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柔姑娘切磋武功,萧云暗中施展穿透攻击作弊,小小的占了一点便宜。

    柔姑娘闷哼一声,显然是又吃了一个暗亏,明显两人都没有施展出真本事,切磋为主,而且都是不施展内力,否则这一记劲气碰撞之下萧云的穿透劲气也不会如此轻易得手。

    萧云心道:“这样打下去的话没有个头,自己的剑即使能赢柔姑娘那也是数百个回合,眼下点到即止就好,毕竟自己刚才占了她的便宜,现在卖她一点乖也是应该。”

    萧云想法没错,本以为硬挨对方一下,在假装受点伤,就算揭过去了。

    当下萧云见柔姑娘双手环刀斩来,决定受一刀之后收手。

    柔姑娘右手手刀斩落,萧云以剑指直击,相交之下竟是旗鼓相当,只是柔姑娘左手手刀反向斩杀,斩向了萧云的后背。

    萧云将内力运刀后背确保这一记手刀不会伤了自己,却不料柔姑娘也是取胜心切,这一刀用力大了,虽然是手刀但也不轻,虽然没能斩破萧云的护身罡气却把萧云斩得站立不稳,向前一冲。

    柔姑娘本是左手斩向萧云后背,而此时萧云却是面对着柔姑娘,这一记手刀斩出不像是一刀,反而像是柔姑娘一下子抱向萧云,也无怪,也就是环刀刀法。

    萧云一抢,竟是收势不住,当下不想撞人柔姑娘的怀中,脚下用力,将身子稳住,“咔嚓咔嚓”地板都被踩烈。

    毕竟萧云与柔姑娘的距离很近,这一下还是与柔姑娘撞到了一处,撞到一处到无所谓,只是萧云脚下用功,却是踩到了柔姑娘的五彩裙摆。

    “刺啦”一声响,萧云一脚竟是将柔姑娘的裙摆踩断,顿时春光乍现,与此同时萧云的身子竟是站立不住,而柔姑娘裙子被踩的时候身子正往后退竟也是一下摔倒,这两人顿时扑倒在地。

    柔姑娘大惊失色,见萧云“扑倒”自己,连忙做出反应,右手一环一记手刀向着萧云的后颈切来,这一记手刀却是狠辣,因为柔姑娘也是心中怒急,裙子被踩了春光外泄不说,这一下扑倒自己被人压到了身下反而会被人占了便宜。

    萧云大吃一惊,一见柔姑娘这记手刀一出就知道不能无视,否则这一记手刀会将自己的颈骨斩断。

    但是现在萧云处于扑倒的姿势,想要起身躲闪那是不能,只能翻手间以手将柔姑娘的手捉住。

    顿时两人双手相扣,莫名的一阵互相吸引,就像是磁铁的正负两级相对,竟是引得两人心跳不止。

    柔姑娘害羞至极,这姿势实在是太过暧昧,被人压倒在身下,一只手还被捉住,同时那种心跳的感觉让她感到无法自持,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柔姑娘一咬牙,左手抬起,二指并拢以指做剑戳向萧云的眼睛。

    这眼睛可不是开玩笑的,武功再高的人眼睛都是练不好的,要是被戳中定然会变成瞎子,没有任何的侥幸。

    萧云的又一只手探出,将柔姑娘另一只手捉住。

    两人双手紧握,四目相对,顿时柔姑娘感到心快要从口中跳出来了,同时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这种感觉很温暖很亲切,她这辈子从未感受过,与此同时她感到心跳的实在是太厉害,心脏处似是有一物剧烈颤抖被对方吸引欲要破体而出。

    这种感觉不仅仅是柔姑娘体会到了,萧云也是一般,但是萧云并不是第一次有过这样的感觉,她与血仙蝶对掌的时候就有过这样的感觉,同时在岚儿身上也有过这种奇怪的感觉,但是怎么会再次出现这样的奇怪感觉?

    两个人四目相对,对于这种异样的感觉难以描述,心中都是莫名的惊讶,只能呆呆的看着对方,这一刻似是凝固,这一时似是永恒。

    双眸星似火,倒映春柔水,一段心事问谁裁,天南地北燕双飞,漂然问波心,问得涟漪转,生死过往留心间,多少情思也枉然,是情是思,还是其他?

    南宫心怡也劝说了萧懿影,两人结伴又来寻柔姑娘,毕竟方才萧懿影是真的生气了,但是生完气又后悔了,自己这是干嘛,那是自己的妹妹,不是自己的下属。

    在经过南宫心怡一劝,本来就有悔意的萧懿影自然顺坡而行,当下姐妹来人又来寻柔姑娘,巧的是萧云扑倒了柔姑娘,而且两人双手紧扣,而此时柔姑娘破烂的衣裙难掩春光,她的一条大腿露在外面,白晃晃的耀人二目。

    这姿势从外面看来确实就是十分的暧昧了,就和那春·宫图上所刻画的内容居然有着九成九的相似。

    虽然没有经历过人事,但是无论是喜看春·宫图和粉书的萧懿影还是清纯单纯的南宫心怡,一见萧云和柔姑娘这姿势,还有眼前的情况,任是谁都清楚两人是在做什么。

    “哎呀呀,这是干嘛?害羞死了,害羞死了,害羞死了···”

    萧懿影说着双手捂住了眼睛,但是手指间却是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缝隙,从手指缝中偷看了过去,没想到如此一来竟然比平时的时候看的还清晰。

    南宫心怡却是一下子转过身去,只是心中满不是滋味,虽然她不介意萧云有其他的女人,只要他心中有自己就好了,但是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女人如此也是心中不舒服。

    萧云和柔姑娘已经感觉到了萧懿影和南宫心怡的到来,当下两人一起身,此时柔姑娘连忙掩住了自己裸·露的春光,恨恨的看了一眼萧云。

    “柔姑娘,今天的事情就谈到这里,希望柔姑娘不要让我失望。”萧云说了一句尴尬的逃了,临走的时候还被萧懿影翻了几个大白眼,倒是南宫心怡一直低着头。

    “你们两个真是气死我了,一个假装清纯,一个扮可爱的,其实都是闷骚儿,抢走了我的男人,还是不是好姐妹,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谁假装清纯了?”

    “谁扮可爱了?”

    南宫心怡和柔姑娘顿时齐齐的将矛头指向了萧懿影,顿时萧懿影有一种众叛亲离的感觉,毕竟“闷骚儿”这个词并不好听。

    “小依姐,你给我的消息果然将那柔姑娘震慑住了。”萧云笑着道。

    “我看到了,我还看到你和柔姑娘在屋中,要不是南宫姑娘她们及时赶到我就冲进去了。”丰小依醋意浓浓。

    “可是向夫人询问过了?”萧云不在这个话题上说话,转移了话题。

    夫人是指谁,又是询问什么事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