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只得暗气暗憋,出了聚宝钱庄,不远处却是一座青楼,正是聚宝山庄的旗下,当下迈步进入。

    萧懿航来的时候老鸨子热情招呼,提到提钱这老鸨子也是痛快,要想在这里玩的话可以免费,什么姑娘都可以,但要提钱却是不行,一个铜板都是不能。

    萧懿航无奈了,一连换了几个聚宝山庄的产业都是碰壁,最终无奈的回到了替天行道的总坛。

    而此时从天道城回来的莫林和谢小雨回来了,带回来了一个很糟糕的消息,天道盟没有出手,同时元浪被击伤了。

    夜晚,灯火摇曳,绿萝坐在萧懿航对面,看着萧懿航一杯一杯的喝着酒,脸上露出了愁容。

    绿萝很想劝说什么,但是此时还能怎么办呢?借酒消愁愁更愁啊,到底是谁暗中动了手脚,两千余人的大战,怎么这么快就会将所有的痕迹全部消除干净?

    萧懿航越想越是恼火,只能一杯一杯的喝酒。

    就在此时屋外人影一晃,一个靓丽的可人站在房门之外,她敲了敲房门,随后门被推开,露出了一身水绿色衣裙的倩影,同时这人面罩轻纱却是看不清容颜。

    萧懿航一见此人到了,顿时放下手中的杯子,几步跑到那人身前,伸手拉住了她的手,随后想起绿萝还在,当下又放下她的手,这才道:“绿萝你先出去,我不叫你,你不要靠近这里。”

    绿萝虽然不愿意,但却是没有办法,当下恨恨的瞪了一眼那水绿衣裙的女子,摔门而出。

    萧懿航伸手将那女子的手拉着,拉倒桌边,两人紧挨着坐下,“这么长时间去哪里了,我好想你,你知不知道?”

    那女子微微一笑,将面上的丝纱摘下放在一边,缓缓的道:“去了一趟北方,刚刚回来,怎么遇到麻烦了?”

    萧懿航长叹一声,就将自己遇到的麻烦讲述了一遭。

    那女子冷冷一笑,“你被耍了,一定是梅剑山庄的人做的手脚。”

    萧懿航点了点头,“我知道一定是萧云耍的鬼,但是我却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明明千人的大战死伤更是超过千人,即使是把尸体全处理了,但是周围的环境当是不会被抹平,但是我们再次去的时候根本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那绿衣女子冷冷一笑,将酒壶提了起来,倒满了一杯,随后将酒洒到了桌子上,洒了一大片。

    “你看这桌上的酒,是不是洒了?”绿衣女子淡淡的道。

    “是,你刚洒的。”萧懿航说着低头看了看满桌都是洒满了酒,又抬头看了看那绿衣女子。

    “是吗?你确信,你在看看?”那绿衣女子微笑道。

    “难道不是···怎么会?”

    此时桌上没有一滴的酒水,干干净净的。

    “怎么会这样?”萧懿航奇怪的问道。

    “你在看。”萧懿航再次低头一看却是一愣,桌子上满上洒满了的酒水。

    “怎么会这样?”

    “这是精神力量,有人释放出了强大精神之力,影响了你们的脑波,产生了幻觉,其实一切都没有改变,是你们被幻象迷惑了,所以看不到,如果这次再去看看,一定是狼藉不堪。”绿衣女子解释道。

    “是什么人,能让这么多的人产生幻觉,这人的精神力量得有多么的强大?”萧懿航震惊了。

    “不是没有人做不到,我想有两个人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一个是北方的血仙蝶,一个是醉红楼的柔姑娘,除此之外就是天道山的元盟主。”

    萧懿航知道他所说的元盟主是元松竹而不是元浪。

    “是谁做的?”萧懿航把这三个人一一从脑海之中掠过,最后将一个人的定格。

    “一定是她,元柔那个贱货,居然敢出卖我?”萧懿航恨恨的道。

    原来武林中人无人知晓姓名的柔姑娘的名字却是叫做元柔。

    “那接下来怎么办?”萧懿航这才想到事情还没有解决。

    “那三亿两一定还在梅剑山庄之中,所以我们如何能够直接取得梅剑山庄的藏宝库的话那三亿两应该就在其中。”绿衣女子淡淡的道。

    “想要盗取梅剑山庄的藏宝库?那不可能,你不知道哪里的防守多么严密,根本就做不到。”萧懿航皱眉道。

    “做的到的,你难道忘记了还有一个棋子没有用,现在正是利用的大好时机。”绿衣女子淡淡的道。

    “棋子?”萧懿航疑惑不解。

    “那棋子就是梦倪裳,她是不是被冷落了很久了?这些日子我知道她住在神女剑派和一群女子住在一起,向她这样的女人怎么会甘心寂寞?要是你出手的话拿下她不在话下,利用她不仅可以得到梅剑山庄的藏宝库,更是可以得到梅剑山庄,这件事就看你如何操作了。”绿衣女子奸笑道。

    “梦倪裳吗?”

    萧懿航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对付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简单了,自己已经和她有过数次鱼水之欢了,第一次已经突破了,这第二次还会远吗?若不是梦琉璃将她拉走,现在两人怕是夜夜生欢了。

    萧云和丰小依、丰小冉以及山庄几大堂主都已经折返了回来,这一次手腕玩的漂亮,轻而易举的从萧懿航手中取得了三亿两银子。

    “胡管事,梅剑山庄已经初具规模,再有这三亿两做后盾,相信梅剑山庄会很快的发扬壮大。”

    胡管事乐的胡子都翘起老高,“庄主说的是,这都是庄主领导有方,哈哈···”

    众人有说有笑的进入梅剑山庄,但是迎面柔姑娘五彩烟霞一般的站在一旁,看着丰小冉微笑不语。

    丰小冉顿时心花怒放,曾几何时自己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博得这姑娘一笑而不得,如今她却是如此的笑看自己,顿时一颗心砰砰的跳动起来。

    “小冉,我们先走了。”丰小依知道弟弟的心思,见柔姑娘再此等丰小冉不知这柔姑娘是怎么个想法。

    丰小冉飞快的跑到柔姑娘身前“呵呵”傻笑了一阵,“柔柔,你找我?”

    “嗯,柔儿有一事相求。”柔姑娘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边走边说,柔姑娘毫不隐瞒的将冬雪被抓的事情和丰小冉讲了一遍。

    丰小冉感动极度的为难,要是一般的事情他一定会是“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但是他一听对手是断魂山的,这眉头就皱成了包子,毕竟盲陀云成龙的武功他也是见到了,而且那人抓了冬雪要自己出面,就是要向自己复仇,自己到底是去还是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