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终于打上门来,出口不逊。(书^屋*小}说+网)

    “是你,你不是护送银子会联盟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又回到了这里,事情办妥了?”陈天成喝的有点醉了,说话的时候舌头都有点短。

    被南宫心怡连灌八大碗,是谁也扛不住的,这酒要慢慢喝,要是喝急酒很容易醉的,陈天成也算是海量,却也是渐渐不支。

    “盟主,我们上了萧云的当了,他这里将盟主留下,暗中却是派人劫了银子。”萧懿航怒发冲冠。

    “什么意思?”陈天成到此时还没清醒呢。

    “你说什么?银子被劫了?”还是陆金岚喝得少,再加上她的酒量不小,如今还保持着清醒状态。

    “陆盟主”其实陆金岚只是副盟主,而萧懿航此时却是唤作盟主是有拍马屁的嫌疑,“路盟主,这萧云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人前把银子给了我们,但是却暗中派人把银子劫了回去。”

    “银子被劫了,怎么回事?”陆金岚这一下子声音大了,顿时所有的人都已经听清楚了,除了喝的酩酊大醉的孙剑书。

    众人都围了过来,等着萧懿航解释。

    “萧云留盟主等人再此用宴,却暗中派南宫心怡前去劫银子,除此之外还有梅剑山庄的萧···奶牛姑娘,萧云卑鄙无耻,此心可诛!”

    “你说谁?”说话的是满脸通红的南宫心怡。

    此时的南宫心怡满面通红,也不知道是喝酒喝得,还是被刚才的话气的。

    “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是谁啊,谁啊,谁啊,你所说的奶牛姑娘是谁啊,你是说谁啊?”萧懿影挺着一对饱满晃晃荡荡的也凑了上来。

    “你们····”

    萧懿航顿时迷惑了,她们怎么会在这里?

    “盟主,就是她们,她们出手劫的银子,她们和沙匪相勾结,将银子抢走了。”萧懿航虽然迷惑但是这个时候还是抢着解释。

    “你胡说什么?”陈天成瞪着大眼睛问道。

    “就在刚刚···”萧懿航将南宫心怡劫银子的事情讲述了一遭。

    “胡闹!”

    萧云都不用解释了,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明,前不久柔姑娘、萧懿影和南宫心怡还载歌载舞的,这萧懿航却是说她们劫的银子,这可就有点离谱了。

    说谎都不会啊?

    陈天成都懒得理萧懿航了,“为什么现在才报,那群沙匪走了多久了,还不快追,三亿两银子啊。”

    陈天成的意思很明白,趁着他们没走远赶快追,毕竟那三亿两的银子虽然银票占了一亿两,但是两亿两都是用马车装的,两亿两啊,那得多少辆马车,每辆马车上装多少银子,这样的队伍能快的了吗?

    “已经好半天了!”萧懿影咬牙切齿的道。

    “好半天?那是多久?那你为什么不赶快来报?”陈天成乃是勉强压制了火气了。

    “我们被梅剑山庄的人为难了,所以来晚了。”萧懿航说着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遭。

    原本就是萧懿航等两百余人的武功参差不齐的,有的轻功极差,还有更多的是受伤的,速度自然是想快也快不了的,再加上城门外转来转去好几趟,这段时间也就不短,这边一来二去的浪费的时间可是不短,没见到南宫心怡三人载歌载舞了好几段了?

    “你说谁拦截你们?”在丰小依身后于浩光转了出来,这于浩光一出来脚都站不稳了,晃晃悠悠的险些栽倒,浑身的酒气,眼中也带着红,显然是喝的多了。

    于浩光也是酒醉竟是不知害怕,一伸手将萧懿航的衣领抓住,“你说谁?”

    萧懿航大怒,银子被劫也就罢了,明显还被人阴了一把,而且自己堂堂替天行道的帮主当着众人的面还被人抓了衣领,这种心情简直难以形容,当下心烦意乱一甩手欲将于浩光甩开。

    于浩光早已喝的酩酊大醉,走路都打晃,哪里经得住萧懿航一甩,顿时被甩了出去,说也倒霉竟是撞到了桌角上,顿时身子一歪昏了过去。

    丰小依站在于浩光身边,低头看了看,旁边早有人扶了,但是于浩光依旧是昏迷不醒。

    “陈盟主,这是什么意思?是拿我们山庄的人不当人吗?是拿我丰小依的属下不当人吗,还是看不起我丰小依,看不起我梅剑山庄?”丰小依冷冷的道。

    丰小依上纲上线,这下子把事情说得可严重了。

    “误会,误会···”陈天成陪着笑脸。

    “算了,我山庄从剑湖帮的衰败到现在山庄的繁荣,都是山庄的人员上下齐心协力劳作的结果,这三亿两银子其实并不是我们山庄所赚有的,而是借来的,如今这三亿两银子丢了,我们再也拿不出银子了,不仅如此,山庄也面临着巨大的财政危机。”萧云皱眉,满脸苦容道。

    “三亿两银子被劫了,是谁做的,丰寰城会有谁能出这么大的手笔?”陈天成向萧云询问道。

    萧云也是皱眉不止,“据我所知丰寰城附近是没有这样的强人了,或许是外来的强人也说不定,既然萧帮主不幸遇到,借此机会将其铲除也好,说不定不止三亿两,或许还有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经过这么一闹大家的酒意也逐渐的醒了,听说三亿两的银子被劫了,这下子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萧云唤过胡古月来,让他以最快的速度将山庄的快马都牵过来,所有人纷纷上马。

    大家随着萧懿航前去到事发地查探,当走到北门的时候,见做买做卖的一切正常,北门洞开竟是没有丝毫的打斗痕迹,转到城门之外看向墙壁,就连莫林留下的剑痕已经不在。

    众人看着萧懿航希望他给一个完美的解释。

    解释当然是没有,萧懿航心中也在纳闷,当下道:“先去看看事发地。”

    一场大战下来一千余人死了八百多,同时对方也死伤不少,这场大战宫死伤一千多号人,可谓是血流成河。

    更是南宫心怡强招叠出,破坏地面,还有大峨四侠出手,那阵势也是不小,大地龟裂,天翻地覆,如此大战定会留下蛛丝马迹,到时候所有人都相信自己没有说谎。

    萧懿航头前带路,很快到了大战之地,本来这里是横着一棵树的,当初南宫心怡飘身落在这棵树上,劲气外放将大地都轰出一个大坑,可是现在却是什么也没有,而且路面平坦,根本就未见到大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