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心怡施展出绝招“三峨霁雪”,而对方却是有恃无恐,三峨霁雪的强招能否撼破四象阵势?

    答案很快就揭晓,三峨霁雪的威势强大,奈何始终是一人之力,但是四象阵中四人合力,四四相合绝对不是四人之力相叠加这么简单,虽然四人都不是意境大圆满的高手,但确确实实是真意境。

    真意境与伪意境有着天壤之别,而且又是阵势加成,利用天地自然之力,自然不是这么简单的加成而算的。

    三峨霁雪一式之威竟是无法撼破四象阵势,但是这四象阵势也是一阵的晃动,竟是阵势已变。

    惨雾淡淡,顿时化作一片荒凉坟场,四周尸骸遍布,白骨处处可见,半露的棺材,破碎了的棺木也是满地尽是,显得悲凉而又凄惨。

    骤然间天地也变,本来青天白日竟是变成夜晚,残月高挂,洒下阵阵阴冷。

    冷风吹,杀气寒,隐隐传来厮杀声,慌冢、慌烟、慌月夜,一切都显得凄惨、荒凉与恐怖。

    南宫心怡踏步慌冢之内,顿时幻象迎面扑来,似是这里的凄惨场景再次重现,原来这里不仅仅是一处坟场,更是一处屠场。

    冷风、冷月、冷杀声,荒烟、荒冢、荒月夜,诡怖无断的杀伐悲嚎,似虚还实,似远还近,骤然间不想看到的一幕再现眼前,竟是无数的人被残忍屠杀,血流成河,自己似是那被屠之人,道道杀戮印在心头,阵阵疼痛从身上清晰感知。

    南宫心怡陷入幻境之内,此时更闻声声惨嚎,犹如鬼哭一般,莫名的想起自己出生就被人抛弃,一生竟是未见过父母,未曾享受过父母之爱,心中不免悲伤。

    她心中一痛,莫名的悲愤袭上心头,“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抛弃自己,为什么生了我,却又将我抛弃?”

    怒急攻心,眼前鬼影重重,竟是向着南宫心怡扑来,顿时她手中剑光大盛,无比愤怒的剑势赫然出招。

    眼前的鬼物就是目标,眼前的屠杀者就是目标,她的双眼已经血红,她的意识已被愤怒充斥,她的精神已被四象阵势所影响,竟是不复清明。

    西子捧心貂蝉拜月贵妃醉酒、昭君抱琴连环出手,同时她的最强杀招剑气幽璇混沌开三式一式接连一式的施展,丝毫没有顾忌内力的虚耗,丝毫没有想体力的透支。

    南宫心怡狂野出招,不见目标,不见对手,唯有满胸的杀意,杀、杀、杀····

    南宫心怡身陷四象阵势之内,阵势之外的萧懿航却是趁势疾走,就在此时杀出一稍人马,竟是路遇土匪。

    这里怎么会有土匪?但是这些人真的是土匪,他们念着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开场白就冲了过来。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从此处过,留下三亿银子来。”

    “妈的,原来是打着三亿两银子的主意。”萧懿航怒急,这三亿两银子的事情很隐秘,自由联盟自然是不会到处宣扬的,那么怎么会被土匪知晓?

    答案很明显,连南宫心怡都出动了,也不难猜出这些土匪一定是被人有意透露这个消息的。

    “萧云,你等着,我让你不得好死!”萧懿航恨得咬牙切齿。

    对方来人竟是一千多人居然比替天行道的人还多,这一下子替天行道却是失去了人数的优势,还好还有质量的优势,替天行道这边可是还有着不少意境的高手。

    一群土匪杀了过来,这群土匪居然行进有序,似是国家军队的正规军一般,让人一看就不是一般的土匪。

    “那领头之人怎么这么眼熟,而且这阵势···”萧懿航身边的沈四沉声道。

    他这么一说顿时莫天涯也觉得眼熟,莫天涯受伤就随着萧懿航走到一处,此时他也看着对方眼熟。

    “是云雾城我们设计黑吃黑的那个沙匪!”还是莫天涯想了起来。

    “沙匪?沙通天?”萧懿航也想起来了。

    当初听闻云雾城中的一伙强人偶然间得了一分萧百荣的藏宝图,要与沙匪做交易,萧懿航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从官府领取了正式的剿匪任务,同时还想着黑吃黑把沙匪和那伙强人尽数缉拿。

    不料沙匪居然也狡猾,竟是携带着假的金银财宝前来,结果萧懿航打不到狐狸还弄了一身的骚。

    更是萧懿航想要借助沙匪的手要了萧云的性命,不料萧云和沙匪走到了一处,萧云逃跑了同时还救走了沙匪的头领沙通天。

    而这次出现的这土匪的领头之人就是沙通天,而沙通天就是实实在在的土匪,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土匪,是官匪,当初他可是统领十万兵的戍边大将,统领这千余土匪那是游刃有余。

    萧懿航想起了一切,同时也毫不怀疑沙通天就是萧云派来的,原来梅剑山庄之所以能够混得风生水起竟是背后与沙匪有着勾结。

    沙匪在沙漠之中烧杀掠夺,积累了无数的财宝,这也是为何当初萧懿航要黑吃黑的原因了,而眼下这批财物却是梅剑山庄的后盾,也难怪萧云一下子能拿出三亿两来。

    沙匪的凶悍萧懿航记忆犹新,那时候沙通天就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当时他还不清楚,现在他知道娜那竟然是意境之力。

    意境之力?那还是什么时候他居然会施展出意境之力?

    沙通天的确是意境高手,而且还是高手之中的高手,他的意境可不是服用了意境种子而是自己参悟出来的意境。

    沙通天的武学并不是已经高到了宗师级别,而是他几经生死大战参悟出来的意境,是一种战场上拼死杀敌的意境,战场意境。

    意境之力一经发动顿时周围的人都似是打了鸡血一般,似是在每个人的心头敲起来战鼓,而作为对手却是感觉不一样,感觉迎面而来的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千军万马,即使是面对着一个人也如面对千军万马的感觉。

    一个人面对千军万马那是什么感觉?

    人未到眼前,压力已经传达了过来,顿时将对手压得喘不过气来。是啊,任是谁面对着千军万马也会胆怯,但是胆怯就意味着战斗力减弱,而接下来就是死在对方的手上。

    普一接触,替天行道的人就损失惨重,而且更严重的是一道人影竟是窜入战群,人未到紫色烟雾就已经起来,烟雾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竟是灭神烟。

    萧懿影突然杀到,面对着萧懿航她将如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