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金岚明知不敌也要出手,强招出手又是抓住了最佳的出手时机,她将牙一咬,眼见对方一边砸落,身形一退,借助对方抽鞭之际,剑上光芒璀璨,似是日月光芒闪耀。

    “日月同天!”一剑出,日月光芒随剑转,劲气扫荡八方合,一记强招悍然轰入对方的鞭式之中,这一招时机抓的却是巧妙,正好是对方撤鞭之际,“日月同天”剑招随后递进。

    剑光随着日月光芒刺入,这一剑蕴含陆金岚毕生功力,她知道这一击之后再无第二击,已经没有了再次出招的机会。

    绿衫女子鞭势一转,圆转成太极,亮白色的劲气搅成一个旋涡,将“日月同天”的剑气吸收入内,与此同时鞭式上的太极圆转劲势将陆金岚的剑卸开。

    “乾坤大挪移!”

    亮白色的劲气环绕身遭,这劲气旋转有着挪移乾坤的妙用,别说是她手中有鞭,即使这样站着不动,陆金岚也杀不了她。

    “你就这么点本事不成?”绿衫女子嬉笑道。

    陆金岚咬牙切齿,奈何根本就无计可施,面对着自己施展出来的一剑对方只是抬抬手就打发了,大有老叟戏儿童的把戏。

    陆金岚想起了一幕,当初血仙蝶指导自己意境大成,那时候自己正和萧云的梅剑山庄合作应对全真教派的围剿,而自己自持武功高强自作主张不出兵,这让白菲大怒,两人当即动手,那时候的陆金岚就像是眼前这女子一样戏耍着对手,而只不过那时候被戏耍的是白菲,现在被戏耍的是自己。

    “说,为什么跟着航?”那女衫女子已经看破了陆金岚的底细,丝毫不将她放在眼中。

    陆金岚只感到脑际轰鸣,那绿衣女的声音不甚响亮,却如炸雷响在脑海,在脑际回荡,与此同时她却是神情一怔,手中剑已经舞动,身体依旧踏着剑步,脑子却是没有了想法。

    “想去看看他去哪里,是不是去天道盟。”

    话一出口陆金岚都感到惊愕,这是自己的秘密,怎么会轻易说出口?

    “你在怀疑航,为什么会这么想?”绿衫女子的铁鞭压在了陆金岚的剑上,同时铁鞭之上一股吸力传来将剑吸住,陆金岚竟然是抽之不出。

    一股无形的脑波在冲击陆金岚的脑海,让陆金岚脑际轰鸣如雷鸣,“我接到盟主飞鸽传信说萧懿航是联盟奸细,让我注意。”

    “仅仅如此?”

    “盟主还说三日之内联盟主要成员要秘密通过云雾城到岳蓝城给萧懿航施压,让他交出那三亿两的银子,让我这三日内不要轻举妄动,更不能惊动萧懿航。”

    骤然间铁鞭上的吸附之力消失,陆金岚抽剑在手,由于用力过猛竟是后退数步,方才止住,同时更是震惊自己的话语,自己怎么会把秘密全都说出去?

    “你很奇怪是不是,只要我愿意我能让你变成白痴,现在我想要做的就是让你成为我的内线,让你成为航的女人,你可愿意?”绿衫女子戏虐的道。

    愿意吗?陆金岚自然是不愿意的,让自己成为别人打入联盟的内线,背叛自己的战友,而且还要背叛自己的爱人,让自己另投新欢,这怎么可能,陆金岚自然不愿意。

    “我愿意!”陆金岚不知怎么了,居然答应了。

    “愿意,就要有愿意的觉悟,乖乖的回到岳蓝城去,等航回来,用你的身体让航开心,之后回到联盟将凤凰谷纳入替天行道的帮会,你明不明白?”

    “金岚明白。”陆金岚不知道自己说什么,明明心中反对,却是嘴上已经答应。

    “收起你的剑,乖乖的做好你的事情。”

    陆金岚恨不得一剑刺死她,但是却不知为何她的剑插入鞘中,“请主人吩咐。”

    绿衫女子轻笑出声,“紫金玉女?笑死我了····”

    “凤凰谷有多少财力?”绿衣女子收鞭淡淡的问道。

    “二十几个亿的存款,不算是固定资产。”

    “哦?这么多,拿出三亿来不难吧,要是航此行不顺的话,你就从凤凰谷拿出三亿来,说是航拿出的银子,同时凤凰谷并入到替天行道之内,凤凰谷的一切都是替天行道的,二十几个亿除去这三亿,剩下的全都转动替天行道账下。”

    “金岚明白。”

    陆金岚不知道怎么了,本不想走,恨不得一剑杀死对手,或者干脆拔剑自刎,但是却是身子不听使唤,仿佛这身子是自己的,思想是自己的,意识却是别人的,自己只是按照着别人的意识在行动。

    陆金岚很奇怪,但却是说不出来,自己的大脑之中似乎住着另外一个人,在指挥着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

    绿衫女子看着陆金岚的身影消失在了眼前,嘴角之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脸上的绿纱缓缓的揭下露出了绝美的容颜。

    一天之后萧懿航回来了,带来了一张金卡,是聚宝山庄的金卡,金卡之内有三亿两的数目。

    “成功了,是从天道山上借来的。”萧懿航说着将绿衫女子揽在怀中,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别这样,我有正经事与你相谈。”绿衫女子将萧懿航推开,郑重的道。

    “什么事?”萧懿航也郑重起来。

    “反联盟已经怀疑你了,两天后将会穿过云雾城秘密来到这里给你施压,让你交出那三亿两,而且你这次出门的时候被陆金岚跟踪了,你却是全然不知,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他们怀疑我并不奇怪,因为阴我的人就是让人有这种错觉,但我却不知道陆金岚居然跟踪我,真是可恨。”萧懿航狠狠的握了握拳。

    “别生气了,我已经替你出气了,那陆金岚中了我的牵心魂动术,现在已经成为了我的傀儡,她虽然意识清醒但是身子却全然的被我所控,我就是让她清醒的看着自己做出不愿意做的事情,这样的她才是最痛苦的不是吗?”

    萧懿航哈哈一笑,将那绿衫女子揽在怀中,又在他脸上亲了几口,“你说的没错,这样最好。”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你的武功实在是差劲的很,现在即使是伪意境的高手也稳稳的碾压你,所以你需要迅速的提高武功。”

    “可是····那人不让我修炼伪意境,这对我以后凝成真意境有着巨大的阻碍,甚至会成为一生的障碍。”萧懿航皱眉道。

    萧懿航将要做出怎样的选择,是继续保持现状还是修习伪意境强行提高武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