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冉因祸得福,杀了盲陀云成龙并且还从萧懿影手中取得了自己所需的解药。

    梅剑山庄现在可是面临着大事,他可不能闲着,连忙和萧云商议大事,不料正遇到丰小依向萧云“献宝”,这下子虽然是大饱了眼福,但是那可是自己的亲姐姐,一个不折不扣的母老虎。

    丰小依什么脾气,再加上上次被萧懿影陷害“偷窥”事件,这次更是什么都瞧见了,尤其是破坏了自己的好事,真的是又羞又怒,这一怒之下竟是裹着一件浴衣就冲了出来,大喊大叫的,一下子引起了山庄之中更多人的注意。

    丰小依羞怒无比,捂着脸,拉着浴巾跑了回去,但是之后···丰小冉变成了猪头。

    丰小冉顶着个猪头和萧云商议大事,萧云早就听说了他挨打之事,也不问事情的经过,只是一个劲的笑。

    “姐夫,都是你害的···”

    “先不谈这个了,我是想和你谈谈聚宝阁的事情。聚宝阁神秘无比,同时还有那神秘的江湖录,我怀疑这都是天道盟在暗中推波助澜,所以我想端掉这聚宝阁,同时将所有的财物归入山庄。”

    “姐夫这个想法很宏大,不过有没有详细的计划?”丰小冉双眼之中闪烁着光芒。

    “有!”当下萧云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遭。

    “姐夫,我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讲?”丰小冉犹豫了半晌这才道。

    “说吧,无妨,都是为了山庄。”萧云眉头紧皱,丰小冉没说话,他已经猜测到了他要说什么。

    “姐夫,你让我姐和我看住萧懿影和柔姑娘没错,利用南宫心怡也是妙招,但是···夫人那边···”丰小冉始终没能说出担忧的问题,但已经提到了梦倪裳。

    萧云的心莫名的一痛,梦倪裳的出轨已经让萧云即将到达忍耐的极限,但是毕竟是他先对不起梦倪裳的,如今梦倪裳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能怪她,萧云只希望梦倪裳能够将这件事摆出来,结束这一切。

    “霓裳的事情不必操心,或许这就是我给她的最后的补偿。”萧云握了握手。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声音很轻,但却是隐瞒不住屋中的人,来人是丰小依。

    丰小冉顿时浑身颤抖,眼光四处游走,想要躲起来,转来转去,却是没有发现什么躲藏之处,此时敲门声响起,丰小冉无奈只得躲在萧云身后。

    萧云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她是你姐姐,不会和你记仇的。”

    但是丰小冉被打怕了,从小就是在姐姐的拳脚甚至剑下度过的,他深知这虎妞的厉害,更是由于父母的关系,这位姐姐对亲弟弟倍加“照顾”。

    萧云打开门,丰小依脸上泛着红晕微微一笑,随后看了一眼躲躲闪闪的丰小冉,目光变得阴冷起来,“小冉,出来!”

    丰小冉如临大敌,战战兢兢,看了看萧云,希望萧云给他挡灾,萧云却是视若未见,丰小冉求援无果,只得随着丰小依向外走。

    姐弟一前一后,走到一处僻静之地,丰小依缓缓抬手,吓得丰小冉连忙躲闪,“姐,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过来!”丰小依一瞪眼睛,顿时吓得丰小冉浑身颤抖着,缓缓上前。

    丰小依轻轻的抚摸着丰小冉的头,尤其是受伤之处,脸上却是显出了爱怜之色,“疼吗?小冉?你是不是怪姐姐出手重了?”

    “疼····姐····”丰小冉感动的哭了,他太感动了,实在是太感动了,他万万想不到虎妞居然还有如此温柔的一面,更为感受过姐姐的爱护。

    “是姐姐不好,姐姐不应该打你的,你都这么大了,不是小孩子了,是不是?”

    “是,姐···”丰小冉不知说什么好。

    “其实,你总是做出那种荒唐的事情来,也真让姐姐生气,更是气你不争,哎,其实姐姐也很关心你的,你总不能留恋青·楼不是,我们丰家的传承还要你继承下去,你总不能让爹娘无后吧?”

    古人的孝道最讲究什么?不孝有三,无后最大。丰小依正是要提醒丰小冉该给丰家添个后人了。

    “有没有中意的姑娘?和姐姐说,姐姐一定帮你。”丰小依关切的问道。

    “姐,我们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好不好?”丰小冉有些不满起来。

    “那什么时候好?”

    丰小依一句话到让丰小冉说不出话来。

    “姐,你的情绪不对啊,好像是托付后事一般?”丰小冉感觉到丰小依哪里不对劲。

    “事情比你想象的要严重的多,所以···姐姐的意思那你明白吗?”丰小依说着又爱怜的抚摸了一下丰小冉的伤。

    “姐,到底怎么了?”

    “没事,你按姐姐说的做就可以了,你到底有没有中意的姑娘?有就说出来,没有姐姐就给你介绍一个,小冉你放心,只要是你喜欢的就好,哪怕是青·楼娼·妓,只要你喜欢,姐姐也会支持你。”

    “姐姐···”丰小冉真的被感动的哭了,“我真是看中了一个姑娘,还真如姐姐说的只是····”

    丰小依也是扶额,难怪自己的弟弟总是留恋青楼,原来她是看中了青·楼娼·妓,不过这个···怎么说呢,即使自己支持父母也不会同意吧?

    “我看中了醉红楼的柔姑娘,只是人家瞧都不瞧你弟弟一眼。”丰小冉有些气馁。

    “这个···”丰小依很想说什么安慰的话,因为没有,真的没有,他们之间根本就无可能的。

    “那个···拿着这个,敷在伤口上,很快就会恢复。”丰小依说着取出一个白玉瓶递给丰小冉。

    丰小冉接过玉瓶仔细的看了看,随后打开玉瓶,顿时清香扑鼻,居然六清化瘀丹。

    “这丹药是新炼制出来的?姐,你不是不学炼丹的吗,怎么会炼制这种六清化瘀丹,这味道···倒像是娘的手笔,姐,你进步了,等我有机会告诉娘,娘一定欢喜死了。”

    “少废话了。”丰小依看了看左右,最后神秘的又拿出一物,却是一把剑形之物,“拿着这东西,你知道怎么用吧?”

    丰小依给丰小冉的是什么东西,这东西现世又代表着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