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可卿情绪变得古怪起来,身子之中的躁动越来越是难以压制,即使是行功打坐也难以化解这种躁动,反而越来越是强烈,她觉得奇怪越是行功体内的躁动越是强烈,越是无法压制。

    叶可卿的身体软了,呼吸也急促起来,脑海之中不断的浮现出来男女合欢的旖旎画面来。

    就在此时轻轻的敲门声响起,随后不等叶可卿说话,门被推开,居然是刀狂聂心。

    叶可卿晃了晃头,眼前的聂心居然不在讨厌,反而显得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聂心上前,带着嘲讽的笑容,走到叶可卿身边,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抬起。

    “你还当你还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叶可卿吗?你还是高高在上,俾睨天下的武当掌门吗?现在你就是一个娼妇,一个连妓·女都不如的娼妇,妓·女那还是被生活所迫逼不得已,而你却是自甘堕落,你说你是不是连娼妇都不如?”

    叶可卿体内的躁动越来越是强烈,浑身都轻微的颤抖起来,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此时自己千万不能在聂心的眼前失态。

    “怎么?还在强自忍耐,是不是想男人了,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此时还假装清高,主动点脱掉衣服,让我好好欣赏欣赏一项清高的你是不是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刀狂聂心说着又有手抬了抬叶可卿的下巴。

    “···”

    叶可卿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她的眼中两汪春水流转,情动已深,难以自制,同时心中的委屈难以诉说,委屈的泪水也是在眼中打转,这两种情绪都在一张泪眼之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感到委屈了,难道这不是你想要的?你天生就是一个荡·妇,一个人尽可夫的贱女人,你还在这里自命清高,怎么自尊心受到伤害了?你还有自尊吗?一会我看你如何在我*****、颤抖,到时候看你还清高不清高?”

    刀狂聂心对叶可卿各种侮辱,随后言语侮辱已经不能表达他的心意,开始对叶可卿动手动脚。

    衣衫犹如蝴蝶乱飞,刀狂聂心握着叶可卿的一对柔弱,啧啧赞叹道:“果然是难得一见的好身材,怎么样舒服不舒服,舒服的话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叫出声音来我让你快活···”

    各种侮辱的话,各种羞辱的动作,奈何叶可卿就像是一只死猪一般,一动也不动,唯有泪空流。

    刀狂聂心感觉索然无味起来,当下冷冷一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你原本就是一个荡·妇,即使伪装下去,这改变不了你荡·妇的本质。”

    叶可卿眼中没有一丝的活气,尤其是一双眼睛就似是死鱼的眼睛,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滑落。

    “看,这是什么?”刀狂聂心的手中不知何时竟是捏着一颗销·魂丹。

    销·魂丹的香气扑鼻而来,顿时叶可卿打了一个喷嚏,她再也难以压制,伸手来夺,“给我,给我····”

    “想要?你知道该怎么做?”刀狂聂心彻底的将叶可卿征服。

    风吹树叶婆娑响,花枝摇摆随风荡。多少回风卷愁肠,花是流伤,叶是流伤,偶有飘然拂衣裳,思也彷徨,意也彷徨。

    “残花败柳,我已是残花败柳了,我叶可卿已是残花败柳···”看着男子走出竹舍的背影,叶可卿喃喃自语着。

    去年紫陌青门,今宵雨魄云魂,断送一生憔悴,只消几个黄昏?

    一只飞鸽从天而降,落在刀狂聂心的手上,他从鸽腿之上取出一个纸条,展开,随后眉头紧锁,随后转身欲要回到竹舍。

    不料就在他一回身至极,骤见紫雾飘荡而至,竟是从竹舍的方向飘来,此时紫雾之中含杀,一道凌厉至极的剑光已经划开战局。

    刀狂聂心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这紫雾会在此时出现,聂心背后背刀,一探手刀出鞘,刀光席卷,刀气将紫雾吹散。

    一个紫色身影从紫雾之中现实,他一身紫衣,飘逸若仙,手中一把紫色短刃,掠空而至,人未至紫色剑气已经透过刀光。

    “这是什么剑意?”刀狂聂心大惊失色,以刀为盾,挡在身前,紫衣人一剑击在刀面之上,竟是将刀狂聂心震退三步。

    紫色身影也是借势飞退,深入到了紫雾之中,人影骤然消失不见,同时紫雾弥漫将刀狂聂心笼罩。

    刀狂聂心警惕四周他知道杀手就在身遭,奈何却是寻不到半点踪迹,就在此时感觉身后有异动,手中刀出手,狂霸的刀气席卷,笼罩住了大片的面积,大地都在这一刀的刀势笼罩之下被切割的支离破碎。

    但是紧接着刀狂聂心心神大震,危机居然依然是来自背后。

    对方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自己的转身,他一直是这样认为,但是这一次她错了,而且是错的离谱,这一刻居然有人做到了这一点,明明袭击来自背后,没想到一转身之际,袭击依旧来自背后。

    紫色身影在空中龙卷般的旋杀而至,就似是一个横挂的龙卷风,而龙卷风的尖端正是一把旋转着螺旋紫色短剑。

    刀狂聂心再想回身却是已晚,方才那一刀狂霸出手却是强招之后,再想变招已经来不及,当下刀帖背后,这把刀再此当做盾牌,对方的一剑正点在了刀面之上。

    这一下可不比先前一击,这一次是仓促抵挡,又是紧贴后背,这一击已经让他身受内伤。

    刀狂聂心又是向前踉跄几步,一口血吐出,以刀触地,同时内力运到了耳目之中,竟是再次失去了紫影杀手的踪迹。

    “这是什么武学?”刀狂聂心心中大骇,自从自己出道以来还从未遭遇过如此的境遇?

    刹那间杀气又至,这次却是迎面而来,刀狂聂心手中刀光又起,一刀斩出蕴含鬼神难测之变,竟是半步一刀斩。

    半步一刀斩简称半步斩,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施展出来的,如今在刀狂聂心手中施展出来却似是千锤百炼一般的熟悉,一刀斩出蕴含诸般变化,收招之际留有后手,竟是吸取了刚才一刀的教训,再也不敢狂妄自大。

    刀狂聂心持刀在手,刀法亦是不同往日,但是面对着紫色人影袭杀,战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