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提到了感情,这正是柔姑娘所欠缺的,她的生活,从出生到现在为止所缺的就是感情。(书屋 shu05.com)

    感情是什么?母亲在自己不记事的时候就已经死了,父亲却把自己寄养在了青楼之中,见惯了虚情假意。

    待自己懂事之后更是以私生女的身份活着,到现在为止知道自己真实姓名的人少之又少,又有谁知晓自己的父亲就是武林之中赫赫有名的天道盟盟主元松竹?

    感情是什么?亲情是什么?她不懂,她也不曾感受过,她被父亲从小秘密教导武功,又秘密的指派任务,自己就像是从小被人养大的杀手,父女亲情?兄妹感情?统统的一切都没有,没有关心,没有温暖,有的只是利益,利用。

    自从她发现自己和萧懿影的姐妹血缘关系,她才和萧懿影走的极近,同时她也感觉到了姐妹的关心,亲情的温暖。

    但是柔姑娘的温柔、柔姑娘的关心也仅仅是很有限的在萧懿影一个人身上,仅此而已,可以说她对别人是没有感情,是冷血的。

    看着萧懿影摔门而去,柔姑娘想要拉住她,却是没有理由,她对冬雪没有感情,她的心中只有萧懿影的安危,没有冬雪的安危,所以她会阻止萧懿影,但是萧懿影不同,她对冬雪有着姐们情意,又与柔姑娘有着血缘姐妹情,对于柔姑娘的为难萧懿影有苦难言,同时也对她的无情感到伤心。

    南宫心怡也是一时的不知所措,看了看惊愕不已的柔姑娘,又看着摔门而出的萧懿影,不知如何是好。

    “你静一静,我去劝劝她。”南宫心怡无奈的摇了摇头安慰柔姑娘。

    柔姑娘瘫坐在了床上,嘴角上露出一丝微笑,热泪止不住的流淌,被人关心的感觉好温暖···

    “云,师妹她···”南宫心怡去追萧懿影的时候正遇到萧云。

    “怎么?生气了?还真是少见,发生了什么事?”萧云耸了耸肩问道。

    南宫心怡叹了口气,将萧懿影生气的事情讲述了一遭。

    “你去劝劝小烦姑娘,让她跟着我们一起去救冬雪,我去见一见柔姑娘给他安排一件事,让她也脱不开身子去南疆,同时我也很想去一趟南疆,正要和她商议一下具体事宜。”

    “啊?你也要去南疆?”南宫心怡吃惊的道。

    “是啊,我的身世之谜还没有解开,我义父给我留下的信中说了我出生在南疆一个百花盛开的山谷之中,这个地方我怎么想都像是武林之中那个神秘莫测的百花谷,所以我想去看一看,即使与我的身世无关,去见识一下百花谷也算是长长见识了。”

    “那我去劝说一下师妹,看看她的想法,毕竟百花谷不是善地,她之所以不让柔姑娘去肯定是有原因的。”

    “谢谢你,心怡姐姐!”萧云说着竟是一下子捉住了南宫心怡的手,捧在胸前。

    南宫心怡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浑身都似是触电一般,这还是平生以来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她只感觉心跳的厉害,简直就要从口中蹦出来,浑身都似是火烧,尤其是一张脸,即使自己没镜子照她也一定知道肯定是红的跟熟透了的大苹果。

    南宫心怡感觉害羞得很,当下稍一用力将手抽了出来,但是却马上后悔了,她不应该将手抽出来的,这种感觉···

    “我···我走了···”南宫心怡慌不择路,慌慌张张的跑了。

    萧云轻轻的敲了敲柔姑娘的房门,“柔姑娘在吗,萧云求见。”

    柔姑娘抹了抹眼泪,拿过铜镜一照却是化的妆都花了,当下道:“庄主等一下,我换下衣服。”

    这次柔姑娘当然不是真的换衣服,而是简单的补了一下妆,很快妆补好了,柔姑娘将萧云让进闺房。

    “柔姑娘刚才哭过?”萧云开门见山的道。

    “跟你有关系吗?”柔姑娘笑着道,幽冥魅力的反噬作用让柔姑娘每次见到萧云都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很亲切很温暖,就像是萧懿影对她的关心给她的感觉相似,只是没有这般强烈而已。

    “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你的姐姐不要你了,所以我来解决你们姐妹间的关系。”萧云笑着道。

    柔姑娘脸上依旧带着笑,心中却是苦涩无比,“你的话打动我了,说说你的条件。”

    “条件很简单,在萧懿航手中有一张聚宝山庄的金卡,你帮我拿到它,是毁了也好,还是你自己留着也好,都无所谓,主要是不能再萧懿航手中。”萧云郑重的道。

    “他的手中怎么会有金卡?你会不会搞错了?”柔姑娘疑惑的道。

    “错是错不了的,他刚才天道山拿到的,这也证明了一点萧懿航和天道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萧云道。

    “为什么让我去?”柔姑娘不解起来。

    “因为你和萧懿航有着不为人知的关系,我想你去的话事半功倍。”萧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柔姑娘,说的很郑重也很笃定。

    “你胡说什么?我和他有什么关系?”柔姑娘反驳道。

    “你不是个聪明人,你知道聪明人不会问这么傻的问题,你只要记住一点我是来帮你的。”萧云嘴角微微向上一翘。

    “你让我刮目相看了。我和他确实有点关系,我可以帮你,没问题,但是我想知道我能得到什么好处,你又是怎样帮我的?”柔姑娘微笑着道。

    “我会让你感到亲情的温暖,这已经足够了,不是吗?”萧云摊了摊手道。

    “那你知道我和萧懿航的关系吗?”柔姑娘越来越是看不透萧云了。

    “真相总是会被隐瞒,不像是我想象的那样,即使你是元松竹的私生女也不例外,但是这里面又有什么隐情谁能知道?如果是我的话,即使我的私生女我也会好好安置,而不是放在青楼之中寄养,那不是培养子女的地方。”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柔姑娘的手缓缓的伸向背后,那里别放着一把环刀。

    “放下你的环刀吧,那对我无效,你也知道我的剑最适合在这狭窄的地方施展,你的身世也很奇怪,你到底是不是元松竹的女儿?我想你是不是很想去一趟南疆探查身世之谜,顺便寻找传说中的禁宫秘钥?”

    一个接着一个的惊天消息就像是炸弹一样冲击着柔姑娘的神经,她感到事情已经彻底的脱出了自己的掌握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