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执意要去南疆,萧懿影就是不答应。

    “柔妹妹,你真的要去南疆啊,那里很危险的,不要去了吧。”萧懿影劝解着柔姑娘。

    “要去的,第一难道姐姐不想知道二十年前的真相?再者我也要从南疆得到一个禁宫秘钥,所以我必须走一遭。”

    “你总是说禁宫秘钥,到底那是什么东西?我娘给我的遗物之中也有说要我寻一把开启神秘宝藏的钥匙,难道就是禁宫秘钥?”

    “哦?小娘说过禁宫秘钥?”柔姑娘问道。

    “没有啊,我娘说找到一把开启神秘宝藏的钥匙,说是这钥匙很可能在天道山上呢?没说什么禁宫秘钥的事情啊?”

    “天道山上?怎么会?”柔姑娘也疑惑了。

    “师尊的话我坚信!”南宫心怡笃定的道。

    “小娘有没有说为何要寻到禁宫秘钥?”柔姑娘道。

    “开启宝藏可以得到无上绝学。甚至横扫武林,我娘的遗愿就是给她报仇,遗书中说她死的不甘,死的不愿,更是死不瞑目。”

    “报仇?找谁报仇?她不是殉情死的吗?一个甘愿殉情的人为何说是不甘、不愿和死不瞑目?”柔姑娘不解的问。

    “我不知道,我娘没说,她的遗书之中只说我爹和娘都遭了暗算,而暗算他的人是身边的人,是谁没说,要我隐藏身份然后寻得宝藏,习成绝世武功,给他们报仇···”说着萧懿影却是低下了头。

    “怎么了?影姐姐···”

    “哎,我太懒惰了,没有好好的练武,更是我在天道山的那些日子受到了白小蝶的暗算,小小年纪就服用了培婴丹,以至于身形走样,变成现在这模样,只是···我白瞎了娘给我留下来的意境种子。”

    “影姐姐,你也不要这样自责,其实你很好了,你哪里懒惰了,很勤奋呢,我们一起去南疆吧,妹妹和姐姐把属于姐姐的一切都拿回来如何?”

    “不要,想都不用想,我好不容易有你这个妹妹,我可不能让你有事,你总不能让我这当姐姐的担心吧,再者我想让你见见我姐姐,化解一下你们之间的恩怨。”萧懿影晃了晃脑袋。

    “好姐姐,去吧,去吧,不忙着见血仙蝶姐姐呢,等我在南疆找到答案再见她不好吗?你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很紧张的。”

    “撒娇也没用,我才比你大十天,十天,你好意思吗?好意思吗,好意思吗?”萧懿影捋了捋额前的一缕秀发道。

    南宫心怡喝了一口酒,看着两姐妹却是微笑不语。

    “你还笑,笨笨师姐,你让我担心死了,知不知道?”萧懿影连忙转换了话题,她可不想在提及去南疆的事情。

    “我笨?”南宫心怡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还不笨嘛?本来让你却劫银子的,你看你都做了什么?你到是英勇,一个人去劫一千多号人,还弄倒了一棵大树,你怎么不把一座大山搬过去拦路?”

    南宫心怡被说的脸上发烧,但是想了一想,自己做的好像也不错。

    “你说该怎么办?”南宫心怡瞪着大眼看着萧懿影。

    “呵,你啊就应该先放毒,毒倒一大片,然后再出手,事半功倍。”

    “我又不会毒?”南宫心怡不满起来。

    “你不会毒,你不会叫我啊,你干嘛不喊我一声,要不是我的四个丫头发现你不见了,我还不知道你去抢银子了呢,这么危险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和我们说一声?”萧懿影也是瞪着大眼睛看着南宫心怡。

    “我···”

    南宫心怡不想说啊,萧云提醒她说过萧懿影和萧懿航有着密切的关系,不要把抢银子的事情告诉她,但是南宫心怡却是觉得瞒着师妹不好,这才向萧懿影和柔姑娘合盘托出。

    南宫心怡找不到合理的谎言遮掩,因为她本就不是一个会说谎话的女子,“我怕你和萧懿航有关系,所以不叫你了。”

    “哼,那你知不知道你很危险,你要是死了怎么办,你真的以为你能一个人抵挡千军万马吗?你以为你是谁战神吗?笨师姐,笨师姐,笨师姐····”

    “好了,不要吵了,其实南宫师姐的担心不是多余,我也有这么一重的担心的,而且萧懿航能够崛起,能够建立起替天行道这样的大帮会背后也是有着力量的支持的,否则但凭他的本事哪里能做的到?”柔姑娘微笑着说道。

    萧懿影皱了皱眉,心道:“莫非是姐姐?这个还真的有可能。”

    看萧懿影的眼珠转来转去的,就是不说话,顿时让柔姑娘心中一颤,“影姐姐,莫非萧懿航的背后支持者是冰宫不泪天?”

    “完全有这种可能呢,不过我一看那萧懿航獐头鼠目的,就不是好东西,尤其是我在他身上感到了阴阳气劲的气息,是不是很奇怪?”

    “阴阳气劲?那是什么?”柔姑娘和南宫心怡都好奇起来。

    萧懿影说着将一本秘籍拿了出来,正是丰小依与萧懿影拼酒的时候酒醉之后给了萧懿影的,虽然丰小依事后很后悔,但却是没法子要回了,毕竟那是一本春·宫图,开口要回来,张不开这个嘴。

    “阴阳逆乱天元道!”柔姑娘郑重的道。

    “柔师妹,你不是看过这本数吗,不是好东西的。”南宫心怡也想起那日丰小依拿出这本书的事后柔姑娘也在场。

    “才不是呢,这真是好武功呢,受益匪浅哦。你们看看,你们看看···”

    “我才不看这么肮脏的东西?”南宫心怡转过身去不看,但是不禁脸上发烧,偷眼去看那令人血脉偾张的画面。

    “我看看···”柔姑娘倒是不介意到底是不是春·宫图,男女之事她虽然没有经历过,但却是见的多了,毕竟人家是醉红楼的头牌,说白了也是妓·女,不过是艺伎,卖艺不卖身的那种。

    “过来,过来,师姐,让师妹给你传授点本事,你要是学会了,保管你终生受用,这里面呢有一种很玄妙的武学叫做交·合渡气。”

    萧懿影见柔姑娘翻看着那本春·宫图,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就连一惯的笑容也都没有了,也不再打扰她,开始来烦南宫心怡。

    南宫心怡一个人自小就孤独,平日就是借酒消愁,如今遇到一个愿意和自己说话的自然愿意,哪怕是自己不说话听着也是开心。

    “笨笨师姐,大笨蛋师姐,让师妹看看你的伤势怎么样了?”萧懿影拉着南宫心怡道。

    “师妹,师姐虽然不好医道,但是最基本的疗伤手段还是有的,这点小伤不碍事的,我已经处理好了。”南宫心怡喝了一口酒笑了笑。

    萧懿影到底要向南宫心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