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通天带人与萧懿航的替天行道恶战,目标就是三亿两的银子,一方是想要抢夺,一方却是死守。

    天道因果报应不爽,当初萧懿航想要黑吃黑在云雾城埋伏了沙通天,得到的全部都是假的金银,而现在真真正正实实在在的三亿两银子就在眼前,却是变成了土匪抢劫了。

    沙通天的特殊意境在群战之中发挥的淋漓尽致,这也是他多年的战场厮杀领悟来的意境,再加上人数上的优势,又是准备充足,很快就对替天行道形成了碾压的局面。

    南宫心怡自然也是受到了沙通天的意境的影响就像是战神附体,她一早得到萧云的知会,将会有一大队的人马前来协助,银车就让他们带走,很显然沙通天就是来接手银车的。

    抵挡了片刻之后,莫天涯凑到了萧懿航身边,“航哥,抵挡不住了。”

    同时墨绿也是左臂受伤而归,沈四也是狼狈不堪,倒是绿萝却是安然无恙,剑刃带血,目光冷冽。

    “撤!”

    萧懿航咬了咬牙,他知道再抵挡下去就要全军覆没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事先的求援没有到,更是不知道为何柔姑娘会在战场上惊鸿一现,今天的事情太过诡异了。

    “穷寇莫追!”

    “杀回去!”萧懿航顿时大怒,“穷寇?谁是穷寇?”

    “不要冲动,银子丢了还可以找回来,命丢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莫天涯劝说萧懿航。

    萧懿航咬了咬牙,一挥手,“撤!”

    替天行道的人撤的了,一千余号人浩浩荡荡的来,结果逃回去却是两百人不到,这群人向着丰寰城逃去。

    此时的丰寰城中正在进行欢宴,三亿两银子已经到位,解决联盟的危机已经全然不在话下,众人正在把酒言欢。

    “陈盟主,当初你我在天道山一见却是想不到会有今日,为了庆祝一下我山庄之中却有丰荫城名人再此,更有她的两位江湖姐妹,说起来大家也都认识,其中一位乃是峨眉新秀人称飘渺月影南宫心怡姑娘,另外一个却是她的师妹,厄···就是有点烦人,不过她的歌声、舞姿却是没得说。”

    萧云这话一说顿时大家都来了兴趣,尤其是其中的狼性之人。

    哪个男人不是狼性十足?顿时萧云的话一落众人皆称赞起来。

    “不过大家不要性急,醉红楼的柔姑娘虽然在我梅剑山庄做客,奈何她也不是我能轻易请的动的,待我好好和她商议商议,毕竟让她献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理解、理解,庄主赶快去请.”

    醉红楼的柔姑娘别说是一舞了,就是一见都是难,如今却要和她的师妹一舞那就别有风情了,更何况还有她的江湖朋友峨眉女侠南宫心怡以及男人见了都会吞口水的那个奶牛姑娘。

    “奶牛姑娘”是自由联盟之中的几个狼性之人对萧懿影的另类称呼,从这名字不言而喻,萧懿影的那对伟岸那是对狼性之人都充满了赤·裸·裸的诱惑。

    萧云去请柔姑娘三人,丰小依和丰小冉陪着众人饮酒,大家说说笑笑的都期盼着萧云将柔姑娘三人请来。

    孙剑书趁机向丰小依敬酒,“小依姑娘,剑书敬你一杯,这些日子小依姑娘辛苦了。”

    “辛苦谈不到,事情还没有着落,是小依无能了。”丰小依说完竟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一直到现在丰小依都是一手提着剑,另一只手端着酒杯,每每有人敬酒也仅仅是示意一下,并没有怎么喝,而孙剑书这一敬酒她却是一饮而尽。

    孙剑书明白丰小依的意思,这是她心中自责。

    当初孙剑书将寻找孙剑画的事情托付给了丰小依,直到现在丰小依还没有打探到妹妹的下落,这让他十分的担心。

    丰小依投给孙剑书一个放心的眼神,轻轻点了点头,“剑画的事情我一直放在心上。”

    这就已经够了,一个承诺,简简单单。有些人的承诺哪怕是仅仅一个字也是重比千斤,孙剑书点了点头,心总算是安稳了一些。

    龙玉阳一直的想着给丰小依敬酒,奈何一见她那绝美的容颜,却是迈不动步,手端着酒杯微微颤抖,就是不敢上前。

    陆金岚微笑的看着龙玉阳,轻声道:“玉阳,不知道有没有练成巨阳神功?看你的样子想要上前却又不敢的样子,怕是还没有练成吧?”

    龙玉阳顿时脸上通红,当初在云雨山寻十大神兵之时陆金岚就以此嘲笑过龙玉阳说只因为他的名字叫“玉阳”所以勾不上丰小依,改成“巨阳”的话她一定自动投怀送抱,如今这话又被陆金岚提出来,顿时龙玉阳脸上似是火烧。

    萧云很快就回来了,身后不急不缓的跟着柔姑娘。

    柔姑娘脸上挂着惯有的笑容,缓缓而来,五彩的衣衫随风而舞,显得飘逸若仙,顿时所有的声音都已经消失,所有的动作都已经静止。

    有的人端着酒杯,有的人夹着菜,有的人正在划拳····但是在柔姑娘出场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一切都已经静止。

    所有的人的眼光都被那身披五彩霞衣的谪仙子所吸引,不仅仅是那些狼性之人,就是陆金岚、梦琉璃、艳清心等人也不例外。

    丰小依倒是不受什么影响,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但是那缕刘海之下遮挡着的眼睛却是变得血红,似是有一个世界在眼中流转,她却是要趁机看穿幽冥魅力的运转。

    丰小依的眼前一道黑影挡住,她眨了眨眼,感觉到左眼酸痛无比,放下酒杯揉了揉眼睛,定睛看时却是丰小冉挡在她的眼前。

    “姐,不要勉强自己,你的眼睛···”丰小冉向丰小依传音入密道。

    “要你管?”丰小依横了弟弟一眼,转眼向着萧云看去。

    萧云面带微笑的看着柔姑娘,似是看的正入迷···

    “吧嗒”

    是筷子落地的声音,原来有人看的着迷,竟是将手中的筷子落在了地上有若未知。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声不绝,原来是酒杯、筷子不断落地的声音,甚至还有人滴口水的声音。

    柔姑娘如若不知,缓缓的来到众人面前,掩口咳嗽一声,顿时将众人惊醒。

    “我姐姐和师姐稍后就到,柔儿受萧庄主所邀与众位相欢一场。”柔姑娘浅浅一笑。

    萧云让柔姑娘与众人歌舞相欢,到底如何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