而来的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

    原来地残任夜晓虽然败走,但却是未远离天道山的范围,因为他的任务就是捕杀刀道和剑道传人,但是剑道传人行踪不知,只发现了这刀道传人,他自然不会远离。

    同时神秘人物来袭,让不少的天道盟成员无辜受戮,到现在为止甚至连杀手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因为见到影子的人都死了。

    天道盟派出宁非子和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派人追查这件事,没想到竟是没有任何发现,恰巧今日巡查道山谷附近,就感到了大地的颤动,同时气劲爆裂的声音清晰入耳,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带队迅速赶来。

    “什么人?”

    日缺护法抬头一看这一队人,面带不肖,右袖空甩,顿时一股雄浑的劲气扫荡,将一群人冲的东倒西歪。与此同时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刀剑在手,两人刀剑合璧,顿时两股雄浑的劲气向着日缺护法击落。

    日缺护法右袖空甩,顿时劲风扑面,雄浑劲气透射而出,铁袖甩动竟是将刀剑裹住一搅之下,刀剑被搅落。

    与此同时日缺护法铁袖再次甩动,铁袖犹如手臂直击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的胸口。

    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的悍然一击被日缺护法挥手击溃,同时刀剑被夺,却是大吃一惊,就在此时铁袖扫到正中胸口。

    顿时两人飞了出去,口中狂喷鲜血,没想到一个回合刀剑双璧即被破,同时两人也被击飞鲜血狂喷。

    “不知所谓!”

    日缺护法冷冷一哼,一跺脚,雄浑劲气爆发,大殿颠覆,山河倒悬,顿时将二十人尽数掩埋,其中就包括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

    日缺护法随手打发了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就似是随手扫落两片树叶,挥一挥衣袖不带着一丝云彩,只是掩埋下二十具尸体。

    二十具尸体吗?不,只有十八具,就在日缺护法走后,一直手掌赫然破土而出,与此同时一声爆响,一人轰破土石,从地底窜出,随后他一伸手将另一人也从土中拽出,正是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

    只是两人脸色惨白,嘴角溢血,互相搀扶,互看了一眼,眼中都充满了恐惧。

    一招败北,这是怎样的一种威势?

    南宫心怡的心很乱,她决定去找萧懿影好好谈谈。

    萧懿影此时很忙,也不知在鼓捣着什么,一旁的春秋四使女浑身颤抖,痛苦难堪,身上插着数根银针,这又是萧懿影的杰作。

    而在一旁身穿五彩霞衣的柔姑娘居然也在,她在一旁面带着微笑看着萧懿影,一边津津有味的喝着萧懿影给调配好的花蜜茶。

    花蜜茶很香、很甜,味道好得很,柔姑娘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的花蜜茶,她也是感到一阵的温馨,有个亲人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呢。

    柔姑娘有亲人,但是她从亲人身上从未感受到过亲人般的感觉,但是在萧懿影身上她感觉到了新人般的温暖,她喝着花蜜茶,脸上洋溢着幸福、甜蜜的笑容。

    “小姐,饶了我们吧,好难受,我们又没说错话。”春花开始求饶着。

    “顶嘴就是最大的错话。”萧懿影头都没抬,就给了春花答复。

    “小姐···”秋叶也是语带哭声。

    柔姑娘看着痛苦不堪的四女微笑道:“忍耐一下就好了,别吵。”

    春秋四使女心中暗骂,却是不敢言语,只能用眼睛表达心中的不满。

    柔姑娘看着四人微笑着摇了摇头,又扭头看着萧懿影“忙碌”的身影,同时喝一口花蜜茶,满口留香。

    “师妹,师姐来了。”南宫心怡敲门道。

    “哎呀,师姐来了,你的伤好了吗,我还想过会去看你呢,没想到你就到了。”萧懿影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迎接南宫心怡。

    南宫心怡微微一笑,随后看到柔姑娘也在,先是一愣,随即向着柔姑娘微笑点头,“师妹你也在。”

    “嗯,南宫师姐,我是来向姐姐辞行的,顺便淘一杯花蜜茶喝。”

    “辞行?你要去哪里?”南宫心怡不解的道。

    “别理她,她哪里也去不了,因为我不答应。”萧懿影横了一眼微笑着的柔姑娘向南宫心怡道。

    “师姐,来尝尝我新配置的花蜜茶,可好喝呢,你看柔儿都爱喝,你也喝口吧,保管让你喝一口,还想喝第二口,喝完第二口,还想喝第三口,喝完第三口还想喝第四口,喝完第四口还想喝第五口,喝完····”

    “好了,好了,我喝。”南宫心怡真怕萧懿影一直的说下去,喝完第五口还有第六口,一直到第一万口,一直说到缺氧为止。

    南宫心怡喝了一口花蜜茶,果然味道不错,但是比起酒来缺少了一分辛辣,最觉得没滋没味。

    “师妹,你在做什么?”南宫心怡奇怪的问道。

    “配药!”萧懿影恨恨的道。

    “配药?是给你的四个丫头,还是给我?”南宫心怡很奇怪,现在受伤的有五人,即使给谁配药也不会这么恨才是,看他咬牙切齿的样子,像是有血海深仇一般。

    “给臭鼬,他让我很恼火,所以我要给他配药,我要让他知道得罪我萧懿影的后果是什么?哼哼···”

    “师妹,你还要捉弄他?算了吧,他被你捉弄的够惨了,何况你们之间也没有这么大的仇恨,咱们寄身在人家山庄之中这样对人家也总不能太过分不是?”南宫心怡皱眉道。

    南宫心怡这是得到了萧云的嘱咐和委托,让她劝说萧懿影不要在捉弄丰小冉了,很多时候山庄都需要丰小冉打理,南宫心怡自然不会把萧云的委托当做耳旁风。

    “不行,他太讨厌了,烦死人了,就是像是苍蝇转世,嗡嗡嗡嗡嗡嗡的,多讨厌?讨厌死了,讨厌死了,讨厌死了···”

    南宫心怡微微摇头,心中却道:“我看你也是苍蝇转世,真不知道义母那么端庄、娴淑、高贵、圣洁的气质怎么就没一点传给你?”

    “这次又配的什么药?”南宫心怡知道劝说也是无用,只得心中为丰小冉祈祷,同时也打定主意要走露消息给萧云,让他有所防备。

    “师姐,你忘记了她说要把你的闺房变成茅厕,哼,绝饶不了他,我要让他住在茅厕里,哼哼哼····”萧懿影一脸的奸笑,还得意的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萧懿影又要暗算丰小冉,不知道会将引出怎样的事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