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公母不分哦,是阴阳人?哈哈,原来这世上还是真的有公母不分的人呢,好玩,好玩,好玩,真好玩···”萧懿影跳着脚拍这手大笑道。

    “你说谁公母不分?”地残任夜晓气的不起,居然被人叫做阴阳人,这可怎生忍耐?

    “我说的,怎么着吧,你说你为什么抓我的丫头,你抓她干什么,赶快把我的丫头放了,要是不放看我不打残你,让你妈都不认识你。”

    “伶牙俐齿的丫头,居然是百花道的传人,来的正好,我抓你的丫头不是目的,我抓你才是正事。”地残任夜晓说话间身上劲气一方,一道六角图案骤然间扩散出来将萧懿影罩住。

    顿时萧懿影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嘎”的一声,全身经脉都被六道图解封印住,全身的气力都似是被抽干一般。

    地残任夜晓封住了萧懿影的全身功力,伸手就像她探去,一招隔空取物就像将萧懿影抓到手中。

    南宫心怡早就防备着地残任夜晓,一见他出手当即立断就是一招西子捧心,顿时剑光如电闪,漫天飞雪席卷袭向地残任夜晓。

    地残任夜晓不能忽视南宫心怡的剑,尤其是剑上附着的寒气,虽然无大碍,但是一旦被卷中就会无形之中影响自己的动作甚至是内息的流转速度,再者将眼前这些人全都打发了这百花道传人最终还是落在自己手上,所以也并不急于将她抓到手中。

    南宫心怡一招打断地残任夜晓的隔空取物,将萧懿影拉到身边,与此同时萧云的剑出鞘。

    地残任夜晓冷冷一笑,“人多势众吗?这对我无用。”

    萧云出剑,顿时一道剑影飞射,剑在动,影在闪,瞬间就渗入到了地残任夜晓的铁杖之中。

    铁杖乃是重兵器,面对着剑速奇快的剑势却是力有不殆。

    铁杖急挥,带起大面积的气劲轰然落下,一杖之威竟是震天动地,将萧云逼退。

    萧云身上血红色劲气笼罩,虚点三下,三道劲气激射而过,地残任夜晓一招之后身形一动,杖拄在地上随之而移,顿时溅起一道沙墙,内中夹杂着他浑厚的内力向着萧云卷去。

    萧云修成自然之境最是会利用环境,当下血红色劲气频频闪动间,无数的砂石复又折返却是附带上了血红色的劲气向着地残任夜晓卷来。

    地残任夜晓一声喝,铁杖地上一楮,顿时大地起苍茫,身遭大地轰然一爆,竟是从铁杖之上渗入地下,劲气一放将大地掀翻。

    怒卷的砂石附带上了劲气和萧云以剑弹射的劲气相撞,顿时将萧云逼退。

    无论是砂石数量还是附带上的劲气的质量地残任夜晓都胜过萧云,他被逼退去也是情理之中。

    萧云一招被人逼退,还不等地残任夜晓再次逼杀,一道冷冽的剑气轰入战局,顿时飞雪漫天席卷一道冰寒剑影已经刺到。

    地残任夜晓手中铁杖相迎,两相交锋,一者是强势之剑,一者是狂霸之杖,两强相争令天地色变,顿时大地颤抖,方圆数丈范围尽皆化为焦土,以两人为中心赫然是一个身达丈许的深坑。

    南宫心怡一下被震飞了出去,同时剑也撒手,空中彪出一道血雨。

    萧云再次发动攻击,身形一动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却从地残任夜晓的身后现身,人一现身,剑光一闪已向地残任夜晓的后心刺来。

    地残任夜晓身形转动,手中铁杖随身而转,竟是一杖打向萧云。

    剑与杖相交,预料之中的两强相撞的显现没有出现,却是萧云的云梦柳借助与铁杖相交之际整个剑顿时弯曲,剑势一转弯曲的剑势复又弹直,这一剑来势极快,却是借势而为,将地残任夜晓的衣服划破。

    地残任夜晓也是被萧云的这一剑吓得不轻,身形一撤间却是迎面数道金光扑面而来,竟是数支柳叶镖。

    地残任夜晓手中铁杖挥舞间荡开树枝柳叶金镖,身形快速移动之下将剩余的柳叶金镖尽数躲闪开。

    “三峨霁雪!”

    南宫心怡的剑捡了回来,银针刺穴顿时伤势痊愈,功力更有大幅提升,瞧准机会施展出强招,一招三峨霁雪顿时剑气化作漫天飞雪,剑光犹如三峨大山迎面扑来。

    “废招,无用!”

    地残任夜晓提气运功,登时风云敕、万雷谒,气势震天,一杖出似是开天之举,“地残有道·神无迹!”

    一杖出,硬撼三峨霁雪,一杖之威仙神不留痕迹,更何况是三峨大山。

    轰然一声爆,似是天崩地裂,三峨霁雪硬生生的被轰散,但是紧接着南宫心怡却是又发一招。

    “飞雪漫天!”

    飞雪漫天非是单对单的招式,这种招式非是以强招对敌,却是大面积的气劲攻击,气劲发作飞雪漫天席卷,顿时周围都变成了一片雪白,整个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

    萧云剑影闪动,再次快杀而至,瞬间出手十数剑竟是将个地残任夜晓逼退。

    剑的快此时却是显出了优势,剑影非是劲气所化,乃是实实在在的影,影是剑划过之后留下的轨迹,影现,剑在影之前。

    地残任夜晓手中铁杖却是不及萧云的剑快,同时南宫心怡的招数终于发挥了作用,先前一招西子捧心虽然任夜晓不放在眼中,但是紧接着三峨霁雪,最后一招飞雪漫天终于将阴寒的劲气缓缓渗透入了地残任夜晓的体内。

    寒气入体,侵入经脉,虽然地残任夜晓权当不知,但是这阴寒的劲气还是影响了他的动作,让他动作稍微迟缓。

    地残任夜晓手中铁杖挥动,在身前形成完美铁壁防御,同时身形暴退,接连数次后越终是与萧云拉开距离。

    “你惹怒我了!”地残任夜晓何时被人逼退过,如今被萧云硬生生的逼退,这让他感觉颜面大失,更何况自己还是被一个乳臭无干的小子逼退。

    萧云逼退任夜晓,身形直追而下,他知道不能与地残任夜晓拉开距离,否则的话他的铁杖难以抵挡。

    地残任夜晓爆退之际,劲气自脚下透入地下,再猛然间爆开,顿时“轰”的一声,地面都被掀翻,但终是成功的与萧云拉开了距离。

    “天地一体!”

    地残任夜晓再发强招,结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