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狂聂心侮辱了叶可卿之后遭遇到了神秘人物袭杀,紫色人影袭杀而至,刹那间杀气又至,这次却是迎面而来,刀狂聂心手中刀光又起,一刀斩出蕴含鬼神难测之变,竟是半步一刀斩。(书^屋*小}说+网)

    紫色身影一个错身,竟从半步斩的刀光之下脱身而出,如此百变的一刀在这紫色身影的面前竟是无功。

    短刃袭杀,剑光缭绕,施展的居然是华山剑法。

    华山剑法乃是华山派的绝世剑法,威力奇大,华山剑法剑意取自西岳华山“奇、险”二字。

    华山无限风光尽在奇,险二字中。奇、险往往与秀美相映相衍,因此华山剑术奇拔峻秀,高远绝伦,招式处处透着正合奇胜、险中求胜的意境。

    白云出岫、有凤来仪、天绅倒悬、白虹贯日、苍松迎客、金雁横空、无边落木、青山隐隐、古柏森森、钟鼓齐鸣、萧史乘龙、清风送爽···华山剑招层峦叠嶂交错而出。

    “居然是华山武学!”刀狂聂心冷声一哼,当即施展出了昆仑刀法,但这昆仑刀法之中显然有着诸多的破绽。

    紫影一招无边落木,剑势似是落木萧萧而落,气势不凡,剑光撩杀透过刀光竟是刺在了刀狂聂心的肩头之上。

    伤的不重,但却是脸面全失,而且高手相对任何一点小的瑕疵都可能是失败的源头,更何况是身上有伤?

    刀狂聂心刀势一变,昆仑刀法赫然间竟是转换成了碎梦刀法,刀光散乱,似是碎玉乱溅,但是刀光隐杀,笼罩全身,狂霸刀势竟是将自身护的风雨不透。

    碎梦刀法施展出了,顿时在刀狂聂心头顶之上形成一个紫气漩涡,吸纳来的紫气竟是附在刀身之上,随着刀势散布四周,形成一个完美的防御罡气罩。

    碎梦刀法竟是再施展的时候吸纳天地灵气化到刀势之内,刀借天势,势增刀威,碎梦刀法不愧是刀道的绝世刀法。

    紫雾化作紫色风暴,围绕着刀狂聂心,紫雾旋动不断吸纳碎梦刀气,同时紫色风暴之中射出冷厉的紫色剑影。

    “是裂空武学?你是裂空传人?”刀狂聂心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袭杀自己的竟然是裂空传人,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天月斩!”刀狂聂心大吃一惊,先前太小瞧这人了,直到紫色风暴出现这才正视来人,抬手间强招出手就要斩破紫色风暴的围困。

    刀光亮起,就似是一轮弯月耀空,刀光澎湃透过紫色风暴,将其一分为二。

    “卷龙剑势!”紫色剑气龙卷袭杀,扑向刀狂聂心,剑气过处大地开裂,山崩石碎,似是狂龙席卷海涛,紫龙携带泥土砂石一起向着刀狂聂心卷来。

    刀狂聂心刀一举,哈哈一笑,“我的刀不是你能抵挡的,龙刃吞海!”

    “龙刃吞海”一刀劈出,这一刀出似是狂龙自刀身脱出,龙口大开,双龙轰然相冲。

    双龙相撞,顿时天地风云起,日月变、风云舞,山崩地裂暗泉涌。

    “日月起变!”紫色短刃空中一亮,剑影之上日月剑气凝聚缠绕而出,随着一剑划出,似是一轮圆月,一轮耀阳交错相替划杀。

    “极刀无双斩!”刀狂聂心强招再次硬撼对方剑势,将霸刀刀意彻底催动,顿时阴阳两极倒是席卷日月。

    “日月并行!”互相缠绕的日月剑气骤然一合,竟是阴阳协调,日月并行而至。

    极刀无双斩落下,日月骤然分开,化作两道凌厉的剑气左右袭杀而至,原来那一招日月并行乃是虚招,真正的杀招才是日月剑气分开之后的阴阳袭杀剑气。

    刀狂聂心大吃一惊,竟是难挡这一招日月并行的后招,身形闪动紧被一道剑气刺穿左肋,顿时献血如注。

    “阴阳道武学?你怎么会双道武学,难道你是断魂山之人?”刀狂聂心心中大骇。

    紫色人影不答,一击之后重新隐入紫色雾气风暴之中,原本被劈开的紫色风暴如今已经恢复如初,风暴乃是无形之物又岂是被一刀可以劈开的?

    刀狂聂心知道再难抵挡,当下强提功力,骤然间全身气劲凝聚,整个人就似是一把出鞘的刀,刀光冷冽,就如一把高高竖立的阔刀,与此同时他手中的刀也举起,人刀合一。

    此时整个人凌空而起,虚悬半空,此时人刀合一,犹如空中一把狂刀树立,似有劈天裂地之能。

    “天道之盛·刀空古今绝!”一刀出,再现天道昌盛之时的绝世刀姿,一刀出空古绝今。

    一刀落下山谷为之坍塌,霸刀落下像是盘古大神一斧落下,似有开天辟地之能,刀势之下天地皆崩,山摧谷毁,活口不留。

    一刀落定,紫雾荡然无存,只是刀狂聂心整个人都似是虚脱一般,再也提不起力气来,就在此时却是心中一紧,抬头看去,半空之中一团紫云凝聚,似是蕴含着无穷的威力,就在此时紫云之内威能爆发,紫雷从空而落。

    紫雷似是流星坠地,紫雷下落,雷声轰鸣,似是天空都被撕裂,升龙流星击一击而落。

    升龙流星击乃是丰小依的绝招,霸天三连绝杀剑之中的第二招,正是一招以上势下的招数,威力无穷,虽然比不得“天道之盛·刀空古今绝”的威势和威力,但在点杀方面却也是威力甚大。

    此时刀狂聂心已经是强弩之末,如此强招震天撼地,犹如仙神临凡降世发威一般,这一招岂是儿戏?又焉能轻易而发?

    一刀出,抽干全身精力,并且还是在身体超负荷的情况之下,刚刚在叶可卿身上将多余的体力宣泄了出去,正是腰酸背痛腿抽筋至极,如今这一招发出,就连站也是站不住,眼下只能以刀柱地坚持不倒而已。

    “休伤我的浪儿!”一声好喝传来,同时一道绝霸刀气轰入战局,竟是元松竹赶到。

    “浪儿?原来她不是刀狂聂心却是元浪。”紫色人影冷哼了一声。心中有数。

    元松竹手中宝刀月满西楼乃是刀道圣器,一刀出,圣器宝刀大幅增加刀气的凝聚程度,圣器就是圣器就如神兵一样,强大的不仅仅是刀锋的犀利,更是能够大幅度的提高劲气的凝聚程度。

    升龙流星击被那紫色人影强行的中断,身在半空虚点,竟是身形转换,居然是绝世轻功烟云三折。

    紫色人影施展出绝世轻功躲闪过了元松竹的一记强悍攻击,但是面对着元松竹这紫色人影又能否占据上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