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盟感受到了断魂山的压力,元松竹也重视起来。

    “断魂山的人越来越是猖狂了,看来是要针对我们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看来需要动员全武林的力量剿灭断魂山了。”

    元浪也是眉头紧锁,她也感觉到了断魂山带来的巨大压力,毕竟断魂山的目的就是抓捕六道传人,而作为六道传人之一的元浪经过今日一战也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这一战元浪身受重伤,随着元松竹回到天道山,这一战的失利以及断魂山带来的压力让他大感头痛,却是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援助萧懿航。

    萧懿航押着马车缓缓的驶出丰寰城,替天行道的大批成员都赶了过来,千余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押送着装满银子、银票的马车出城。

    萧懿航走的是北门,北门地势平坦,是一条阳关大道,少有山谷、密林之地,但是路程却是远了两倍不止。

    萧懿航不在乎这点路途的遥远,安全才是第一位的,毕竟车上拉的可是三亿两白银,这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那可是砸锅卖铁都赔不起的。

    千余人走在官道之上倒也显得队伍威武雄壮,其中押着十数量的马车,显得也是毫不起眼。

    官道平坦,平日里来来往往的人不断,这是各大主城前往丰寰城的官道,与丰寰城有交易往来的车辆大多走的是这条官道,同时丰寰城对外交易也大多走这条路,但是今日却是不同,千余人的队伍走在官道上,却是再无别的车辆。

    萧懿航一马当先,身旁的是莫天涯,在两人身后却是莫林和谢小雨。

    平坦的官道上突然飞来一棵大树,树是断的,似是从天而降,“轰”的一声砸到了萧懿航的眼前,顿时烟尘四起,惊得战马长嘶不止,前蹄高高抬起,险些将几位从马上掀翻。

    就在大树落地的那一刻,一声嘹亮、清脆的诗号声缓缓响起,“巍巍峨眉山高远,残月双分如钩悬,袖转流光影重重,剑引穹华倾千峰,缥缈月影南宫心怡恭候大驾!”

    随着诗号声,一袭粉红色的身影站在了树干之上,正是南宫心怡,南宫心怡一现身顿时全身劲气一放,顿时大地隆动,轰然而爆。

    随后南宫心怡一探手背后剑出鞘,一道澎湃的剑气悍然直击,轰然一剑划开战局。

    萧懿航大吃一惊,随后莫天涯纵身一跃从马背上跳起,手中剑出鞘,直指南宫心怡,与此同时莫林和谢小雨也拔剑在手站在了莫天涯的身后。

    萧懿航倒是退的飞快,与此同时墨绿、绿萝合、沈四纷纷上前,身后的替天行道帮众更是各个持刀拔剑严阵以待。

    “南宫姑娘,你焉何拦住我等去路?”莫天涯手中的剑轻轻颤动,剑尖幻化分影,乍一眼看去似是十余个剑尖一般。

    “人走,马车留下,否则必死!”南宫心怡以剑直指莫天涯,言语冰冷。

    “南宫姑娘,欺人太甚了。”莫天涯说完手中剑一晃,顿时漫天的剑影席卷向南宫心怡,幻影剑出手。

    莫天涯的幻影剑发动,一把剑化作漫天的剑影竟是让人分不出那个是真,那个是假,剑影重重,如剑林一般。

    “幻影剑?”南宫心怡不屑一顾。

    幻影剑施展出来虽然显示万千剑影,但是这些剑影不是劲气所化,更不是剑身快速划过空中所留下的剑影,而是幻影。

    幻影就是不存在的剑影,看起来剑影重重,其实真实的剑只有一把,移动速度也不慢,但是在南宫心怡眼中绝对不是奇快无比,幻影剑其实是一种以精神力攻击为主,以剑攻击为辅的剑招。

    说是剑招,其实并不是剑招,以手中剑作为虚晃一招,看似是剑招上的文章,其实却是暗中以精神力攻击为主。

    先前萧云初次对上莫天涯的幻影剑的时候虽然看破幻影招式,但却是没有破解之道,只是抓住他的剑划过的空隙,趁机攻击,随后一击后撤。

    而之后丰小依更是看破了莫天涯体内的内劲的流动经脉,早将幻影剑的虚实探查的一清二楚,而对于这样的对手萧云自然是不向南宫心怡隐瞒。

    南宫心怡一见幻影剑出现,顿时集中精神,清心意境力量发动,顿时将莫天涯的精神攻击涤除。

    南宫心怡不善精神之力攻击,否则以精神之力反击过去,会让莫天涯自讨苦吃,再者她不是丰小依不会丰小依能够复制别人武功的能力,但是两人的意境之力相撞之下却是高下立判,伪意境和真意境之间的差距这一刻显露的淋漓尽致。

    莫天涯所发出来的幻影剑被破,可怜对手却是茫然不知,剑势在不断的变化,在空中划过道道剑痕,看着一动不动的南宫心怡心中得意。

    莫天涯以为自己的幻影剑将对方震慑住了,自然得意非凡。

    幻影剑的秘籍乃是出自百邙山阴风谷,几经流转就到了萧懿航的手中,最后却是被萧懿航给了莫天涯。

    莫天涯只是依照秘籍修习,却也没有名师指点,但也是修炼有成,这幻影剑一经施展漫天的剑影,真是让人看的眼花缭乱,而且与人动手之余更是大占上风,之后莫天涯竟是将这幻影剑当做自己的招牌武学,只要一动手就是幻影剑。

    莫天涯对幻影剑的理解还只是一知半解,根本就没有摸清楚幻影剑的真谛,以为是剑招所致,所以将精力都用在了剑招之上,却是忽略了最为重要的精神力攻击。

    精神力对南宫心怡起不到半点的左右,所有的幻影在南宫心怡眼前成为了泡影,莫天涯那单纯的剑势剑招在用剑大家南宫心怡的眼中那实在是太不值得一提了。

    南宫心怡气运全身,玉腕翻动,剑影重重,剑势来袭却丝毫看不到杀伐之气。

    莫天涯感觉眼前的已经不是一个运剑含杀的女剑客,而是一个体弱多病惹人怜爱的弱女子。

    莫天涯眼中的南宫心怡手中剑动,不见杀气,只有体态婀娜,她的剑出似是美女眉眼,剑光闪动也是迷煞人了,就似是西施一颦一笑都令人感到很有魅力,不仅如此就连她似是生病时因病痛而双手捂在胸口皱着眉的样子,看起来也非常美丽动人,而这一刻“西子捧心”一剑出手。

    南宫心怡对上莫天涯,一剑出,战局将要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