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缺护法将冬雪送到地残任夜晓这里,目的很明显。

    “嘎嘎···你赢了,你的激将法赢了,你彻底的激怒我了,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地残任夜晓的武学,让你也知道一下为何天地二护法为何总是压你们日月二护法一头。”

    日缺护法冷哼一声,“希望你没有吹牛,更是不需要我出手,这女娃子我带走了,三日后我将她带来。”

    “哦?杀了她算了,留着她有什么用?”地残任夜晓冷言道。

    “我的摄魂大法岂是你知晓的,我要让她成为我手中的利器,在最关键的时候刺出一剑,这就是我们日月护法的能力。”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虚妄,你的摄魂大法我根本就看不上眼,也只能对这种我一个指头就碾死的人有效,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

    “那好,就等着瞧吧。”

    日缺护法说着拉着冬雪就在,此时冬雪已经吓得脸色发白,她被封住了穴位,言语、行动不得自由,但是并不影响眼睛和耳朵,虽然不知道摄魂大法是什么,但是听名字也可以猜到,顿时脸色已变。

    “你害怕了?不要怕,当你中了我的摄魂大法的时候你就会感觉一切都在梦中,当你醒来的时候你却是不记得你做过什么,奇妙吗?马上就让你体会···”

    冬雪感到自己身处一个迷茫的世界之中,似是云中风中,又似是海中、山峰、云端,总之不知身在何处,同时一个声音在脑际响起,身子却是不由自主的动了,连自己都不知道做什么。

    摄魂大法,魂被摄走,灵魂丢失,只余一副躯体任人摆布,就如提线木偶。

    地残任夜晓看着日缺护法拉着冬雪离去,不由得冷笑连连,“摄魂大法?屁,只要精神力强一点就能破去,依仗这点功夫能当上四大护法之一,也算你的狗屎运了。”

    陈天成已经将萧懿航列入到了叛徒的行列之中,而陆金岚现在却是在岳蓝城,这等于是深陷敌巢,万一她惹怒了萧懿航,这后果不堪设想,当下飞鸽传书给了陆金岚。

    陆金岚在接到飞鸽传书之前就对三亿两银子的事情半信半疑,毕竟萧云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也说得过去,先前自由联盟在神兵任务之后就阴了他一把,现在是报复回来了,但是在接到飞鸽传书的时候已经确信了萧懿航就是主谋。

    陆金岚不敢打草惊蛇,看完陈天成的信之后连忙烧了,之后当做没事人一样,暗中却是观察着萧懿航。

    萧懿航没从聚宝山庄借到钱,这让他感到十分的为难,毕竟三亿两不是小事,眼下只能去趟天道城了。

    萧懿航显然并不想去天道城,自从他“叛出”天道城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这次却是逼不得已。

    萧懿航伪装了一番,戴了一顶大帽子将头压得低低的,这样若不是仔细的看也不会让人认出。

    他趁四周无人之际悄然间出了替天行道的总坛,只是身后紫金身影一闪,紫金玉女陆金岚出现在萧懿航身后,她的嘴角翘了翘悄无声息的跟了过去。

    岳蓝城距离天道城很近,萧懿航出了城不敢走大陆却是穿行在密林中,欲要从密林中悄无声息的穿行到天道城外。

    陆金岚紧紧跟随,凭借着她的武功可以轻易的跟上萧懿航而不被发现,只是跟着跟着却是感觉身后似有动静,一回头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陆金岚顿时紧张起来,明明感觉有人跟踪自己,怎么身后什么也没有,只是再一回头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原来这一回头的功夫却是险些撞上一个人。

    这人一身水绿的衣衫站在陆金岚对面,而陆金岚却是不知,等她这一回头的功夫两人之间几乎都已经是零距离了,这可把她吓得不轻,顿时陆金岚向后一跳,两人拉开距离。

    “你干嘛跟着航?”那绿衣女子淡淡的道。

    陆金岚浑身已被汗水湿透,仅仅是这一刻就已经汗如雨下,人到眼前惶然不知,这人的武功要远远的超过自己,而自己跟踪萧懿航却被发现,而对方称呼萧懿航就只是一个“航”,可见这绿衣女子与萧懿航的关系并不一般。

    “我哪里跟着谁,我只是出来走走,透透气而已。”陆金岚慌忙掩饰,眼角余光看去萧懿航的身影已经消失。

    “透气?你是不是感觉很闷、很热?”绿衣女子面带绿纱显得神秘无比,看不出表情,但是言语之中却是充满了戏谑。

    “我只是无聊到处走走而已。”陆金岚戒备着道。

    “无聊到处走走?那你为什么浑身出汗?这天气也不热啊?”绿衫女子冷笑着。

    “我与姑娘并不认识,我只是随便走走,无事的话我先走了。”陆金岚说着就要走。

    “想走,没那么容易,你跟踪航到底是什么目的,今日我看你也不必走了。”绿衫女子说话间竟是从背后抽出一把铁鞭来。

    鞭乃是短兵器之一,鞭与锏不同,锏是双用,一般的都是双锏,而鞭则可双可单,而这绿衫女子抽出来的却是一把单鞭。

    这把铁鞭共分二十一节,鞭柄古朴,鞭身却是被银水走过无数遍,通体银亮,晃人二目,这女子手持铁鞭虚指陆金岚,“亮出你的剑来,让我看看你的本事,紫金玉女的名号到底有多响亮。”

    紫金玉女陆金岚咬了咬牙,知道今日难以难免一战,即使是死也要拼一把。

    当下陆金岚冷哼一声,剑出鞘,抬手间撒下一片剑芒,向那绿衫女子罩落。

    绿衫女子手中铁鞭挥动,一鞭强攻,施展的竟是剑招直刺,一招直接攻入到了陆金岚的剑势之中,竟是强势破局。

    绿衫女子手中的铁鞭相对于陆金岚手中的剑本属于重型兵器,一鞭出犹如巨石捍门,轰然将陆金岚的剑势破除。

    “不堪一击!”

    绿衫女子说话间硬鞭再起波澜,亮白色的劲气蓬勃而发,舞动间就是大面积的气劲笼罩,让陆金岚却是无计可施。

    绿衫女子手中铁鞭挥舞如风,劈、扫、扎、抽、划、架、拉、截、摔、刺、撩施展如意,再加上她的行动如风,铁鞭是刚猛无比,防守、进攻之际竟也是无迹可寻,将个陆金岚逼得是上蹿下跳。

    陆金岚将牙一咬,眼见对方一边砸落,身形一退,借助对方抽鞭之际,剑上光芒璀璨,似是日月光芒闪耀。

    陆金岚明知不敌也要出手,强招出手又是抓住了最佳的出手时机,他能否挽回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