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心怡看着丰小冉狼狈逃跑的样子不由晒然,自己这个师妹这个嘴还真是···

    “咦,冉副庄主逃跑的样子很奇怪呢,怎么会弯着腰倒像是一个大虾米。”南宫心怡看着丰小冉的背影不解的问道。

    “是啊,怎么会这样?”萧懿影也是不懂。

    “嘎吱”一声响,门被推开,柔姑娘从屋中走了出来,此时正看到丰小冉弯着腰一拐弯的消失在了眼中。

    她皱了皱眉,顿时脸上升起了一头黑线,自己的手段对他没见效,还是让他偷看了不成?

    想到自己换衣服被偷看,顿时柔姑娘仿佛吃饭吃了一堆苍蝇那般恶心,“定饶不了他。”

    看着柔姑娘咬牙切齿的样子,南宫心怡实在是不懂,倒是萧懿影率先明白了过来,“吖,难道这就是那书上写的那样,那东西变大变硬了?”

    看着萧懿影有些兴奋的样子,柔姑娘不由得气结,“影姐姐,你没事不要总是看那些没意义的书籍,多把心思放在武学上好不好?”

    原来萧懿影无事的时候尤其喜欢翻看一些粉书,所谓的粉书其实就是一些成人书籍,古代压抑人性,很多人都是借着书籍、春·宫图发泄,而萧懿影对春·宫图不感冒,她觉得那东西画的太直白,一点不好看,反而还觉得有点恶心,多好的美人啊,身上怎么会长这么恶心的东西,尽管那书上画的和自己身上真实的存在没什么区别。

    萧懿影是理论专家,真实的没见过,看柔姑娘的脸色,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这可是真真实实的不是书上写的,萧懿影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也难怪柔姑娘脸上生黑线了,倒是南宫心怡一脸的懵懂无知。

    “哼,丰小冉卑鄙无耻下流龌龊偷看我妹妹,还居然那个···变大了,真是找死啊,看我不让你变太监我就不叫萧懿影,我就对不起我妹妹的清白,你这个大混蛋偷看我妹妹···”

    “好了,影姐姐,不要吵了,你这一吵全山庄的人都知道了。”柔姑娘赶紧打断,她知道要是自己不打断的话这个大喇叭会嚷嚷的满山庄都知道。

    “放心,好妹妹,姐姐一定为你报仇,你吃的亏,姐姐一定会给你讨回来!”萧懿影说着举了举拳头,示意着柔姑娘放心。

    “我一直看都是冉副庄主受伤,而且似乎行动都不方便,怎么听你们的话吃亏的好像是柔师妹?”南宫心怡不懂的问道。

    “我的傻师姐,平日让你看看那些好书,你就是不看,现在傻了吧,什么都不懂,这样的事情当然是女孩子吃亏了,难道···”

    “影姐姐,我们屋里说好不好?”柔姑娘实在是受不了了,不住的扶额。

    “屋里说,屋里说···”萧懿影说着还拉着南宫心怡的手传授男女方面的知识,“傻师姐,你知道正常的男人和太监的区别吗?太监啊就是没有了那东西,咦,师姐你知道男人那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吗,那东西啊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男人有的那一根···”

    柔姑娘想要撞墙。

    “影姐姐找我什么事?”柔姑娘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庄主告诉我时间到了,我和师妹想要问问你去不去?”南宫心怡道。

    “影姐姐也要去?难道你不知道六道图解对我们的封印之力,你去了就是找死,我不让你去?”

    “哎呀,你是姐姐还是我是姐姐,你不让我去,我就不去了,我要去,一定去,冬雪是我的丫头,我怎么能够不去?”

    “那你去吧,不过你不能上前,远远的看着就好了。”柔姑娘郑重的道。

    “我知道了,我的好妹妹。”萧懿影一把揽过柔姑娘,轻轻的摇晃着。

    “你去会一下那没有胳膊的,我去一趟岳蓝城,然后我就不和姐姐告别了,我直接去南疆。”

    “你敢?”萧懿影顿时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

    “我敢,我当然敢,你去救你的冬雪,我去南疆,你是拉着我不去南疆还是去救冬雪?”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柔姑娘给的选择,柔姑娘不让萧懿影犯险,她偏要去,而柔姑娘却要趁机去南疆。

    一方面是自己的丫头,虽说是丫头,但说是姐妹也是无异,而另一方面是自己的妹妹,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妹妹,这可怎么办?

    “师妹,柔师妹你们别争了,庄主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还不是为了冬雪,即使师妹不去,我们也会小心应对的,你和柔师妹就待在这里好不好?六道图解对你们的压制太厉害了,我恐你们去了徒增危险。”

    南宫心怡的主意不所谓不好,柔姑娘微笑着点了点头,这就是她想要的。

    当然,冬雪是萧懿影的丫头,不是柔姑娘的丫头,别说是一个丫头,就是春秋四剑使都死了她也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这个冒冒失失、多言多语的傻姐姐。

    萧懿影的眼中似要喷出火来,愤怒的看着柔姑娘,一把把她推开,“你走,你走,你走,爱去哪里去哪里,你死不死的跟我什么关系,我和你没一点的感情,你这个冷血的动物。”

    萧懿影是真的怒了,不是假装,少有的柔姑娘见识到了萧懿影发怒,她居然有一种心惊的感觉,这一刻那个顽皮、嬉笑的萧懿影不见了,而是一个绝代女王一般的王者该有的气质,她的眼眸之中流露着的是不可侵犯的威严,她的表情表白着的是盛气凌人的气势。

    这一刻,这一时,南宫心怡却是看得呆了,多么熟悉的画面,多么熟悉的情景,只是这个画面、这个情景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实在是太过遥远,那时候自己还是一个三岁的孩子,一切记忆都已模糊,但是这一刻却是清晰的记起。

    那是百花圣女的风范,这是一道道主的气质,这一时这一刻刻的萧懿影才是真正的圣女,而不是那个玩世不恭就知道胡说八道多嘴多舌的疯丫头。

    萧懿影仿佛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时之间到让柔姑娘惊愕不已。

    是啊,感情!

    萧懿影提到了感情,这正是柔姑娘所欠缺的,她的生活,从出生到现在为止所缺的就是感情。

    父亲亲情,姐妹、兄妹亲情,朋友友情,男女爱情,柔姑娘从未体验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