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要向聚宝山庄回礼,这一下到是难住了刘管事。(书^屋*小}说+网)

    “回礼的事情我们就不需要了,毕竟三亿对弊山庄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贵山庄却是大数目,所以这回礼的事情还是作罢吧。”

    萧云冷笑,“这是看不起我们梅剑山庄啊,这三亿两···”

    正说着外面却是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影姐姐,快点走啊,听说聚宝山庄的来送贺礼了呢,我们去看看到底是什么贺礼,说不定就有你喜欢的呢?”

    “嗯嗯嗯,那快点,快点,快点,听说聚宝山庄超级有钱,这要不趁机敲他们一个大竹杠还真是对不起他们了,快点啦,快点,快点,师姐,你快点啊,你的伤势没问题的,再不快走,那小气庄主就要把贺礼独吞了,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啊···”

    这吵杂的声音不用分辨就知道是谁了,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得到了消息,这么快就赶你来了。

    刘管事也是大皱眉头,这是苍蝇转世吗?这一个劲叨叨叨叨的,让人恨不得一脚从这世界上踹的彻底消失,要是不踢出银河系都觉得对不起她,敲竹杠?你当我是谁?我刘某人岂是你说敲就敲的竹杠?呸呸呸,这么一想自己不成竹杠了吗?还真是要等人敲啊,刘管事觉得心中晦气。

    刘管事这边捻着胡须看向来人,倒是萧云那边大使眼色,丰小冉连忙将金卡塞给丰小依,丰小依连忙收好,同时面色变得冰冷。

    萧云和丰小冉你看我,我看你,不由得心中挑起大拇指,对丰小依的表情变化佩服之至。

    “贺礼、贺礼、贺礼····”萧懿影吵着就闯了进来,身后是如烟似雾一般的仙子柔姑娘,还有缥缈似月影的南宫心怡。

    “哎呀,这就是那送礼的人啊,礼呢,礼呢,礼在哪里呢,你会不会没带啊?”萧懿影围着刘管事绕了好几圈,失望至极。

    刘管事本来不削的脸色骤然间变的郑重起来,咳嗽几声,“庄主,您既然有贵客,那老头子就不打扰了。”

    “哎,刘管事,不要急嘛,那回礼的事情?”丰小冉摇着纸扇道。

    “回礼?你都准备回礼了,那就是你已经受了贺礼了,拿出来,拿出来,拿出来···”萧懿影向萧云吵着。

    “什么贺礼,我没看见啊?”萧云说着向南宫心怡使眼色,希望南宫心怡劝解。

    “师妹,庄主有正经事要做,我们不要···”

    “要,要,要,嫁妆,嫁妆,嫁妆,敲聚宝山庄的竹杠,做嫁妆···”

    “你是敲聚宝山庄,还是敲我?”萧云尴尬的道。

    萧懿影的眼光看向刘管事,顿时这刘管事浑身一抖,感觉对方就是一个大棍子向自己这个大竹杠下家伙了。

    “小烦姑娘,那聚宝山庄的贺礼还没有送到,说是准备好了东西就派人送过来,那你看是等等还是随着刘管事去取?”萧云开始信口忽悠。

    “还没送到啊?我以为已经送到了呢,怎么没一起送过来,真是的···”萧懿影嘟囔着道。

    一旁的柔姑娘微笑不语,倒是南宫心怡仿佛是卸下了千斤重担一般的轻松。

    “师妹,我们走吧,贺礼还没有送到呢,我们不要烦庄主了···”

    “师姐,你被他灌了迷魂汤了你知不知道,别看他人畜无害的,其实一肚子花花肠子···”

    “我们还有要事要谈,你们没事可不可以不要在这里胡闹?”丰小依冷着脸下了逐客令。

    萧懿影挠了挠脑袋,随后向萧云挺着胸叉着腰道:“你刚说什么来着,回礼什么来的,没贺礼你回什么礼,回什么礼,回什么礼,你就骗骗我师姐可以,想骗我···哼哼哼,一点门都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那我说他没给,你说他给了,那你说怎么办?”萧云一摊手做的也光棍。

    “咦,那是什么?”柔姑娘轻笑着指了指桌案上一角的朱漆锦盒。

    那朱漆锦盒就是盛装着金卡的朱漆锦盒,金卡取出之后那空着的朱漆锦盒就随手放在了桌案角上,却被柔姑娘发现。

    失策了!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点。

    “还说没有,这里面是什么?什么?什么?”萧懿影指着那朱漆锦盒嚷嚷着。

    “是什么和你有关系吗?

    ”丰小依脸色冰冷。

    “有啊,有啊,有啊,因为我师姐和你们庄主订下了约定,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是这梅剑山庄的庄主夫人了,虽然是二夫人,但那也无所谓,总比什么都得不到的强,为了给我师姐把把关,以后好好的管理这山庄,我这做师妹的应该为师姐分担一点点。”

    丰小依柳眉倒竖,看向萧云,见萧云云淡风轻的脸色不变,只是微笑不已,当下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哈···知道什么是气蛤蟆吗?知不知道,知不知道,看、看、看,这就是耶,气鼓鼓的大蛤蟆,哈哈哈····会不会两腮边上会出现两个大肉泡,哈哈哈····”

    萧懿影得意洋洋的捋了捋额前的秀发,向着丰小依的背影瞟去了不削的一眼,却是不曾料到那三亿两的金卡也随着丰小依的离去而离开。

    萧云的心总算是放下了,无比慵懒的靠在座椅上,“不错,聚宝山庄的确是送来了贺礼,才区区三亿两而已。”

    “哎呀,给我,给我,给我,我要替我师姐给你保管着,男人啊,有了钱就会变坏的,尤其是这么大笔钱,三亿两啊,三亿两,嫁妆、嫁妆、嫁妆···”萧懿影搓着手,示意着萧云将那金卡取出来。

    “哎呀,你怎么不早说啊,金卡刚刚被我姐姐拿走了,本来是想给你的,结果被你气成一个气蛤蟆,我姐就走了。”丰小冉摇着纸扇得意的说道。

    萧懿影顿时变了脸色,扁着嘴,眼中似有泪水滴落,可怜兮兮的,“完了,嫁妆没有了···”

    “影姐姐,嫁妆还在的,你看···”柔姑娘说着指了指一旁的刘管事。

    “咳咳咳····”顿时刘管事咳嗽起来,这就是要敲竹杠的节奏啊。

    “哎呀,你不说我还忘了呢,我们是来干嘛的,敲竹杠的啊,这竹杠得要狠敲才是···”萧懿影说着做出敲竹杠的动作。

    萧懿影的竹杠能敲成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