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自以为神秘无比,却被萧云说破,“你的身世也很奇怪,你到底是不是元松竹的女儿?我想你是不是很想去一趟南疆探查身世之谜,顺便寻找传说中的禁宫秘钥?”

    “你要怎么做?”柔姑娘的手终于松开环刀的刀柄,微笑着道。

    从柔姑娘动了杀念、握刀,一直到松开刀柄,柔姑娘的脸上都带着惯有的笑容,那是修炼幽冥魅力所带来的特征和血仙蝶一样的笑容,似是习惯性的,没有一丝的波澜。

    “将金卡拿回来,之后我会随你去一趟南疆,因为我也要探查一下我的身世出身。”

    “你陪着我?我可是不敢啊,这就等于是与狼为伍,我这么花枝招展的遇到一般的狼还好对方,要是遇到带颜色的狼那就危险了。”柔姑娘说着白了萧云一眼。

    “放心,我不会对你怎样的,你我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不是吗?你要知道元松竹与我有着血海深仇,不死不休,你作为他的私生女,我不对你出手已经是忍耐到了极限了,还想我与你进一步的关系,那是不可能的。”

    “那影姐姐···”柔姑娘的心又提了起来,她是知道萧懿影的心思的,而且她也知道萧懿影留在梅剑山庄的目的就是为了萧云。

    “她是她,你是你,她的过去没人知道,更是从她出现在我眼前到现在没有与萧懿航以及天道山有任何联系,倒是见过她去过天道山,但是却是捣乱的,而不是去见天道山上的什么人的,不像某些人,所以我不防备她。”

    “那你防备我?”柔姑娘不满起来。

    “不是吗?你防备我的心思,和我防备你的心思是一样的,你以为元松竹与你精神意念力的交流我不知道?”

    “你倒是什么都清楚。”柔姑娘笑着无所谓的道,但是心中波澜起。

    别看柔姑娘笑的无所谓,但是一颗心却是狂跳不止,这怎么可能,自己是与父亲与精神意念力交流,但是这样的秘密事情他又怎么会知晓?柔姑娘被彻底的震惊住了。

    “怎么样?是不是震惊了?”萧云突然间嬉笑道。

    “有点,不过我很奇怪,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我更是奇怪你的剑到底有多厉害?”柔姑娘笑着,却是突然间一记手刀切出切向萧云。

    没有任何的劲气波动,杀心未动,这纯粹就是切磋了。

    萧云双指一并竟是指剑,指剑点向柔姑娘的手腕。

    两败俱伤?这本就是两败俱伤的打法,若是对方手中有刀剑的话,那么柔姑娘这一刀会将萧云斩伤,而萧云也会将柔姑娘刺伤。

    两败俱伤,是你吃亏的。柔姑娘的手刀依旧斩去,因为这一记手刀斩出就会将萧云一斩为二,而萧云的指剑最多是将她手腕洞穿,这种交换怎么说都是萧云吃亏。

    柔姑娘手刀刀势不减,眼见就要斩中萧云,不料手腕一麻竟是先中了萧云的指剑。

    “怎么会?”柔姑娘一错愕之间,竟是咽喉处一痛,竟是被萧云轻轻的点了一下。

    柔姑娘摸了摸咽喉处,顿觉脸上无光,她不相信萧云的武功能够强自己这么多,自己可是幽冥道的传人,怎么可能一招落败?

    萧云伸了伸右手,晒然一笑,“都知道我的剑很厉害,却是没人知道我的精神力不弱于修炼幽冥魅力的你,别人不知道,你难道也不知道?”

    柔姑娘一愣,顿时明白了,萧云的精神力原来竟是比自己还要强,否则也不会让自己的幽冥魅力反噬了。

    “在你说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要动手,所以在你没有出手刀之前我的指剑就已经出手了,所以你败了。”

    “你耍诈!”柔姑娘怒急,这是被耍了,像猴子一样的被耍了。

    柔姑娘又是一记手刀斩来,这次确是有了防备,在不受萧云精神力的影响产生幻觉,同时她也是有些生气被耍,这一记手刀之上附带上了劲气。

    五彩劲气在手刀之上弥漫,这一记手刀若是斩中与真刀斩中几乎无异了,看来柔姑娘是动真格的了。

    萧云身形一闪,这一记手刀斩空,同时萧云的指剑朝柔姑娘点落。

    柔姑娘手刀回环,却是以胳膊为刀身,圆环斩出,施展的是环刀刀法。

    萧云指剑硬生生的刺入到了环刀刀势之中,竟是指剑紧贴上了对方的手刀,剑指随刀走,如附骨之躯无论怎么甩都是甩不掉,正是萧云的灵蛇剑法。

    柔姑娘的环刀刀法脱胎于百花剑诀,萧云对百花剑诀的熟悉不低于柔姑娘,所以清楚她的刀势,更是以直至柔姑娘的空门。

    不是柔姑娘的武功不强,不是萧云的剑术高人一等,原因就是萧云的指剑比柔姑娘的手刀占了莫大的便宜。

    柔姑娘的环刀设计巧妙,刀法更是以刀形为主演变,可以说是刀法与刀相得益彰,如今手中没有环刀,这环刀刀法的缺陷就太明显了,而且还少了必要的杀伤力。

    萧云的指剑不同,云梦柳的剑身回转,而萧云的手指、手腕灵活,以指剑施展灵蛇剑法却是并不减少剑的威力,如此之下柔姑娘就显得吃亏了。

    柔姑娘将牙一咬,顿时刀势回环加剧,同时身随刀转,整个人就似是陀螺般的旋转起来,五彩衣裙飘摆,竟是其上笼罩五彩劲气,这裙摆已经不是普通的裙摆而是裙锯。

    裙边如刃,向着萧云斩去,柔姑娘这招可算是奇招了,上有手刀旋斩,下有裙锯斩旋,这一上一下的竟是让萧云无法抵挡。

    萧云身形爆退,由于这屋中狭窄竟是一下子将桌子撞翻,而对方的裙锯扫向萧云的双腿。

    萧云抬脚间踢向柔姑娘,与此同时指剑只是剑气一涨,竟是射出一道剑气。

    柔姑娘也是不甘示弱,当下刀气一闪,两相撞击,柔姑娘不妨剑气竟是直接的透过刀气的阻挡,射入到了自己的体内。

    柔姑娘闷哼一声,显然是又吃了一个暗亏,明显两人都没有施展出真本事,切磋为主,否则这一记劲气碰撞之下萧云的穿透劲气也不会如此轻易得手。

    柔姑娘吃亏了,急于扳回一程,刀势一变,竟是双手运刀,一下子将萧云缠住。

    柔姑娘与萧云切磋武技,两人较量结局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