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自由联盟可不是先前那样,自从神兵任务之后十大神兵尽数落到手中,这一下子战力猛增,如今在地残任夜晓身上得以了施展。

    地残任夜晓身处刀光剑影之中,挥手间大面积的气劲攻出,将众人逼退,但是随后众人再次扑将上来,就是依仗着人多,消耗也要耗死你。

    陈天成再发强招,顿时刀光凛杀,刀气带着劈星斩月之势一刀斩下,“星辰杀破·斩月华!”

    一刀出,澎湃的刀气斩杀而下,地残任夜晓面临着围攻躲闪不能,只能以手中铁杖硬封出去,“天荡破!”

    一招出,两强相撞,顿时陈天成被震退,但是地残任夜晓也是露出破绽。

    萧云的剑抓住机会,瞬间刺入,这一剑却是直刺胸口,这是致命的一剑。

    剑光如水,剑寒似冰,剑似毒蛇一般的窜来,点在地残任夜晓的胸口之上。

    剑上带着焚化劲气瞬间侵入到了地残任夜晓的经脉之中,猛烈的摧毁着他的经脉。

    萧云一剑得手,心中一喜,没想到地残任夜晓这么容易就被打倒,也是人多力量大啊,想起丰寰城大战盲陀云成龙的时候那可是险象环生,若不是丰小冉的一个屁怕是大家都要死翘翘了,而对照盲陀云成龙的实力,这个地残任夜晓也不应该这么容易就被自己一剑刺死?

    萧云的剑一颤,猛然间他感觉不对,这剑不是自己控制的颤动,而是地残任夜晓体内的真气催动这剑身颤抖,与此同时剑身之上传来巨大的震动。

    “不对,有古怪!”

    萧云抽剑,而地残任夜晓的身上却是没有流出血来。

    “小子,我谢谢你们了!”地残任夜晓一声阴鸷的大笑,与此同时一个澎湃无比的劲气顿时爆发出来。

    这股力量绝非先前的地残任夜晓可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雄浑的劲气一爆,顿时方圆数丈范围尽皆不存,原地只留下一个深大数丈的大坑。

    地残任夜晓“嘎嘎”一阵阴鸷的笑声,“我的龟息大法让我内力自我封印不能解开,如今借你之力将所有的封印尽数解开,同时百年前我服用一颗圣药,药力一直沉寂体内,更是借助你们的力量将药性一次性的激活,让我的功力提升三成以上。”

    地残任夜晓手中铁杖一扬,铁杖悬浮,他探出双手,分别抓住铁杖两端,一抽之下竟是抽出一青一红两把剑出来。

    铁杖落到,地残任夜晓手握一青一红两剑,顿时剑光如水一般的洒落,剑气纵横交错,旋杀而至。

    地残任夜晓的手中双剑犀利无比,施展的剑术更是诡异刁钻,顿时已有三人饮恨。

    地残任夜晓嘎嘎一阵的怪笑,“今天你们一个也活不了。”

    磅礴的剑气凝聚,顿时雷走惊风雨,电闪似流星,纵横的剑气围绕身遭,下一时刻剑气铺展开来,瞬间笼罩四野。

    “六道阵开,六化玄宗!”

    顿时天地变色,风云乱涌,众人只觉身处异度空间,玄异诡氛袭扰,莫名的剑气四处乱射,顿时又有几人饮血当场。

    就在此时一股紫色风暴席卷,瞬间就冲入到了六道阵中,紫色风暴旋卷而至,其中一道凌厉的剑芒直斩地残任夜晓。

    “是你,当初一战让我痛快非常,很渴望在与你一战,只是你还是我的对手吗?”地残任夜晓认出这紫色风暴之中的人,当初与她一场大战果真的惊心动魄。

    地残任夜晓手持双剑直接的切入到了紫色风暴之中,顿时剑气激荡四射。

    “你的武功精进不小,让我刮目相看了。”

    紫色风暴之中飘飞出紫色花朵,朵朵紫花旋转,花瓣似刀如剑,片片是刃,片片带杀,向着地残任夜晓席卷。

    “万涛无尽!”

    地残任夜晓手中双剑一交错,顿时万涛劲气席卷,犹如万重大浪叠杀而来。

    “沧海怒卷!”

    紫色风暴之中娇喝一声,海涛般的劲气狂卷而至。

    一者是碧波万涛,一者是沧海怒卷,两股剑气似是相仿,剑势也如出一辙,到底是谁更胜一筹?

    地残任夜晓的内力浑厚程度不可测度,即使那紫色风暴之中的女子武功高强内力深厚也是不敌,两相对抗之下沧海怒卷的紫色劲气被轰散。

    就在此时水波荡漾,似是万里无垠的大海,随即一点光亮,正是朝阳升起,照亮大地。

    “浑海天光!”

    朝阳搅乱平静的大海,席卷而至,大海生波澜,卷起万重海水,似是蛟龙卷云,不断是海水就连地上的泥土也被搅起直扑地残任夜晓。

    地残任夜晓不甘示弱,双剑挥舞,强悍内力彰显威能,竟是剑出硬破浑海天光一剑。

    轰然一声爆响,双剑搅乱风云,顿时将紫色云雾吹散,露出一个身穿紫色衣衫的女子来。

    女子欺近地残任夜晓,手中紫色短剑闪烁紫芒,同时一把近乎透明的淡蓝色宝剑现身,下一刻却是阴阳劲气连环闪烁,阴阳双剑袭杀而至。

    “你是阴阳道的传人?你怎么会在我的六道图解之中会不受封印之力影响?”地残任夜晓也是吃惊不小。

    阴阳剑势不断起落,竟是融合了迅雷剑法施展,一阴一阳、一长一短两剑竟是配合的相得益彰。

    就在紫衣女子与地残任夜晓缠斗之际,六道阵无人操控,众人从阵中脱身出来。

    萧云一见紫衣女子顿时大喜,虽然这女子带着紫色面纱看不清面容,但是看这身材无疑就是失踪许久的婉媚幽兰叶可卿,只是她的武功却是不同往昔,她到底是不是叶可卿?

    萧云观察了一阵终于确认这紫衣女子就是失踪了的叶可卿,她手中的那把短剑似乎是紫云手中的那把短刃但不能确认,但是右手的剑却是她的湛蓝宝剑不假。

    地残任夜晓一见所有的人都脱出了阵势,当下却是暗叹了一声可惜,若不是这紫衣女子出来搅局这些人都已经是死人了,若是有心再开阵,这紫衣女子缠着也是做不到。

    地残任夜晓将心一横决定现将这紫衣女子除掉。

    紫衣女子阴阳之力循环施展出来,全身都被阴阳之力罩住,竟是可以化去敌方的劲气。

    紫衣女子出现,地残任夜晓的命运又将如何?