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在酒席前显露歌舞,“我姐姐和师姐稍后就到,柔儿受萧庄主所邀与众位相欢一场。”

    “相欢一场?”这话可是充满了诱惑了,任你怎么想吧,但是大家也都知道大家所想的那种“相欢”怕是没有可能。

    “柔儿与众位武林豪杰再此相会也是有缘,来我们举杯共饮一杯。”柔姑娘说完举杯向着众人一敬,以衣袖掩面将酒喝干,酒杯倒转竟是不滴下一滴酒。

    “好酒量,大家共饮一杯!”陈天成起身,端起酒杯向着众人道。

    “干、干、干···”顿时气氛被提了起来。

    “柔儿别无擅长,尤擅歌舞,不如柔儿再此一段歌舞,待我姐姐和师姐打扮完毕,我们师姐妹与众位武林豪杰同乐。”

    顿时众人哗然,柔姑娘的舞姿那绝对是难得一见的,有人去醉红楼只求一见柔姑娘都是不得,更何况是她的歌舞?

    柔姑娘一展歌喉,她的歌声甚是委婉动听,众人听的如痴如醉,同时她的莲步轻移,两条水秀舒展,曼妙舞姿第一次展现在人前。

    珠缨旋转星宿摇,花蔓抖擞龙蛇动。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偷穿宫样稳,并立双趺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摘自网络)

    众人看的如痴如醉,竟是不知身在何处。

    一舞做罢,柔姑娘水袖收起,面色潮红,看来是累了,当下陈天成端过酒来,柔姑娘微微一笑,竟是不似先前那般以袖掩面,她这次却是不输男儿慷慨,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众人一众叫好,鼓掌声、口哨声起此彼伏,犹如海浪拍岸,连绵不绝。

    “哎呀呀呀呀,什么事情啊,这么热闹,我们师姐妹来晚了呢。”一声欢快的笑语传来,两人结伴而来,犹如仙子结伴临凡,正是萧懿影和南宫心怡。

    “呵呵,姐姐来了,刚才妹妹献丑,舞了一曲,妹妹舞姿尚不如姐姐十之一二,姐姐既然到了何不也舞上一曲,大家共乐?”

    萧懿影呵呵一笑,“跳舞啊,很好啊,我很喜欢呢,不过让我跳舞那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看得,不过妹妹既然说了,姐姐就献丑了,那····我就舞上一曲吧。”

    “我给姐姐伴歌吧。”

    柔姑娘再展歌喉,语调变得清脆婉转,竟是《霓裳曲》。

    萧懿影也是早已准备妥当,长袖轻舞,合着《霓裳曲》竟是跳了一曲霓裳羽衣舞。

    天阙沉沉夜未央,碧云仙曲舞霓裳。一声玉笛向空尽,月满骊山宫漏长。

    舞凤髻蟠空,袅娜腰肢温更柔。轻移莲步,汉宫飞燕旧风·骚。谩催鼍鼓品梁州,鹧鸪飞起春罗袖。

    顿时全场哗然,这里的人从未见过如此华丽的舞蹈,舞蹈之中似乎还蕴藏着无上的武学,整个人看起来就似是一朵盛开的鲜花。

    鲜花不断的幻生幻灭,一会是是杜鹃花开,转而是红莲绽放,继而是牡丹怒放····

    萧懿影独步天下的舞姿之中蕴含百花劲气,显得美轮美奂,犹如仙子瑶池舞,再加上柔姑娘的幽冥魅力暗中施展,更加衬托的萧懿影身姿优美。

    众人看的如痴如醉,这样的舞姿,这样的身姿,简直无可形容,比之方才的柔姑娘之舞更是美上七分。

    一曲霓裳羽衣舞毕,顿时掌声如雷,众人的激情都被点燃。

    “我,我···”南宫心怡不由得脸红,“我不善歌舞,不如我陪大家喝一杯吧。”

    “好,好,好,我们就喝一杯。”大家都在兴头上,共同举杯。

    柔姑娘也和大家喝了一杯,这次柔姑娘举杯以袖掩口一饮而尽,大家闺秀姿势彰显无遗,而南宫心怡背后背剑却是侠女姿势,一举杯就已经干了。

    此时众人很多还举着酒杯,没想到对方已经干了,侠女风范彰显无遗。

    “一杯一杯的喝是不是很没意思,大家都是武林豪杰,都是堂堂豪杰,不如我们换大碗吧。”

    南宫心怡一句话却是引得四方哗动,即使是陆金岚也是暗暗佩服这女子绝对不让须眉,而那些堂堂男子汉又哪里能够落后。

    南宫心怡端碗,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仰头,酒干,酒碗口朝下竟是不洒下一滴。

    “好酒量···”顿时咕嘟声响不绝。

    一晚喝干,众人哈哈一笑,“痛快···”但是随即却都愣住。

    南宫心怡的碗又被满上,举碗····一连八碗,顿时把大家全都震住了,这家伙还是人吗?会不会是酒缸成精?

    萧云看着南宫心怡这样得喝酒不由得皱眉,暗中传音道:“心怡姐姐,小心身体,你这样喝····”

    萧云的关心顿时让南宫心怡心中一甜,她向着萧云微微一笑,表示没事。

    “师姐,不要喝了,在喝下去你没事,我担心这些武林豪杰就要住在我们山庄了,我们不是山庄的人,没权为庄主做主留下这些武林豪杰。”柔姑娘浅笑嫣然道。

    “是啊,是啊,是啊,师姐,你干嘛总是喝酒,师妹可不是劝说你一次两次了,少喝酒啊,要不你给大家也舞一段吧,这样也让大家醒醒酒。”

    “好,好,好,···”顿时鼓掌声不断,叫好声不绝,因为这些人都喝怕了,这样一碗紧接着一晚的喝即使是酒缸那也要灌满啊,这下子总算是遇到了救星,当下鼓掌、叫好不绝。

    “可是我不会跳舞···”南宫心怡弱弱的道。

    “怎么不会啊?师姐你不是最会剑舞吗?舞一段吧,舞一段吧。”

    南宫心怡半晌点了点头,随后缓缓拔剑,剑光闪动,她的身影曼妙,显得相得益彰。

    昔有佳人南宫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

    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公孙大娘舞剑,略该)

    柔姑娘一边敲着拍子,萧懿影歌声伴舞,南宫心怡剑舞动人心,这三支花同台亮技,顿时嗨翻全场,整个梅剑山庄都沸腾起来。

    三女同现梅剑山庄,是巧合还是有意安排,此时此刻的萧懿航又在做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