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到自由联盟一开口就爆出猛料,“三亿两银子被劫,事后我们回来的事后却发现了满地的狼藉,更是鲜血未干,血腥欲呕,而我们过去的时候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这说明什么?”

    “有这样的事情?”陈天成和杨人九互望了一眼,眼神之中互相交流着。

    “确实如此,我想是有人施展出了强大的精神力量,想要遮挡着一切,目的就是要遮挡住车辙印,而那替天行道的帮众的话更是透露了机密,我想萧懿航或许是天道盟的奸细。”

    萧云的话正好与杨人九和陈天成的想法相一致,所以两人顿时对萧云产生了信任。

    “萧庄主有何计策?毕竟没有那三亿两,我们联盟的损失会很大,甚至很可能会因此崩盘解散。”陈天成郑重的道。

    “这点不但是我们清楚,天道盟恐怕也清楚,怪不得萧懿航执意要护送银子,原来他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不如让金岚向那边施压,催促萧懿航交出银子,否则兵戎相见。”萧云提议道。

    “不行,如此一来萧懿航就会知道事情已经败露,金岚一个人在替天行道总坛,势单力孤,万一对方发难,金岚势难抵挡。”杨人九拒绝萧云的提议。

    “不如这样,我们联盟高手带上人手秘密前去岳蓝城,然后再向萧懿航施压,如此一来即使是萧懿航再动什么歪脑筋也是无济于事。”一边的丰小冉摇着纸扇骚包无比的插嘴道。

    “小冉说的没错,不亏是我们山庄的智囊。”萧云第一个表示了对丰小冉的支持,同时拍了拍他的肩头。

    陈天成和杨人九顿时清楚了丰小冉在山庄之中的作用,这可不是那个依仗着姐姐之势的小舅子,真正的身份却是山庄军师,这身份却是和杨人九在自由联盟差不多的。

    杨人九想了想道:“这个方法却是不错,不过夜长梦多,行动的时间越快越好,恐有变故,但是若我们立刻行动的话难免会被萧懿航的奸细探查出我们的行踪,所以我想三天之内行动最好。”

    “三天?”

    这个时间点可真是太完美了,即使杨人九不这样提议,萧云也会这么说。

    “要说秘密行动,当走哪条路?”丰小冉又开始引导杨人九和陈天成。

    “过丰寰城去岳蓝城是最近的路,但是这条路也太过显眼,所以最好就是走云雾城,云雾城自从神兵任务之后云消雾散,但是云雾城的神秘依旧,我们秘密穿过云雾山的话可以直接进入岳蓝城,这样可以确保行踪不被泄露。”杨人九提议道。

    萧云和丰小冉没有意见,这方案是杨人九提出来的,陈天成也不会反对。

    “联盟这边一定有萧懿航的奸细,联盟不方便出去探路,我想庄主尽快将路线搞清楚然后我们在动身,以免迷路耽误时间,最好是在三天之内完成这项秘密任务。”陈天成提议道。

    “小冉,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安排人手吧,要安排精明干练的,要隐秘,不要被人跟踪了。”萧云将这件事交代给了丰小冉。

    “姐夫放心,这都是小事。”丰小冉当即答应下来。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行告退了。对了,最近霓裳在哪里,我想接她回去。”萧云起身道。

    “梦姑娘一直在神女剑派和众位师姐妹在一起,庄主想接她回去的话直接去神女剑派接就可以了,若是庄主觉得不方便,我还可以派人去请。”杨人九道。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自己去吧,我自己去了省的她乱发脾气。”萧云微笑着道。

    梦倪裳最近很烦,自从和萧懿航发生了那事之后越发的感觉身体有着强烈的需要了,但是越是如此越是觉得对不起萧云。

    她不知怎么了,自己爱的到底是谁?是萧云还是萧懿航?明明已经是萧云的妻子,也是很爱她的,但是为什么每日做梦的时候梦到的都是萧懿航,而且还梦到和萧懿航做那种事,那种和萧云才做的事情?

    每日的春·梦折磨的梦倪裳精神都有些崩溃和恍惚,整日间魂不守舍的。

    “梦师姐,师姐夫到了。”此时一个小师妹来到梦倪裳身边轻声道。

    “啊?”梦倪裳突然间浑身一震,“谁啊?”

    那小师妹一愣,“谁啊?还能有谁,师姐夫就是师姐夫啊,难道是自己没说清楚还是梦师姐没听清楚?”

    “师姐夫到了,萧庄主到了。”

    这次梦倪裳听清楚了,先是一喜,随后却是满脸的失落,她清楚的知道这“萧庄主”和“萧帮主”的区别,梦倪裳刚刚站起的身子又缓缓的坐下,“知道了。”

    梦倪裳喃喃道:“你身边有那么多的女人还缺我一个吗?你干嘛来找我,为什么不是航哥?航哥,航哥,你怎么不理我了?”

    梦倪裳喃喃着不料却被那师妹听到:“梦师姐,你刚说什么?”

    “啊,没有啊!”梦倪裳起身道。

    那师妹轻声“哦”了一声,随后退了出去,唯有梦倪裳双手托着腮,心思却是抛到了九霄云外。

    梦倪裳最终还是走了出来,满脸的憔悴,看到萧云强挤了一个笑容,萧云上前拉过梦倪裳的手,同时丰小冉将马牵了过来,萧云抱着梦倪裳跳到了马上。

    云雾山深处一处幽谷内。

    双臂空空、头发披散的一个老者身后缚着身穿白衫的女子,正是日缺使者。

    日缺使者虽然没有双臂,但是衣袖却是随风舞动,这衣袖以内力充盈之后竟是如臂指挥,也是厉害无比。

    在日缺使者面前一个老者,似男非男,似女非女,面容苍老,却是满头插满了红的、黄的、粉的、白色的花朵,显得极其怪异,正是地残任夜晓。

    “你抓这个女人干什么?”地残任夜晓出言问道。

    “她是梅剑山庄的一个丫头,但是这丫头不简单,共有四人,其中两人被我打伤,一人被我放走报信,而这个却被我抓来了。”日缺使者道。

    “答非所问了,我问你,你抓这个女人干什么?”地残任夜晓不满的道。

    “我已经约了梅剑山庄的人三日后来此,我要在这里让你看看我是如何抓捕到六道传人的,我看你的伤势早已痊愈却是迟迟不动手,心知你胆怯了,所以这件事就由我来做好了。”日缺护法阴恻恻的一笑道。

    “嘎嘎···你赢了,你的激将法赢了,你彻底的激怒我了,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地残任夜晓的武学,让你也知道一下为何天地二护法为何总是压你们日月二护法一头。”

    日缺护法将冬雪送给了地残任夜晓又将引发怎样的变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