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成想让萧懿航将三亿两银子先送回总坛,陈天成笑着道:“三亿两不是小数目,足可以让我们度过这段危机了,也是我们联盟复兴的希望,不容有失,依我看不如萧帮主辛苦一番,现将这三亿两运回总坛。”

    萧懿航冷笑了两声,“这些银两是不是三亿两,这些银票是不是真的?等我确认之后才好将其护送回总坛,否则到时候再出现什么差池,我看这个小小的替天行道帮会可是担负不起?”

    三亿两,放到大宗门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向替天行道这样的帮会能拿出三百万两已经是不错了,更何况现在他连三百万都拿不出来,对于三亿这个大数目来说绝对是天文数字,万一出现问题就是赔上整个替天行道帮会都是赔不起的,所以小心谨慎些没有错。

    其实萧懿航根本就不相信萧云能够拿出三亿两白银来,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三亿两,开玩笑,梅剑山庄是什么根基?这才发展了几天,就有三亿两的存款,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这段时间梅剑山庄的发展虽然快速,尤其是神兵任务之后、冰宫不泪天的报复开始,无论是天道盟还是自由联盟的生意都受到了致命的打击,而梅剑山庄趁机垄断,倒是占了不少的便宜。

    但是在怎么占便宜,也不会有三亿这么大的手笔,萧懿航不相信。

    能拿出这么大笔钱的势力有且有一个,那就是聚宝山庄,聚宝山庄的钱萧云借不到,但是萧懿航却是可以轻松拿到,不是借是拿,萧懿航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只要萧云拿不出钱来,而自己拿出钱来,那么替天行道在自由联盟之中的地位定会大大的攀升。

    萧懿航见萧云准备出来了三亿两,这简直是震惊了他,同时也震惊了陈天成众人,所有人都想要看一看这三亿两是不是十足的三亿两,别被骗了才是。

    萧云带着众人到了山庄的后殿,一处石门紧紧关闭,上挂着一个扁牌:藏宝阁。

    “一个小小山庄居然还有藏宝阁,也不知道里面都有什么宝?”萧懿航撇撇嘴不削的道。

    萧云向一旁的艳清心使了个眼色,艳清心向守护藏宝阁的庒员道:“打开吧!”

    八个庒员上前,其中一人将手中的钥匙插入石门上的锁孔之中,随后一拧,石门缓缓打开,却是有另一道石门。

    总共八道石门,原来每一个庒员身上都有一把钥匙,每人负责开启一道石门,只有聚起八把钥匙才能够将八道石门彻底打开,这防御不可谓不严谨。

    八道大门打开,顿时里面确是雪亮,石门之内是一个空旷的石洞,石洞之中不见阳光,但是里面却是雪亮。

    石洞之中镶满了各种宝石,月光石、暖玉石、蓝宝石、紫水晶石等等不一而足,在黑暗之处自动发出不同色彩的光芒,映照的石洞五彩斑斓,却是亮如白昼,丝毫没有视线阻碍。

    这些宝石萧懿航没有见过,一块也没有见过,这些都是无价之宝啊,单单就是这些宝石就已经很说明梅剑山庄的财力了。

    陈天成等人对这些宝石却是感到熟悉,随后杨人九一提醒众人都想了起来,原来在神兵任务的时候古墓之中就有这些宝石。

    当然也不全是,萧云从阴风谷中也得到了不少,紫水晶屋中的宝石也是很多,被萧云采集回来放到了那神秘的世界之内,随后拿出来,点缀这石洞。

    这处石洞乃是人工开发而成,但开发者却不是萧云,而是不知道什么年月留下来的,具体是做什么的也没有人清楚,只知道这里面相当的空旷,在经过梅剑山庄的人一清理就成了现成的藏宝库了。

    众人总算是开了眼了,这里面装饰的富丽堂皇,居然有着世俗皇宫的气势,各种珍宝无数,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淘来的。

    空旷的石洞之内无数的建筑,也不知这些建筑是做什么用的,怎么凿出来的,但也不得不佩服这手笔,是谁能够有这么大的手笔建造出如此瑰丽的石洞。

    众人走了一段,顿时眼前银光灿灿,原来到处都摆满了银元宝、银砖、银条,竟是一眼看不到边,同时在不远处的一个石阁之内竟是摆的满满的整整齐齐的银票。

    银票是聚宝山庄的银票,有着聚宝山庄的大印,绝对是真的无疑,而且眼下的银子就摆在哪里,随便的检验,至于数目到底是不是三亿两这个还有待查证,毕竟这么大的一片可不是一时半晌可以数的清楚的。

    同时在不远处金光耀眼,竟是满满的都是金元宝、金条、马蹄金等等,原来这里面不仅仅是白银更有黄金。

    黄金也是一大片,耀得人眼都有些睁不开,看着摆满这么大的一片,所有人都相信至少几千万两。

    这些金子、银子是三亿两吗?当然不是,因为萧懿影的“嫁妆”也到了,柔姑娘亲自为姐姐准备的嫁妆,这份礼能小的了吗?

    众人都看得傻了,这梅剑山庄到底是怎样的底蕴?

    “数数吧,从这里拿走三亿两就可以了,我们在外面等着,待数目对的时候,我再将这藏宝阁封闭。”萧云云淡风轻的道。

    三亿两的银票和现银装了几大马车,萧懿航亲自押着出了梅剑山庄向自由联盟的总坛而去。

    就在萧懿航走后,一身粉红色衣裙随风飘荡的人影出现,看着几辆马车驶出梅剑山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随后身形一闪消失不见,就似是一道涟漪荡过,犹如月影缥缈,无影无痕。

    一只信鸽从萧懿航手中“突突”一声飞走,看着信鸽飞走的方向萧懿航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一处幽谷中一间竹舍,竹舍的门紧闭着,竹舍内一人身穿紫衣,正在打坐行功,正是叶可卿。

    叶可卿最近的感觉很怪,自从修习了元浪传授给她的阴阳道武学之后,身体就感觉怪怪的,身子之内总是躁动着一种别样的情绪,这种感觉让她不安起来,她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这就是自己的本性吗,被月清明糟蹋之后自己就变得很奇怪,逐渐的不在是抵触那件事,反而有些期盼,尤其是每隔一段时间不发泄出来,身体之中总会躁动着那种别样的情绪,越来越是难以压制。

    叶可卿受到阴·阳合·欢印的影响,情绪变得古怪起来,也开始对自己的本性产生了怀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