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向夫人询问过了?萧云向丰小依问道。

    “夫人说过了,她知道天地日月护法的事情。”丰小依和萧云这里所说的夫人当然不是指梅剑山庄的庄主夫人梦倪裳而是许久都未露面的金花夫人。

    “夫人说着天地日月护法就和她一样是天煞神尊身边的护法,而这四个人都与夫人交过手,夫人说这四个人扎手的很,没想到现在却是死了一个。”

    “那夫人有没有说出这四个人的特点?”这才是萧云关心的。

    “说了,天盲任夜晓,施展出一手反手剑,剑势反转出人意料,剑法诡异莫测,在四大护法之中武功最高,但却是个瞎子,本来他并不瞎,而是为了修习绝世剑术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修习剑术要刺瞎双眼?”萧云感到匪夷所思,但是武林之大无奇不有或许他的剑术真的需要刺瞎双眼才能修炼。

    “他的剑很犀利无比,但是眼睛却是阻碍了他的剑,所以他刺瞎了自己的双眼,以心看剑,达到运剑的巅峰状态,这也给我们一个借鉴,虽然我们不必刺瞎双眼,但是以眼看剑始终会有缺陷,眼见未必是真,有时剑太快我们看不到,更有本来就是有时无形的剑,用心最是准确。”

    萧云若有所思,片刻又道:“那其他三个呢?”

    “地残任夜晓轻功最为高绝,内力也是强悍,但是你却想不到他其实是个男人。他这人自幼讨厌男儿之身,总是幻想着自己成为一个女人,而后得到一本武功秘籍挥刀自宫,竟是练就了不世神功,难以应付,他更是骄傲自负,目空一切,又是心高气傲,这个人将是我们的强敌。”

    “那另外两个呢?”

    “另外两个一个叫日缺马建,一个叫月缺冯雷。这个日缺马建再一次大战之中被人卸掉双璧,但却是习武之心不改,更是练就铁袖武艺,深不可测。”

    “铁袖武艺?”萧云看了看丰小依,眼中显出了询问之色。

    “不错,这人的铁袖武艺与夫人的铁袖武艺同出一辙,本来夫人所修习的武学叫做《铁袖舞风》,这本武学本就是夫人的绝技,不过日缺马建被人卸掉双臂之后开始打到了这门武学之上,一次夫人外出被人围攻,而只能以这武学秘籍作为交换活命。”

    “还有这事,看来正是为夫人报仇的时候了。”萧云冷笑道。

    “不仅如此,这日缺马建更是修炼了精神攻击术,会施展一种摄魂术,能够控人心神,遇到的时候要多加小心。”

    “哦?摄魂术我也会啊,这家伙也会?”萧云又是冷冷一笑。

    “还有就是那月缺冯雷了,他没有双腿,依靠轮椅行走,这轮椅也是精心设计,内藏机关,而这冯雷更是精通机关暗器。”

    “时间差不多了,那掳走冬雪的人怕就是日缺马建了,我倒要见识一下他的铁袖舞风到底有多厉害。”

    “那你要小心,他们的六道图解对我们的力量有着强大的封印之力,我去了也帮不上忙的。”丰小依脸上露出了担忧之色。

    萧云和丰小冉带上了南宫心怡和萧懿影出了梅剑山庄,在丰寰城外的密林之中遇到了正在等候陈天成等人。

    萧云一看除了陈天成之外还有杨人九、龙玉阳、孙剑书、段惊羽以及梦琉璃和黄晴晴。

    本来黄晴晴的武功并不高,而且也是前不久才踏入伪意境的门槛,但是孙剑画的失踪让黄晴晴有些待不住,她想趁机在岳蓝城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到有关孙剑画的线索,毕竟孙剑画是在眼皮底下失踪的,人不会走的太远。

    同时陈天成也带了二十几名联盟好手,无一不是意境级别,虽然都是伪意境,但是这股战力放到哪里都让人颤抖。

    丰小冉看了看一切准备妥善,将一幅草图展开,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就是这条路线,只要穿过两道山谷就会到达从岳蓝城到天道城的官道上,从这这条路反走进岳蓝城的话相信萧懿航一定来不及做出反应。”

    丰小冉头前领路,三十余人潜入云雾山中,留下几个断后,同时也是防备着有人跟踪。

    很快穿过一个山谷,一切进展顺利,一群人进入到了第二个山谷之内,但是所有的人都站住了,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吊着一个人。

    那人被双手缚住了双手,掉在了树上,一身的白色衣裙随风飘舞同时黑色长发犹如瀑布翻卷,让人一见就知道那是一个女子无疑。

    在那棵树上一个人靠在树杈上,他一歪头看了看来人,冷冷一笑,“还真的是看得起我地残任夜晓了,居然来了这么多人。”

    “是冬雪,我的丫头,怪不得这几天看不到她了,原来是被抓到这里来了,太可恶了。”萧懿影这边开始装腔作势起来。

    南宫心怡扶额,其实这么远的距离根本就看不到那人是谁,只是一个人影而已,萧懿影这么一说很明显就暴露了自己的行为。

    “这么远你都能看出是你的丫头?”杨人九第一个提出了疑问。

    “那是呗,我的丫头,即使再远一点我也能够清晰的认出来,我们之间是有着深厚的感情的,别说是一个大活人被挂在那里,就是一个布片我也能够认出来,我的丫头很有特点的,很好认的,她啊远远的就能看得出来,屁股那么翘,胸脯那么鼓,蛮腰那么细,光洁的大腿···”

    “师妹别说了,再说下去冬雪就快被吊死了。”南宫心怡赶紧打断,生怕那句不慎又被人抓了把柄。

    “敢抓我的丫头,找死啊,给我冲啊,救出我的丫头···”萧懿影说着却是没怎么动,只是跳脚叫唤着。

    萧云无奈,摇了摇头,持剑冲了上去,同时南宫心怡也随后跟上,陈天成一晃手所有的人扇面形向那棵树围了过来。

    地残任夜晓一看众人杀了过来,冷笑一声,跳下树来,此时众人才看清这人的模样,顿时感觉大倒胃口,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丑的人。

    看这人年纪不小,竟是一眼看不出男女来,这人似男非男,似女非女,面容苍老,却是满头插满了红的、黄的、粉的、白色的花朵,显得极其怪异,更怪异的是这人居然还有喉结,虽然没有胡子但是有喉结就说明这人是男的,但是胸脯却是高耸,这明显又是个女的。

    “咦,公母不分哦,是阴阳人?哈哈,原来这世上还是真的有公母不分的人呢,好玩,好玩,好玩,真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