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你说如果你被极大高手围攻了,你该怎么办?”萧懿影瞪着大眼睛问道。

    “还能怎么办,你以为我是你啊,死战到底!”南宫心怡坚决道。

    “笨,笨笨,笨笨笨,笨笨笨笨···”又来了。

    “好了,好了,你有想法直接说就好了,我不拦着你,你到底要说多少个笨,我真的有那么笨吗?”南宫心怡不满的道。

    “打不过就跑啊,死战到底,你看你有多笨?你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你要是跑了,还能报仇不是。”

    南宫心怡白了萧懿影一眼,这点她也知道,她之所以说是死战到底,也不过是气话,打不过了当然就会跑,但是即使是打不过依照她的性格也不会转身就跑,没动手就跑那不是她的性格。

    “那如果你被几个高手围攻,你不想逃跑,硬拼你还打不过他们,你该怎么做?”萧懿影又换了一个问题。

    “打呗。”南宫心怡晃了晃手中的酒葫芦道。

    “除了打,你还能做什么?打是当然要打的,但是也要有着章法,比如先打哪个,后打哪个?”

    “那个厉害,先打哪个,打死了厉害的,其他武功差的自然就会容易对付。”南宫心怡得意的道。

    萧懿影撇了撇嘴,“错了,师姐,大大的错了,你应该啊,哪个弱先打哪个,你想啊,哪个弱最先会被你打败,若是弱的败了,自然会给武功高的增加压力,更何况如果武功高深的你一时半晌拿不下了,那武功弱的岂不是会趁机对你攻击····”

    不得不说萧懿影的战略、战术确实独到,到真的是让南宫心怡大开眼界,心中暗骂师妹卑鄙无耻的时候也不得不佩服一下。

    “小姐,小姐,不妙了,冬雪被人抓走了。”春草惊慌着跑了进来。

    “什么?”萧懿影一惊,同时柔姑娘也将书收起,南宫心怡更是站起看着春草。

    “不知道呢,一个没有胳膊的人将冬雪抓走了,说让副庄主去见他,要是不去的话,冬雪···”春草说着竟是呜呜呜的哭了出来。

    “没胳膊的人?”萧懿影三人同时大惊,不知怎么又出来了一个没有胳膊的人?

    “他去了哪里?”萧懿影脸上露出了担忧之色。

    “说三日后在云雾山见,若是三日之后我们不赴约的话,他就将冬雪···。”春草哭着道。

    “怎么办?副庄主是指谁?丰小依吗?”南宫心怡道。

    “我不知道,他没说,只是让副庄主去见他,说要给她的兄弟报仇,说我们杀了他们的什么护法。”

    “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夏花和秋叶呢?”萧懿影铁着脸道。

    “晕了,被人衣袖一扫就被震飞了,然后大口吐血,晕了。”春草抽泣着道。

    “云雾山那么大,去哪里找他?”柔姑娘道。

    “他给了一个地址。”春草说着却是拿着一幅图,递上,萧懿影接过看了看,也就清楚了具体的地点,然后给了柔姑娘和南宫心怡。

    “夏花和秋叶现在在哪里,我去看看她们的伤势。”

    看着萧懿影的身影远去,柔姑娘愁容爬满面,“南宫师姐,这人抓了冬雪目标怕是我们姐妹了,我猜想那人是断魂山的。要是其他高手我并不在意,唯独是面对断魂山的人,他们的六道图解对我们有着相当强的封印之力,所以···”

    “放心,我会以命相搏。”南宫心怡喝了一口酒,给了柔姑娘一个放心的微笑。

    是的,这个必须以命相搏,丰寰山斗天盲云成龙的时候南宫心怡就已经对天盲云成龙的武功有所了解了,据此推断出其他护法的武功,结局就是打不过。

    这个真的打不过,即使是以命相搏也是不行,但是除了以命相搏南宫心怡还是真的别无他法。

    “搏命不是最佳手段,那只是白白的搭上师姐的性命,为了冬雪而牺牲了师姐的性命,影姐姐决定不会这么做,我想你可以去求求萧云,毕竟那没有胳膊的人指名点姓要的却是丰小冉。”

    “也只能如此吧,等云回来,我去求他,也不知道夏花和秋叶伤势如何了?更是不知道云的计划怎么样了?”

    “南宫师姐你不必担心这个问题了,夏花和秋叶的伤势有影姐姐的照料想也无事,倒是那萧云的计划真的歹毒,只不过这次却是让我难做了。”

    岳蓝城。

    萧懿航简单的化了一下装,虽然简单但却是模样大变,即使是相熟的人也难以一眼看出。

    他独自一人挎着宝刀断魂刀出了替天行道的总坛,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聚宝阁钱庄之前,左右看了看没人注意到自己,迈步进入钱庄之内。

    “客官是存钱还是取钱抑或是其他业务?”店小二见客人到了热情的职业招呼着。

    “其他业务,借钱。”萧懿航淡淡的道。

    “借多少?可有抵押?”

    这借钱可不是说借就借的,你必须要有偿还能力,向一个要饭的你说借钱人家就会借给你吗?要么你是武林名人,跑个和尚跑不了庙的那种,要么就是有抵押的,这种就和当铺差不多了。

    那店小二见萧懿航的样子猜测他定然不是什么武林名人,所以问了一下抵押。

    “有。”

    萧懿航说着将一个玉牌递了上去,玉牌上面清晰的印着“聚宝山庄”的字样,这居然是一块庄主牌。

    庄主牌那是庄主发放的特制令牌,意思就是庄主亲自发放的令牌,属于VIP类型的令牌,是一种可以在一定范围之内施行庄主权利的令牌,这种令牌庄主身上有一块,而各店的店主手中却是只有一幅图,一副可以印证令牌是否真假的图。

    那店小二一看这玉牌却是不认得,上下翻看着这玉牌,竟也是看不出端倪。

    “将他拿给你们掌柜的,他就会明白。”

    店小二看了看玉牌,又看了看萧懿航,觉得这玉牌不会怎么值钱,这还要拿给掌柜的?但是这店小二也毕竟是有职业道德的,当下向萧懿航客气了几句,拿着玉佩去见掌柜的。

    店小二向那掌柜一说这事,那掌柜的满脸的不削,什么人都要打扰自己,一块破玉有什么好看的,估个价钱抵给他算了。

    当下那掌柜的将玉牌拿了起来,一看之下险些摔一个跟头,原来这竟然是庄主牌。

    庄主牌现,江湖上神秘的聚宝山庄终于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