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松竹赶到悍然一记刀气攻入,那紫衣人影居然施展出了绝世轻功烟云三折躲闪了出去。

    烟云三折乃是柳寒烟仙子的绝世轻功,传给了萧云,萧云又将此轻功身法传给了丰小依和叶可卿。

    如今这绝世武学再现,元松竹和元浪不识得此武学的玄妙,人居然可以在虚空改变方向,这是人可以做到的吗?

    空中的紫色人影落地,剑起连环,刺向元松竹。

    战火就在电光火石之间点燃,不需要理由,不需要言语,只在元松竹出现的那一刻战火就已经点燃。

    紫色人影势取元松竹性命,紫色短剑凌然带杀,乍现惊鸿,连环式、式连环,剑影犹如夺命阎罗如影随形。

    元松竹更不怠慢,冷哼一声,虽以带伤身体对上这紫色人影却竟是不露下风。

    刀剑两争风云涌,一凛、一撤,一抽、一刺、一劈、一撩,步步招招,皆是无上绝学,两人一个快剑一个霸刀,刀剑交锋风动人动,刀霸剑快,喝声中,战势已臻高潮。

    “太初一击·湮灭!”元松竹刀势一涨,极招出手,顿时澎湃刀气犹如陨石坠落大地,太初一击,湮灭万物。

    “紫云一荡天地杀!”紫色风暴席卷,万道剑影自紫云之中攒射而发出,席卷八方,竟是以万剑之威来撼太初一击·湮灭之威能。

    太初一击·湮灭是毁,紫云一荡天地杀是杀,一个毁一个杀,一个是强力的破坏,一个是凌厉的绝杀,两者相遇孰强孰弱?

    判定立下,两相对撞之下,强力的毁灭当然要比凌厉的绝杀判定强,毁是蛮力毁坏,杀是锐利刺穿。

    轰然一声爆响,大地再次颤抖起来,同时紫色身影却是被远远的震飞了出去,倒不是这一击的威力相差真么大,而是紫色人影借势飘身而出。

    紫色人影数招快杀,目的就是要击退元松竹,因为她的武功并不是元松竹的对手,若不是趁机抢一个先机,就是想走也是难了。

    紫色人影借助了两记强招相撞之际,却是抽身而退,只留下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元松竹扶住元浪,此时元浪脸上的假脸皮已经被扯掉,身体虚弱至极。

    元松竹给元浪渡了些元气,元浪这才好转了很多,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父子两人感觉身后有动静,纷纷回头,却见一个紫衣女子似是暴风雨后被摧残了的花朵一般楚楚可怜的望着父子两人,眼中现出无比的愤怒。

    “很好玩吗?把我叶可卿当成什么了?好,好,好,如你们所愿,我叶可卿就是一个婊子,就是一个荡·妇,今日落在你的手中我无话可说,你最好杀了我,待有一朝之日我叶可卿脱出牢笼,今日的恩赐,百倍偿还!”

    看着叶可卿远去的身影,元浪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倒是元松竹皱眉不止。

    “浪儿,这个女人能不能掌握?若是不能还是尽早处理掉了的好。”元松竹冷冷的道。

    “父亲放心,她早已被销·魂丹磨去棱角,销·魂丹的威力父亲也是知晓,即使如此她若是有朝一日脱得牢笼销·魂丹药力也早将她变成一个废人了,留下来又能如何?更何况现在幻魔音、阴阳合·欢印都让她难以逃脱我的掌控,同时今日也证明了一点,春风露对她很有效果。”

    “那就好,不过到现在为止你还是得不到她的武功,她的意志力、意境力量果然不俗,对你来说也是大有好处,更何况她是昆仑掌门,这个身份更要善加利用才是。”

    元浪点头,“父亲说的是。”

    “可是探出方才那人的根底来了?那人能将你伤的如此重,她的武功就是为父也自叹不如了。”元松竹郑重的道。

    “可以确定这人是断魂山来的,她施展的剑术是华山派剑术,但是我也看得出来那只是她瞒天过海罢了,就像是我施展的昆仑刀法一般,她的真实武学却是裂空武学,甚至···阴阳合·欢道的武学。”

    “双道武学?这怎么可能?”元松竹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怎么不可能?或许是她机缘巧合得到双道武学?开始的时候她施展的是裂空武学,而且···”元浪欲言又止。

    “怎么?”

    “她太像一个人了,如若是她没有施展出阴阳合·欢道武学我就会认为他是那个人了,但是那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是谁?”元松竹疑惑道。

    “冰宫不泪天的紫云。无论从武学还是招式与紫云都是一模一样,同时紫雾、紫色风暴不正是紫云施展的绝技吗?不正是裂空武学吗?”

    “以内力引动天地变化,化成紫色雾气为自己所用,或攻或防都是无上助力,这些特征确实是传说中的裂空武学。”元松竹点了点头道。

    “这人无论武学还是体貌特征都与紫云相符,尤其是她手中的那把紫色短刃应该是错不了,但奇怪的却是她施展出了阴阳合·欢道的武学,这就让人匪夷所思了?”

    “并不奇怪。”元松竹若有所思的道。

    “冰宫的前宫主乃是南宫倩,她乃是萧百荣的情人,随着他走南闯北也有不短的时间,而当初阴阳合·欢道总坛被毁就是毁在了萧百荣和百花道的联手之上,虽然当时为父也有参与,但却是没有进入总坛,而进入总坛的人就是萧百荣和南宫姐妹,保不齐她们在其中得到什么,你控制了合·欢夫人这么久了可是从她身上得到了意境种子?可是得到了阴阳玄解?”

    “父亲,你是说合·欢夫人身上根本就没有意境种子或者连阴阳玄解也遗失了?”

    “完全有可能,而且这些东西最终落在了南宫倩的手上,她死后就将一切传给了现在的血仙蝶,其中就有裂空道的意境种子,说不准其中也有阴阳道的传承。”

    “但是紫云已经死了,如果那人是她的话,她应该早就回到冰宫不泪天了,而不是会在这里袭杀我们,而且她的武功绝对不是紫云可以比拟的,这人的武功之高无法度量。”

    “是断魂山的人吗?断魂山的人越来越是猖狂了,看来是要针对我们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看来需要动员全武林的力量剿灭断魂山了。”元松竹狠狠的握了握拳头。

    天道盟感受到了断魂山的压力,武林之中又要掀起怎样的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