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残任夜晓爆退之际,劲气自脚下透入地下,再猛然间爆开,顿时“轰”的一声,地面都被掀翻,但终是成功的与萧云拉开了距离。

    “天地一体!”

    地残任夜晓挥舞铁杖一招施展出来,这一找出阴寒的劲气似是有着冻裂大地之威,天飞雪、地涌霜,风吹雪卷,天地为一。

    原来这地残任夜晓竟也是阴寒的劲气属性。

    萧云的劲气属性是阴寒,南宫心怡的属性也是阴寒,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两人都不惧怕这种寒气。

    在地残任夜晓的一招天地一体之后,萧云和南宫心怡都受到了这一招的影响,与此同时天地一体的寒气有着将两人冻僵的趋势。

    “还在看着做什么,一起上啊!”丰小冉一见萧云和南宫心怡不是这地残任夜晓的对手当下对着陈天成等人大声道。

    萧云和丰小冉之所以让陈天成等人走这条路不就是要利用他们斗这个地残任夜晓吗,这群人却是都在看着萧云和南宫心怡围攻地残任夜晓,这可是急坏了丰小冉。

    丰小冉一声大喝,顿时提醒了众人,眼下可都是同盟,不存在着利用的关系,总不能坐看着萧云和南宫心怡被人打死吧。

    丰小冉大喝一声,极其烧包的冲了上去,连他都出手了,身后的人有什么理由不出手?

    陈天成亮出手中宝刀虎魄刃几步就已经超过了丰小冉,手中刀光乍起劈向地残任夜晓。

    一群人群殴地残任夜晓,即使是一只猛虎也怕群狼咬。

    地残任夜晓何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当下悍招频发。

    “万涛无尽!”

    一招出,似是万涛席卷,一浪紧接一浪的席卷不断,一浪紧接着一浪的拍击,就连大地都在这一击的威势之下颤抖起来,地面剧烈震动,竟也似是波浪一般一波一波的攻击向了众人。

    众人今日都被这一招冲散,竟是都近不了地残任夜晓的身子,尤其是萧懿影本来就离得他不远,又身遭六道图解的封印,全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这一下却是躲闪不开,连忙大叫,“哎呀哎呀哎呀,救我啊,救我啊,救我啊,我还不想死,不想死啊···”

    萧云挺身挡在萧懿影身前,全身淡蓝色劲气腾起,挡住了万涛无尽的劲气攻击,奈何地残任夜晓这一招出竟是无孔不入,萧云身后地面隆动,又是一浪迭起,

    萧云大吃一惊,一抬脚竟是将这道波浪踩爆,劲气也全部消失,这一道土浪被踩爆虽然劲气全无,但是泥土翻飞,顿时让萧懿影吃了一嘴的土。

    “好强悍的力量。”陈天成一见对方难缠,当下豪情万丈,手中虎魄刀高高举起,下一刻惊雷奔走,雷电四窜,一道雪亮的光华似是圆月降临大地向着地残任夜晓一刀劈出。

    “星辰杀破·天地共撼!”天地都在颤抖,天地都被撼动,这一刀出,顿时一个丈许宽数丈深的沟壑被刀气硬生生的豁开。

    此时地残任夜晓面对这样的强招也是不敢抵挡,若是单打独斗的话他很乐意这样的对决,但面对着群殴,这样的硬抗就显得吃亏多了。

    地残任夜晓身形一动就要躲开,不料一道刁钻诡谲的剑光一闪向着他的后心点来,这一剑来的太快,快的就如奔雷闪电,剑光一闪已到了背后,在剑刃即将临身之际他才感知到。

    这一剑太快,快的让人难以置信,似是破空而来,地残任夜晓再也不能躲闪,因为这一剑正是阻挡住了他躲闪的方向。

    地残任夜晓不能躲闪,反而身形向前一冲,躲过这一剑,同时澎湃的刀气卷来,地残任夜晓无奈之下只能硬抗。

    “浪卷千秋!”

    顿时又是一道土浪腾起,却是紧紧一浪,但这一浪却是蕴含着不世之力,这一浪之后及时是岩石也会被拍的粉碎。

    两道雄浑的劲气相撞,顿时大地翻转,日月颠倒,内力不精者竟是被震得练练后退,竟还有三人口吐鲜血不知。

    地残任夜晓身子未动,倒是把陈天成震开,就在此时那道奇快无比的剑光又至。

    地残任夜晓大吃一惊,这剑速实在是太快,又太刁钻,这一次却是强招之后。

    强招出手间,运足浑身劲气,一招出,全身劲气都随着这一招被释放出去,短时间内劲气无法运达全身,就会出现一个短暂的停顿,这就是强招施展之后的收招,其实也是强招之后对全身劲气的一个缓冲。

    这一剑来的实在是太过刁钻,时机把握的也是恰当好处,正是处在强招收招之后的短暂停顿之际,这一剑已至。

    地残任夜晓强提真元,不待收招完毕,硬挺着受内伤的强行躲闪,这一剑依旧是从肋下刺穿。

    剑出带出一蓬血花,但是···

    地残任夜晓大吃一惊,身边居然没人。

    没有人,这一剑是如此刺出的?否则自己肋下的伤势又是怎么来的?

    这可不是剑气所伤的剑势,而是剑直接洞穿身体所造成的伤势,难道是看不到的剑?

    武林中有没有看不到的剑存在?

    有,武林之中有两把剑是看不到的,一者承影,一者暗影,只是这两把剑下落不明,难道眼前之人手中有这两把剑的之一不成?

    地残任夜晓快速的打量着身遭几人,身边围攻的人有用剑的,有用刀的,有用枪的,有用锤的···但却是没有找到自己所要找的出剑之人。

    就在此时陈天成、萧云等人的攻势再次展开,顿时各色劲气向着地残任夜晓罩落。

    地残任夜晓就像是落水了一般的被痛打,但却是并不逃跑,却是一直与人缠斗,如此一来却是收到的打击更大,而那突兀的剑光却是再也没有出现。

    尽管如此,这地残任夜晓也是被打得不轻,各色气劲不断的轰击,即使是精钢也会被打扁,即使是地残任夜晓再怎么内功深厚也是难以抵挡。

    地残任夜晓不断的受伤,陈天成的虎魄刀乃是不世神兵,刀锋锐利异常,更是大幅度的增加气劲的凝聚程度,刀茫过处让地残任夜晓再填新伤。

    地残任夜晓被围攻,他是否就此受戮,还是另有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