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心怡有心事来和萧懿影谈。

    “心怡小姐,快救救我们,我们快被小姐折磨死了···”春草开始哀求南宫心怡。

    “闭嘴啊,闭嘴···”萧懿影上前敲打着春草,让春草嘟囔着嘴不敢言语。

    南宫心怡看了看春秋四使女,随后微微一笑,“很难受?这是你们小姐对你们的恩赐,这种施针手法很耗费心神的,乃是针对你们的伤势,激发你们的经脉自我修复能力,同时也会强壮你们自身的经脉,好处很多的。”

    “是吗,小姐?原来小姐还是这么的善良,我们错怪你了小姐!”春草都快哭了,是感动的还是难受的,也只有春草自己清楚。

    “师妹,我来是想和你谈谈事情,不知道你放不方便?”南宫心怡放下手中的花蜜茶问道。

    “什么事啊,师姐,我们姐妹还有什么谈不谈的,方便不方便的,有事就说呗。”萧懿影轻松的道。

    “庄主来找过我了,还···答应我了一些承诺。”南宫心怡言语间却是变得支支吾吾。

    柔姑娘不懂,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南宫心怡,倒是萧懿影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顿时大喜,“哎呀,哎呀,哎呀,师姐得手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没什么,他只是···算了,不说他了,我想问问师妹,你和萧懿航什么关系?”

    萧懿影愣了愣,随后摇了摇头,“他是他,我是我。”

    “云弟弟要我对付他,你怎么做?”南宫心怡道。

    “和我什么关系?”萧懿影耸了耸肩,似是无所谓,但是眼光却变得锐利起来。

    “云弟弟?”柔姑娘笑声嘀咕着,看向南宫心怡,微微浅笑。

    “庄主和天道山元松竹有着血海深仇,而萧懿航的背后其实就是元松竹,所以我想知道你的看法,你是站在哪边的?”南宫心怡郑重的道。

    “那南宫师姐是站在哪边的?”一边的柔姑娘微笑着道。

    “我始终是站在师妹的身边的,但是云弟弟对我也有救命之恩,我也不能忘恩负义,所以我想听听师妹的意见?”

    “留着他的命,其他的无所谓,同时也要提醒云,不要逼迫萧懿航太甚,因为我不理会他不代表别人不会,我姐姐的脾气你是听说过了,她的态度如何,我还不知晓,不要惹恼了姐姐,一切都好办。”萧懿影嘟了嘟嘴巴道。

    南宫心怡笑了,笑的很开心,因为这也是自己所期望的,随后又道:“师妹、柔师妹你们两人可是听说过聚宝山庄?”

    “听过,超有钱的一个所在,很神秘,好想打劫它,哈哈···”萧懿影双手握拳在胸前,一脸的陶醉状看着南宫心怡。

    柔姑娘却是没什么反应,脸上的笑容依旧,也不答话,更是不知心中作何想法。

    “庄主想要从聚宝山庄借一笔钱,三亿两,同时想要看看神秘莫测的聚宝山庄庄主是何种人物,想带我一起去。”南宫心怡道。

    “三亿两?”屋中所有的人都震惊了,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师姐,师姐,我陪你一起吧,我也想见识一下神秘的聚宝山庄庄主呢,若是趁机打劫下这聚宝山庄,别说三亿两,就是二三十亿两也不成问题的,打劫啊,打劫,想想就过瘾,我的嫁妆啊,师姐的嫁妆啊,什么都不是问题了。”

    “影姐姐,南宫师姐是不是话里有话?”柔姑娘微笑道。

    “是吗?”萧懿影眨巴着眼睛看向南宫心怡。

    南宫心怡脸上泛起红晕,点了点头,“云弟弟怀疑聚宝山庄与天道盟有着密切的联系,而师妹和柔师妹都与天道盟关系不浅,所以···”

    “什么吗?什么吗?什么吗?我和天道盟一点关系都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影姐姐,不要闹了,萧庄主的顾虑也并非空穴来风,那就顺祝南宫师姐马到功成。”

    南宫心怡笑了笑,将那杯花蜜茶一饮而尽。

    萧懿影着手送走了南宫心怡,随后脸色变得沮丧起来,“云太可恨了,怎么可以这样,我单纯天真的南宫师姐沦陷了,好讨厌啊,纯洁真的太好了,我也要装纯,装纯,装纯····”

    “影姐姐,装纯很累的,再说了你怎么这么确信萧云不是再利用南宫师姐?”

    “他不会了,我知道的,我了解他,不过我还真的是对萧懿航默哀,他要倒霉喽。”

    “影姐姐和他什么关系?影姐姐清楚不清楚?”柔姑娘微笑着问道。

    “同父异母的姐弟或者是兄妹关系啊。你知道吗,我和岚姐姐不一样,岚姐姐和她是同父同母的姐弟,而我不是,而且我娘就是白小蝶害死的,你说我会帮他吗?”

    “你不帮他最正确的选择,她的母亲是不是白小蝶我不知道,但是他的父亲一定不是萧百荣,所以你和他应该没有一点的血缘关系。”

    “咦?那你似乎知道很多呢?说说看,你什么么来历,什么来历、什么来历····”萧懿影说着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影姐姐,这就是我去南疆的目的,所以这件事你拦不住我。”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南疆没有比我更清楚的了,你去了九死一生,现在那里是花弄鱼的地盘,而且毒物丛生,机关遍布,你去了我不放心,我一直都被人当妹妹照料着,现在我也有了妹妹了,终于知道当姐姐的辛苦了,所以我不允许你去,你就不能去。”

    “好了,好了,我的好姐姐,那个···等过段时间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柔姑娘罕见的撒娇道。

    萧懿影也很好奇柔姑娘的身世,同时也很想弄清楚父母之间的恩恩怨怨,最主要的还想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回来,所以她想了想还是有必要一行南疆百花谷。

    “好,姐姐答应你了,还和我撒娇,那是我的法宝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好,我的好姐姐····呵呵···”两姐妹相拥笑成一团。

    丰小冉这些日子过的很不开心,先前被萧懿影作弄,当了一个来月的臭鼬,这种滋味为实的不好受,但不是自身时刻受到“毒气”的熏染,就连身边的人也各个避之犹如洪水猛兽,无奈之下只得躲到后山之中的水池中,就是如此把好端端的一个清澈荷花池变成了毒水潭。

    总算是因祸得福没想到竟是一屁熏死了盲陀云成龙,这也让他扬眉吐气了一把,同时要挟了萧懿影,出了一口恶气,并同时要回了解药。

    本以为峰回路转的丰小冉又哪里会知道有人又开始算计他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